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六讲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1: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六讲

 

  三、未净之过患

  若为悉掩蔽,深明等持影相难现故

  以“若为悉掩蔽,深明等持影相难现故”宣说。由于彼等十不善业等罪障,界之自性被完全包藏或已被掩蔽。若不作净治,则障碍后世增上生及决定胜解脱,能令心于三恶趣中受苦。且此生也对内心生起深、明,即圆满、生起二次第之三摩地,而作障碍。亦即此明界如来藏之自性中,本无垢染,然以忽现的彼等障,则能障碍见彼,此等持以影相之色而表示,以明镜若为尘染污,则难以如实现前故。因此,于忏悔净治,应当精勤。

  水晶镜的体性本是光明剔透的,如果没有被尘垢掩蔽,那有什么东西来,就自然在里面现出相应的影相。同样道理,自心光明界,如果没被客尘严重掩蔽,那无论修哪种法,只要一相应,顿时就现前深、明等持的影像等。

  就像弥陀愿海所说,十方国土诸菩萨众,一闻信弥陀名号,当即证得清净、解脱、普等三昧等。而一般凡夫在信受、持念弥陀名号时,不能顿时现前这些甚深三昧。这就是因为凡夫心上有很厚重的尘垢,所以在闻信名号时无法立即出现甚深等持影相。而达到一定地位的菩萨,由于他心上的障垢已经减薄,就像镜子上的尘垢很薄,来什么当即就能现,所以一闻到弥陀名号,顿时就能证入三昧。比如一时普见十方无量诸佛及其眷属;一念入于十方刹土,供养无量诸佛,同时不失坏定境等等。

  这样就知道,自心光明界被客尘掩蔽时,要现前修法功德就非常困难。而垢障一减轻,就能无碍显现等持影相。就像镜子完全被尘垢染污,这时任何影相都现不出来,只是灰蒙蒙一片。如果去擦拭它,镜面慢慢变得清净,这时就会开始出现相似的同分影相。继续擦拭,镜面越来越清净,影相就会越来越明显、清晰。

  这就是必须积资净障,才能现前修法效果的原因。清净障垢之后再修正行,就会很快出现修法的验相。相反,如果不先净除业障,自心还被各种障垢掩蔽着,即使历经很多年,非常努力地修正行,也很难出现深、明等持影相。

  所谓“深、明”,也就是从“明”的方面,要让所修的形相非常明了地现前;从“深”方面,就是要契合本心。其中,“明”,比如,生起次第的修法,就是指清晰、明了地观想自己的身、口、意、事业就是佛的四金刚,一切器情的现相都观成清净刹土、本尊的形相等等。这上面有很高的要求。如果自己的心被很多幻尘蒙蔽,漆黑一片,这些清净影相就现不出来。

  不仅修习玛哈约嗄以上的法有非常高的要求,就连我们修前行的法,如果没有净除业障,内心的障垢太深,心被蒙蔽得很严重,也很难生起修法的量。比如,哪一天造了很重的罪业,之后去想一些事情就会变得很困难,有时候甚至连基本的念力都会退失。这就是业障深重的表现。

  等到正面积聚了资粮,反面消除了业障,心修得很清净、很明利,这时候,遇到什么事反应都很快,修什么法也很容易相应。这样的话,在修定方面,就能一缘安住在等持当中;从观方面,也能了了分明地现前,从而让心跟法相契合。否则,自心还被各种业障蒙蔽,就很难出现修法的效果。

  “悉掩蔽”,就像水晶镜完全被尘垢蒙住了,虽然只是幻尘,实际中没有,但它还会起作用。又像清醒的人忽然入了迷梦,虽然梦本来没有,但由于你的心一念迷乱,就会陷在梦里。这种幻现确实有它无欺的现相和作用。而且,串习的次数多了,就会形成一种坚固的习性。在这里面迷失得越深,障碍就越重,就越是难以返回。

  同样,我们的心一念入迷,就成了一种返回本来的障碍,念念都是如此。而且,越是错乱得严重,心就越沉重、越杂乱。比如造了很多恶业的时候,心就很难明了地反应事情。像这样,心被业障蒙蔽,非常混乱,就直接跟“深”和“明”的状态相背。

