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四讲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1: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四讲

 

  这节课再次讲讲所净业障的体性。还要进一步深入认识“本无”和“本有”的涵义。

  我们要净除的障垢,实际上就是由“无明执我”这个根本,而发起的各种染污心态。这些都是忽然现的。也就是本来没有这些显现,但是人的心可以想出来,就像梦里什么也没有,照样可以由妄念变出来。这里认识障垢的体性,就好像认识梦境是什么体性那样。

  要认识到,梦里的一切全都是假的,根源只是一念梦心,而且以这一念心就会似现(看起来好像)有这个、那个,但所有的梦境只是由一个妄念来住持。这个妄念就是无明,无明其实是对于当下的本性不明了,在现起妄相的时候,错认为实有。这时候就会出现种种错觉,但所有的错觉都表明没任何东西,如果有一点东西就不叫错觉。

  障垢的体性用这梦来比喻,就非常恰当。它是忽然性,就是根本就没有,忽然间迷惑了,之后各种各样的妄现都出来了。这一切妄现的体性要一概认定是客尘,是本无的。

  很多人还不知道,自己常常说“虚幻”的原因。他说这一切都是虚幻的,大概我们生存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就是你在里头找不到实质,但还是有一种虚的东西。这样就根本没办法认识客尘“本无”。也因此,没办法认识实相。这就要回头再认识一下梦。梦里有各种各样的显现,而且会相续,又有作用力。它可以一幕一幕地演下去,由因不断地演出果来,这样就有刹那刹那接下去的相续,而且有因果连环关系。这梦里的事情,就比喻阿赖耶缘起。

  其实,胜义中没有阿赖耶缘起,一切的因果显现都是没有的。但是就迷乱梦境而言,当第一念无明起来的时候,只要没破掉它,它就会连绵不断地演变下去,而且里面有它的因果法则,有它的作用力。如果在这样的幻梦里起一个善念,就会感觉变出的境相很好,而这是没有的;如果当时起了恶心,又会感觉变出的境相很坏,这也是没有的。总之在幻梦里的一切观感等,都是妄念。

  然而妄念有它的规则。就在妄念里面,这一个总无明上,可以分出无数个支分来,这一切支分也就只是一个无明。像这样看到根源是无明,然后你才知道,这里面不论现什么都是错觉,就是根本没有,只是忽然现的。藏文是“忽然”,翻成汉文就是“客尘”。这“忽然”就表它的状况,非常恰当。就像虚空,本来什么也没有,但是忽然间出了乌云,这叫忽然性。这种东西你要认得它本来没有,它叫客尘性,它是不住的,但是我们很难看清。而实际上这些是没有的,根身器界一概会消陨,就是因为它是妄相。就像从梦里醒来的时候,所有的梦境,无论是根身、器界,任何男女、老幼、来去、长短、苦乐、增减,因因果果……全都会消失。

  所以,刚才说的以无明为根源,演变出来的一系列妄现,就只是错觉中的一种发展。由于它整个是错觉,所以从始至终的梦境,都是无而显现的。或者说正现的时候就没有,所以叫它错觉,如果正现的时候有东西,就不叫虚妄。你说它不是实的体性,是虚的体性,那在真实中还是有一种虚的法,实际上它还是实法,只不过以虚的形态存在。

  现在关键问题是,由于你不能透彻这些现象本来是空,就对它产生很强的实执。对于罪障你也以为它是实有的,没办法忏除,非常恐怖。真正心能空的了的人,他一下子就能空尽啊,你心里执著很强,一点点小事,实际上是没有的,但一直在心里计较,可以想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二年……这样一直在你心里盘结不休。这没别的原因,就是你把这妄现执为是真的。比如说我骂你一句,实际上根本找不到,你知道它跟空谷回响一样,不在意的话,就根本没事。但是你一旦执著它,它就不断地起作用,表现在你的心理、生理方方面面。你这句话消化不了,心脏就一直怦怦跳,血压升高,吃饭胃口也不好,然后消化不良,得胃病,又失眠,其实就是一个妄念出来的。从这里就看到,这个妄是有作用的。

  这里一定要认识它的“无”,就是妄现本来没有,而这关键要从无明这根源上下手。就像我们做梦,本来什么梦境也没有,忽然间迷乱因缘一合,一刹那就入了梦。这第一刹那入梦,就叫做无明。这一念无明以后,就入了这个梦,梦里面以这错乱的力量,会见到很多很多的事,然后,也有各种各样的行动、遭遇、结果等等。因为这梦太密集了,比如说做了五个小时的梦,这里面没有一刹那间断过,一刹那接一刹那,每一刹那都在错乱里,那么你就一直认为,这个错乱的境是真实的。就是说第一念迷,是不是只有迷的状况?当他迷的时候,能见到自己吗?见不到。第二念迷还是个梦境,见不见本来的状况?还是不见。这样直到第一百刹那,都一直是这样迷。那么在发生一百刹那的错乱后,倾向上就认为眼前这假相是真的,这样就没见到它本无。而他只认这眼前假相为真,就不现本有。像这样把没有的执为是有,把有的执为是没有,就叫做凡夫颠倒的状态。

  这就是《宝性论》里说的凡夫的两个根本执著,一个增益执,一个损减执。增益执就是把本无的客尘执为是有,损减执是把本有的佛性执为是无。这就是它最开始的源头。如果每一念都是在这上面,那么每一念你都陷在梦里。由于已经陷入了无数亿次,导致你认为确实是这样子的。好像它已经混在你的本性里,永远去不了,就是因为它太密集,错乱的惯性力量非常强,它一直在持续。就像一个本来无云的晴空,无云表示“空”,晴表示“明”。这本来就是一个无云睛空,里面什么相也没有,但它是一种明。而自从被乌云蒙蔽后,在千百年里,从来没出现过光,你就以为这个乌云混到本性里去了。进一步你以为本来就是乌云,而且乌云是真的,在我们的境界里就只有乌云,没有别的内容。像这样,没有的乌云执为是有,有的睛空执为是没有,这样常年陷在妄境里,看不到本有,这就是凡夫。

  所以说生死如梦,就是我们一直迷在客尘里。从罪业来说,罪业就是心的一种造作,如果你知道它的根源是无明的心,然后所谓的罪业也无非是这个心在不断造作。我们造任何的善业、恶业、不动业,比如以贪心造盗业,以嗔心造杀业,以种种烦恼心造种种业,其实归到根源就是我的一念心,它有个动作。而这一念心它是假的,它的动作也是假的。实际上整个造业的过程,就看到只是你的心在不断地动,你生起的各种作为,也是心的一个表态。从根本上来说,这一切种种的显现都找不到,身也找不到,境也找不到,方所、时间也得不到,事件也没有什么真实的。这样的话,就只是一念心在不断地起妄念而已。从它不明白的角度,叫无明;从这妄念上似乎不断有种种造作,就叫做业。比如我去偷这个,我去抢那个,我要去杀生来满足口腹之欲,我要行淫来得到快乐等等,这个心有个企图,而且它在不断地在起作。但是要看到,连根源的无明心都不可得,那么以这个根源所现起的此种彼种,全部都是一种幻妄中的动作。就像梦里面起了心,我要去偷那个,然后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偷,而且有动作,还有各种过程。或者说那里有个宝贝,就在那间房里,然后就去撬门,鬼鬼崇崇的,偷到了一阵满意,之后又做贼心虚,害怕被人发现等等,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妄心。

  如果你明白这个过程,就知道:哦!原来我以为是非常真实的事件,现在才明白,我平常这一切作为都是梦中事,只不过我迷得太深,到现在还搞不清。我们一直认为:你看!房子是真的,对面人是真的,钞票、男女、身体都是真的。但是你用中观正理观察,就发现面前的身体是假相,没有这个身体的。其他房屋、人、各种动作等等,这一切并不是像我们的心所现的那样存在。

  这样你就要看到,真实当中,就是一个空性。但是因为自己心迷掉了,所以本性也随着无明的力量,显现成各种各样似乎有的东西,然后你还作为其中一员,就是“自”,对面还有各种的“他”。之后你会缘着那个境,不断地妄作,有各种过程。实际上真正彻悟的人,一切都不见的时候,他还照样能做,唯一是真心在起妙用。