  心一妄动,就跟安定的状态相反。一直被这股妄动的力量牵着,心就很难明清,就会障碍得定。妄动止息不了,就很难回光返照,也就难以出现修法的相。

  所谓“深”,就是指无相离戏。就像水在不断地晃动,就很难出现明清的影相。同样,如果我们的心不能停止这种错乱,仍然妄动得厉害,这样就会存在相应的障碍,也就无法契合到离戏上面。

  在世俗当中,我们起过多少妄念,发生了多少次错乱、违背,这些都叫做业障。只要你不把它忏除,就是在支持它,这样一来,业的势力始终都在增长,时时都会发生作用。相反,你不去支持它,业障也就止息掉了,然后你就可以安然入定,或者观修什么都能很清晰地现前。在这之前,如果心里还包裹着很多罪障种子,那么在真正修法的时候,它就会搅动起来,就会不断地翻腾。一直陷在这种错乱的状况里,不但修法难以相应,还可能出现问题。

  总之,从修法的方面来说,心一直被业障掩蔽,修什么也现不出相应的影相。或者说,相应的法的行相始终没办法从心里现出来,结果就会久修无功。这就是没有净治的过患。就像完全被尘垢蒙住的镜子面前,无论哪种事物,在那里放多久,也始终没办法在镜中出现一样。

  这样就知道,一定要出现一个净罪的力量,把业障消掉。一旦消除了障垢,妄动的力量减弱了,你才能进入更深层次的修持,才能真正与法相合。所以,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心水晶镜上的障尘净除。你越是净除得彻底,修法就越相应,不断地去净除,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修什么法,当即就能现前,就会非常快地出现效果。

  “由于彼等十不善业等罪障,界之自性被完全包藏或已被掩蔽。”我们无始以来,造下的杀盗淫妄等十不善业的罪障,由于造得非常频繁、严重,而且业的势力一直在增长,就导致光明界的本来面目完全被包藏住了。就像天空完全被乌云障蔽,一丝光线也见不到。

  又像人陷在非常深的迷梦里,对于本来的状况一点不知道。虽然迷梦只是妄心的变现,里面任何事物都没有,但正是由于它无而妄现,这里还是会现出各种各样的事件,让你感觉样样都是真的。然后你就会在这里面不断地分别、计较,出生各种的喜悦、恐惧,还会采取各种争取、逃避等的行为。好像这里真的有各种美好、丑陋的事,才使得你的心不断地产生贪欲、嗔恚,或者发生各种竞争、比较,然后不断地跟别人抢,想出各种计谋去打倒对方等等。

  看起来,这些事好像是真的,但实际上,我们对于梦里显现的时空所摄的任何妄相做观察,结果连一个微尘的实法也不可得。所以,可以一概地说,这只是一种忽现的障尘,真实中根本没有。

  但同时你要看到,这忽现的障尘正起的时候,确实有一种迷乱的力量,会使得你完全迷失在这里,根本见不到觉醒时的状况,也完全不知道,梦里的一切本来没有,以至于一直沉溺在迷梦的戏论当中。如果你的各种妄作不能息灭,那就会继续在虚幻当中流浪。结果业造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就只会加深迷乱,障碍你返回。

  要知道,一起妄就叫做尘,一止息就是尘消。所以,“忏悔”,就是把这种妄心的造作止息下来。而所谓的“破恶力”,就是认识到从前种种的醉生梦死,从头到尾都是错乱。虽然在这错乱里,有千差万别、轻重不等的各种业行,但从根本上看,这一切都错得一塌糊涂。所以,我们返回的时候,就必须把它止息掉。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就要从过去那种非常频繁、粗重、狂妄的错乱当中,渐渐地止息下来,要让你的心逐渐地恢复。当它的程度由重到轻,逐渐地降下来,这时候,由于障尘变得轻薄,虽然还在梦里,你也会感觉到这一切好像是梦,你会开始相信,这些现相都是假的,这就表明你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你开始愿意返回了。这就是障垢减薄、善根苏醒的相,也叫做始觉。

  最初的觉悟一起来,它就会引导你逐步地返回本性,也就是回归到无梦的境界,回到正常。净除罪障,就是把原先的那些错乱都止息下来,把过去的那种妄动的习气消掉。之后,你的心变得越来越清醒,再修相应回归的法时,你就会开始明了,就会开始入到一个符合甚深离戏的方面。