  所以佛说“大作梦中佛事”。就佛本身来说是一真法界,它是不可思议的,根本没有什么彼此、来去、长短、取舍,什么相都没有,但也不是堕在断灭里。而我们现在把这些没有的事情,全都执为是有,因此感觉样样都是真,而且在这里面建立起各种错乱。真的以为有了自方、他方,这就已经有了二现,这样,轮回的机制已经出现,幻梦机制出来了。也因此心一直缘这个境,不断地分别造作,就出现了业,而这业也是假的。然后错乱的力量使得它变现出下一个错乱果相,之后因因果果辗转不断,你会感觉时间上像是有一个个真实的刹那,从过去到未来,不断地延续下去。你真的以为轮回是真实的,而且会无穷无尽地演变下去,而且你真的以为时间上各个刹那是很多个不同的实体,它们之间无法融通。这样的话,通过你的分别,就把不二的法界妄自割断成了一个个刹那和一个个空间上的相。之后,我们就执著当下一刹那的一个相为真实,然后自己的心就完全著在上面。整个这一切,都是障碍你的。

  那么整个业障,从粗到细,你都要扫除,这就要修忏悔法。而最了义的忏悔法,就是悟到自己的心。你一定要悟到面前是个假相,之后知道这一切所谓的业,就是你的一念分别心不断起作造成的,但是从头到尾、从因到果,任何一支都是假的。这样的话,你当下息下狂心,不再跟妄念跑,就开始断掉了相续。就是要明白,这一切法都本无有,但是却现成了好像是有,感觉上非常像是真实的。这是由于你错乱惯了,这些错觉串习得非常多,就感觉非常熟悉眼前的事,认为这些东西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人生时时要有这个实在感,才觉得没落空!

  所以一般人善根不够的话,一谈到空性,就会恐惧。因为这意味着他过去的习惯要彻底放掉,心一直抓的习性要彻底空掉。这时候他会有一种恐慌,“难道什么也不可得吗?”“什么依靠、什么抓的都没有了!”一般人听到什么相都要空掉,连身体、心识都没有了,他会很害怕,因为他著相的习气非常重!

  比如说男女间爱恋特别深,就很怕失去,很怕寂寞。或者一个人对权利、名声很执著,就想一直占有,一旦要失去时,内心就恐慌起来。其实我们的“现实”生活全都是假的,而我们的心有种企图,因这种企图就开始造作,而这一切都是假的,真是荒唐好笑!这样自然就沿着一个妄心的轨迹,不断造作,其实里面一切事情都是颠倒的,一切盘算都叫做恶慧。原因是什么呢?比如心想,我要求得那个女人,求得权利、财富,或者我怎样占有它。那个心有一条轨迹,它一起来,就指使你的心陷入其中,“我一定要这样做”,然后真的以为能抓到那个东西。这一切虚妄起的造作,都形成业障。

  现在我们要回头,要认识到这个业本身是假的。忏悔的根本是你要觉悟,不再按过去的方式去走。对于这假立出来的错乱程序,如果你还看不透,还要支持它,那就永远无法解决。所以忏悔一定要断相续心,就是这个道理。

  最彻底的悔过,是看到由一念无明起来的这一切事情都是子虚乌有,全都是虚诳的。本注解上说到一句话:“自无始轮回以来所集起的自性罪与佛制罪”。什么叫做“无始轮回以来”?就是没有开端,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起了一念无明。从那时起,我们的心就陷入到迷梦般的轮转当中,一直流转到现在。这实在是漫无边际的长夜大梦,比我们每天做的梦要长无数倍,是最长的幻梦连续。而实际上却没有流转,这就叫“无始轮回以来”。我们忏悔要回溯到最初一念,就从那一念起,我们从清净界里迷失掉了。这一迷,不晓得幻生幻死了多少亿劫!在这里面,我们还在不断虚妄地起各种造作,好像有种种行动,其实都是假的,这就是虚假的业。想想看,我们还在继续搞这种错乱,它怎么不障碍明见本性呢?所以要晓得回头是岸,回到本性的母体中来。

  这样已经给你说破了生死是幻梦,如果还不能幡然醒悟,还是要走过去的老路,认为有我、有法,然后起各种虚妄计较,在里面一直盘算不休、执著不已,碰到什么事情都得分别一番。最讨厌的是这个分别心不断地虚妄计较,跟别人竞争,然后想出各种花招,好像有手段、有计谋,有时候是骗人,有时候是狂妄、骄慢,有时候是排挤、打压……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我们就这样迷失本性了,听信这个无明幻心,任它摆布,它指使我们发出各种虚诳的作业,然而这一切只是一种妄心的造作,就像梦里的妄动那样。我们仍然天天在这样用虚诳的心,起着各种虚诳的造作。心正造作的时候,除了只是疯子般的错觉之外,里面没有任何东西。

  所以所谓的忏悔——悔前戒后,关键是首先从根源上看清这个错乱,然后生起决断心,愿意改悔,去掉这一切错乱,止息这一切妄动。也就是我们现在就要回头,回头就在当下,而不在别处。不必在别的地方找彼岸,当下一觉,就是彼岸。一旦你认得了它,从此就再也不迷失自己的本性。你一念动了之后,就随着无明转了。其实无明本来是没有的,无明就只是指自己一下子昏掉了。

  正在想这么做、那么做的时候,也都只是梦里的造作。就像梦里看到什么东西,就想我要这样把它偷来;或者在梦里似乎见到那是我的仇人,我要怎么来打倒他……在梦里是有这样不断地分别造作,好像在那里是有这么想、那么想,这么做、那么做。要看到,梦里的这些是真的吗?其实没有任何东西,就是一个妄念。妄念是个什么,能拿出来看看吗?结果什么也拿不出。这样从根源上一旦看清了这个真相,才知道梦境本无,客尘本无,轮回中的一切都是本无,惑、业、苦本无。正因为本无,所以一念醒来,就全部消失。

  所以说悟心的人,千年的罪暗,一灯能破。不必要很长的时间,一旦明见了本性,累劫的罪业垢障当下冰消。就像虽然屋子里暗了许多年,但是这个暗并不是什么实法,灯一亮起来,暗就没有了,一灯就会消掉。就好像一件事想不开,导致三年不开心,一想起来就烦恼,结果身上就出现各种烦恼障、业障、报障,搞得一个人非常不正常。其实只要一下想开了,什么也没有。就是因为本来没有,只是一念执牢在上面,就出现牵连不断地各种障碍。我们现在总的状况就是这样,发出来的各种因缘果报的现相又是千差万别。现在关键要看清总原理,然后方方面面都会贯通。我们的错乱在哪里呢?就是一念迷了之后,就把眼前的这些相看作实有,然后在这里分派,计较分别,又发起各种行动。认为好的就想占有它,不想给别人,这里面就贪著、竞争等等;如果是不好的,就坚决排斥,或者扔给别人。然后不断地跟别人争夺,实现自我,满足自我的私欲,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乱。

  这整个过程,归到根上就只是一念错乱。而醒过来时,就发现本来没什么事。正是它原本没有,所以就可以净除。现在我们认为,眼前的现相这么真实,这样执假为真的习性很深的话,到时变出的地狱等果报现相也就认为很真实,而且一直认为这是没办法去掉的,我这样的罪人怎么能洗得干净?

  很多人承认决定有因果报应,但实执心特别重的话,又会成一种严重的负担。他会恐慌,我造了那么多罪,我心上有那么多污点,什么时候能洗干净呢?如果这些是真实的法,而且已经渗入了本性,成为不二,那怎么也除不掉。好像本性原来是白的,现在却染成了千万个污点,那是绝对没办法恢复清白了。这样就会对忏悔净罪产生怀疑,也没办法放下心来。

  现在还是要回头看清无始无明的真相。就从这里开始,整个过程都是忽尔、忽尔地出现幻觉。所以,正现起的时候就是不可得,并不是真的出现了什么,也因此不是有什么实有的东西要除去。所谓“深极忍可本来清净”,就是要对本来清净有毫不动摇的认定。无论面前怎么现相,要知道它就是清净的。这是真正的忏悔回头。

  这很直接,就在当下,它本来清净。就像当下唯一是无云晴空,乌云是没有的。一般讲多了,会真的以为还有个乌云在那儿。这样,怎么能说是虚妄呢?虚妄就是本来没有,认得没有乌云就可以了。就像迷梦中无论现什么境界,都认为是没有的,这就可以。

  真正有这个定解,能一切处不动摇,那就好了。但是人的妄心太重,一碰到什么,心还会动,还要不停地计较分别、缠绕不休,那就不行了。所以要“深极忍可”。“深极”指程度上达到极致,无论出什么,都不动心,丝毫不以为有什么。这样不再随妄念转,就可以除掉错乱。这不是真有什么实法除掉,而只是从梦中出来。一从梦里出来,就见到本性了。

  比如我们做很长时间的梦,一下子因缘和合,醒来的时候,就见到本来了。见到原本没有梦里那些事,自己好好的,这就叫回来了。

  要知道,客尘现得再多、再久、再密集,它也是本来没有。但由于它显现得非常密集,以致于我们认为它已经入到本性里了,成了和本性分不开的事。

  关于“人之初,性本善、性本恶”的问题,是千百年来的老问题。其实本性是没有什么善恶的,但我们又会说一个人的秉性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本性”是指无明系统里的事,指的是习性坚固的意思。其实这不是本性。本性的法是不会变的,这些都是缘生的法,只不过是由心很多次的虚妄造作,而成了一种坚固的习性。