  什么叫做“明了”?比方说,如果给你传一个玛哈约嘎的法,首先抉择大净等的见解,这时候你就会感觉到,一切法本来是清净、平等的,根本没有这些迷梦般的错乱相。

  然后让你去观,你那时心里就会很明确地知道,自身就是佛身;口里说出的一切话,都是佛的真言;任何的起心动念,都是从智慧中现的,所以就是佛的智慧。而且,由自性变出来的一切现相,就是从佛心变出来的,所以内在的一切有情都是清净佛身,外在的器世界都是清净刹土。对于这些,你会深深地忍可,会很容易对这个法生起定解。

  就像迷梦中的人,他的障垢逐渐减轻时,自己就会意识到,真相可能是这样的,而且会越来越相信这一点。同样,你不断地这么去观,就会越来越认识到,这些障尘都是忽尔现的,并没有什么真实。这样的话,你的心就会越来越安。过去的那种妄动就慢慢停止了,而且你会有意识地回归本来。像这样,越是停止妄动,就越容易体会真实。

  对于甚深方面,你也会知道,一切都是无相离戏的。面前的所有事物,都平等是梦里的妄现,没有什么一真一假的差别。你会一概地知道,一切相对二边的法,都是一种错乱、一种虚妄,只是自心安立出来的假相,本来没有任何法可得。这样之后,你在见解上印可了,就能非常干脆地一律脱开。脱开了,自然就能合到甚深方面。这时心已经超越了这些妄相,再不会著在任何法上面。

  “因此,于忏悔净治,应当精勤。”所以,一定要净除这些罪障。

  所谓“净除罪障”,就是指通过四力去打破它。也就是在我们的心上要有一个反转。首先,你要认识到,过去一切由无明现起的虚妄客尘,都是自己的一种错乱迷失。从这妄执里发生的一切身口意的业行,都违背了本性。所以,要从这里一概地破除。

  之后,你要真正地悔过。也就是对于过去所做的一切,从粗到细,都进行否认,这样你才会返回。

  否认之后,你还要发大誓愿,彻底地把它截断。就像《六祖坛经》所说:“从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愚迷染;念念不被骄诳染;念念不被嫉妬染”等等。这样来截断它的相续。

  然后,对于一切相应本性,能够回归的善法,你都要积极地去做,修习对治力。还要依止菩提心、金刚萨埵等等,这样你就能彻底地翻转过来。

  像这样,你在心上已经彻底地忏前悔后,心已经完全转过来了。这对于陷在梦里的你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转变。就像镜子本来不断地被蒙尘,也就是在梦幻里,你还不断地主动增加这种梦幻,使得它越来越迷离,越来越狂乱,致使你越来越深地陷在这恶梦当中。但是,你现在已经开始返回。就如同垢尘得不到支持,就没办法发展。或者虽然还处在梦里,但你已经意识到这是梦的时候,不再去支持它,它也就没作用了。

  同样,我们在轮回里所做的一切事业,无论是追求名利、爱情,还是做出各种自私自利的行为,对于这一切,一旦你识破了、放下了,它就没办法再继续发展。因为这一切都是你的一念妄心做的,你识破了这念妄心,不再随它转的时候,它就没办法再继续发展了。

  更深一层来说,实际上,我们一直在被自己的妄念所骗。妄念有着各种想法,像是认为有这有那,我需要这个,需要那个,或者要去做什么等等,这时候我们首先没看清它,就听任了它,之后发生一系列随它而转的事情等等。

  事实上,它也只是一念妄心。如果你能够认得出它,也就是,当妄念随着无明现起之后,引着你的心去这里贪著,那里求取的时候,你能够看清楚,不随顺它,这样的话,连细微的尘都会歇下来。就是因为你不再去支持它了。所以,看透了就不再支持,也就不再继续发展了。

  总的来说,这里面有一层一层的回归。首先从粗的上面止息,然后从细的上面止息,再从极细的上面止息。像这样,一层一层地你都要看到。最开始,你要在最粗的层面上悔过;然后戒掉;之后断除它的相续,那么这一层就不会再发展下去,这种粗大的妄作就没有了。然后,在更细的方面,你还要识得它的错误;之后,你要在见解上把它转过来,也就是,连细的东西,你都要用正见去把握它,不再随它转;这样一来,过去那一套细方面的错乱程序也全部被截断了,你就不会再发展出那些业行了。这样就能步入更深的修行。这样一路下来,你内在的错乱系统就逐渐止息了,错乱越是止息,你就越会感觉到清净,也就越来越符合法的要求了。

  所以,菩提道的修法,必须由粗入细,一层一层地进行。不能先入细的再来粗的,那就成了颠倒修法。因为,如果初步没调整好心的状态,它就会一直处在一种很粗的错乱状态里,这样是没办法入细的。

  要知道,我们目前的状况,就是心已经完全被忽现的障尘掩蔽了,再修什么法,深、明等持影相都难以现前。所以,我们目前就是要全力以赴地在净障上努力。这样在修法的缘起上就非常符合。一旦清净了业障,后面再修等持就会非常容易。就像一旦把镜子擦拭干净,再来什么物体,立即就现出相应的影相一样。

  就像前面讲的,十方菩萨一闻到弥陀名号,当即证得清净、解脱、普等三昧。这不是说要多少年之后才证得,经文说“逮得”,也就是随即证得。可见,为了加快修证、成就的速度,首先必须要净障。

  否则的话,你心里再想超越地去修,但由于次第错乱的缘故,长年精勤也很难出现效果。当年无著菩萨也是示现完全被业障蒙蔽,虽然在鸡足山闭关苦修十二年,却连个好梦也没有,更不要说现见本尊。之后,他下山见到一条母狗,生起了大悲心,当下业障净除,才见到弥勒本尊。这都是告诉我们,首先不要急,不清净业障的话,修什么甚深三昧都很难成就。

  要知道,心被业障牵制时,就会不由自主地随它转。比如,造的业很重,又没有净除,这时,心就会一直随着妄动惯性的势力而转,不要说得三昧,就连安静地坐下来都很困难。就像一个经常在网上散乱,造不清净业的人,我们在他旁边都会感觉到他的那种妄动的频率。因为他长期以来,心一直处于狂乱的状态,已经形成了惯性,虽然他自己感觉不到,但他那样一种妄动的频率就处在那儿,所以一到他身边,就知道他的状态。像是那些造杀业、盗业、淫业等的人,也都骗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的气氛,或者他内心的状况。

  其实,心里有业障,在外内密各方面都会有障碍。从外在来说,周围的环境,接触到的人,遇到的事情等等,都会让你感到处处是障碍,各方面都运转不灵;在内的方面,自己的身心状况也会非常糟糕;从密的层面上看,气脉明点都不顺,任何一种业障,都会使气脉纠缠、混乱;最秘密的就是,陷在迷乱的状态当中,自己的本性就很难开发。

  所以,目前不是要你直接进入高深的修法。当然,如果宿世善根已经成熟,这种根性的人确实修的法越高,进步就越快。但大多数人离这个还比较远,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身心上的各种困扰,各种的业习还化不了,这些都会成为修行上真正的障碍。

  现在不用去高谈修生圆次第,获得密咒的无上成就等等,首先应当看看,你到底具不具备人天增上生的基础?最初一定要由畜生性转为人性,进一步具有天性之后才能显发佛性。意思就是,我们先要净除各种粗大的罪业,具有了人天善法的基础、德行之后,你才可能修定。不然的话,业气混乱一团,怎么可能安住下来?又怎么能出现深、明等持影相呢?

  “若不作净治,则障碍后世增上生及决定胜解脱,能令心于三恶趣中受苦。

  所以,关键就是首先要作净治。否则,虽然你口里一直在说“业障本无”,但这种混乱的力量还是一直在你的心上存在。如果现在不作对治,还继续随着它转,认为无所谓,心里还在支持它,业障就会不断地加强,这样的话,就连起码的身心安乐状况都没有了。

  因此,我们现在就要在自己身上看:“我是不是真正看清楚了自己的错误?我到底在哪些方面错了?”如果你愿意彻底截断罪业相续,有这种誓愿力,就表示你有希望回归。当然,更细的方面,你要进一步知道,一切都是虚妄,所有的造作都是错乱的。如果你能在这上面止息掉,你的身心就会变得越来越清净,就表示你在往好的方面走。这样去修,一步一步就非常稳当。

  相反,对于过去的那些错乱,如果你没去净冶它,也没有切断、化解掉它,那它就会不断地出来。这样下去,造的罪业那么严重,很可能连后世的增上生也得不到,出世间的功德就更不用谈了。

  所以,每个人都要检查:“我现在的状况是不是符合做人的标准?是不是已经把过去杀盗淫妄等的恶业断除了?”如果没做到,就直接障蔽来世增上生的安乐。

  其实,善人也有善人的相。人天善道修得好,也会心安理得。很多善人临终的时候,也是谈笑自如,死得很坦然。就是因为他平生没做亏心事,所以良心很安。如果我们口口声声标榜自己是学佛的人,天天高谈“业障本空”等等,但实际心里并没有改过,那么临终时也会得不到安宁。

  所以,现在的关键就是,要把自己心上过去的罪业全部切断,那些都是非常严重的错乱。我们前面也说过,所净的客尘有大小、轻重的差别。你首先要把非常严重的业障去掉。如果你连严重的恶行都改不了,那它就会成为固结在你心里的恶趣的根子,不把它拔除的话,连善趣也保不住。一旦你真正把它拔除了,你就会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心环境等方方面面,都开始往良性发展。

  这样之后,进一步,以贪恋轮回的心所发起的各种造作也要全部停下来。这就需要你有一个坚定的出离心,任何时处都不去追求世间法。这样,更细的业行才能清净,才有希望得到出世间的解脱。

  再进一步,对于现在心心念念所起的幻尘,也都要止息。这上面有更高的要求。

  当然,我们现在先要从最初步的,能做到的地方开始改。你能改一步,就会向前进一步,修法就会容易一步。开始肯定很难,它毕竟要有一个由难到易的过程。但是你只要坚持下去,现在越是改得好,改得彻底,后面就越容易。如果在这上面通不过,修法就很难有进展。如果盘踞在你心里的这些很粗的罪业,都没有除掉的话,你想想看,那细的怎么能解开?根本没办法跟更高的修法合上去。因为,越往深处它就越细,越需要心清净,才能契合。越是外面的东西就越粗,要求也不高。

  如果你不去净除,讲得严重一点,心就会被业障蒙得一片漆黑,漆黑当中又不断地增添很多污垢,这里面就会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因果相续。就像河水刚从源头流出来时还很小、很细,越往后,水流就越大,增长的力量就越强,也就越来越污浊,最后会达到汹涌澎湃、浊浪滔天的地步。

  我们幻梦里的事也是如此。迷乱的习气越重,心里就感到越恐惧、越糟糕、越黑暗。业障是有这种力量的。就像屋子里本来没有蛇,但是我们吓唬一个人,告诉他这里有一条蛇。之后他就认为这个很可怕,就开始紧张;结果越看越觉得像蛇,心里就越来越紧张;经过不断地增长,他心里的执著就会增长到极深的程度,那种恐惧感、受苦程度也会越来越深,最后就恐惧得晕过去了。

  像这样,罪业造的越来越多,出现的恶性作用力也就越来越大。最终,到了没办法挽回的时候,就会直接堕下去。虽然本来什么也没有,但业的力量会让人长期陷在这种错乱里,饱受无穷无尽的虚幻的折磨。

  我们知道这一点后,就不能放置不管。你只要不去净除,它的势力就一直在。所以,你一定要反过来识破自己的心、打破自己的心,你要把这个狂心的一系列伎俩全部识破。对于它所做的各种颠倒的事,损人利已的事,各种虚诳、狡诈、浮夸等等,全部要识破。经过一番痛彻的悔改,彻底把它打倒后,你就会幡然醒悟,那时它就失去了支持,以后就没办法再做了。你不再支持它,自然就能歇下来。

  如果你不去净除,就等于在保护它、支持它,还想让它继续干。那它下一次遇到境缘时还会现行,还会依然如故,按照过去那种方式去进行。所以,罪业不能让它发展,一发展就又迷进去了。所谓“时时勤拂拭”,就是这个道理。

-------------------------------------------------------------------------------------------------

更多益西彭措堪布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七讲

达照法师:参禅出现的三种习气障碍

净界法师:阿赖耶识,为断?为常?(一)

清净法师:朝圣楞严——《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缘起

清净法师:朝圣楞严——《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卷一

 

后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五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四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三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二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一讲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