  我们会说俱生以来的习性或者秉性。其实,这是有为法。这种东西仍然是无的法,是客尘,不是本性。只不过成了一种非常熟的错乱习性。正是因为这种习性太熟,拈来就是,碰到什么一下子就出来,我们就感觉好像是自己的天性,误以为它已经成了本性。就像有的人说:“我这个人生性邪恶,就是淫欲大、嫉妒大,我没办法改。”不是没办法改,这里一定先要看到它的虚假,不是什么真的,然后就知道可以转掉。

  所以,我们常常会把自性和染污混在一起。由于我们执著真的有一个我,也就把这个染污说成是我的染污、我的业障,之后又认为那个东西一直有它的自体,在我心里很坚固地存在着。现在就要求你的心要有很微细的智慧,能抉择到这两个东西并没有合二为一。

  就像说我们衣服上的油渍非常厚,但它并没有渗到衣服里,并没有成为衣服的体性。但是因为它积得太密、太厚,给你的感觉,它已经成了衣服的颜色。

  就好比天空里乌云密布,你会感觉天已经变成黑的了。这话有问题,天没变黑,乌云是乌云,天是天。乌云再怎么持久、再怎么浓厚,它都染污不到虚空。这上面可以做个观察,虚空什么相也没有,虚空也没有什么空间、容量,而且没办法把它剖开来,把乌云塞进去。而且虚空不是由因缘作成,所以它恒时如此,没有任何增减的变化。实际上乌云并没有入进虚空里,虚空永远没改变。有云也好、没云也好,它都那个样子,一直都那样。只不过有云的时候它没显,没云的时候它显了。而这个云比喻客尘,它是忽而现的,因为前后现得太相似、太持续,导致你误以为它是实法,其实只是一刹那现一个假相。

  就像梦里刹那刹那现假相,但是由于它太连贯、太密集,一点缝隙都没有,所以你就一直看不到本有的光明自性。但是你也要知道,这个梦再怎么串连下去,它都是一刹那现一个假相。为什么?因为它是你的心现的,不是有它自己存在。这个系统里的一切法,都是自己的心现的,哪里有什么实在的东西?也因此叫做“唯识所变”。就是我们的心虚妄地起,起过很多次,就有习气,而且它就会相应地变现。像这样,它不断地变,你也感觉似乎是真有什么。就像幻师不断地变,观众真的以为虚空里有马、有象,实际上只是变的,不是真的有马、有象。“变”的含义,就是以因缘力,没有的事会现成好像有,这就叫做“变”。不是真的有什么,真的有就不叫做变。

  变戏法的时候,我说“变一个东西”,就是告诉你,那个是没东西,结果你以为有个东西。梦里面,你的心是一个魔幻师。就像我们忽然之间做个梦,里面就出各种各样的现相。这个梦心就是最大的电影制片人。只要它一进入错乱状态,就会开始变。似乎是从心里出来一个东西,其实里面没有任何法,所以它叫“幻”、叫“梦”。

  一开始说了,很多人不懂。这里明明说了幻事,就像海市蜃楼那样,或者像各种假相那样,所以它叫“幻事”,不是“实事”。意思就是,当现的那个是没有的,现的是有怎么叫幻?那应该叫真实。这样才知道,原来我们学第二转法轮抉择空性,就是要知道这一切相是没有的,这样你才会认识客尘。客尘讲完之后,直接给你指示本有,马上就清楚了。

  “本有”就是根本没有这些戏论法,没有什么方所、时间,什么妄相都没有,所以它就叫“不二法界”。这上面绝对是离戏的,我们妄识里的现相是一点也没有,凡是根识能见到、心能思维,能变化、能计较分别的,通通都是妄。我们现在自以为很了不起,知道这个、那个,其实全都落在错乱里。可思议的这些地方全部是世俗谛,世俗谛就是错乱的异名,全都是虚相。

  我们活在这里,就认为这是个真实的世界,还不想离开。这是凡夫非常愚迷的地方。凡夫以为有时间。你看!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一条直线一直发展下去,其实,那是刹那刹那的生灭心一直妄现下去的。正在妄现的时候,从来没离开过法界。但是,由于他梦得太深了,真的以为有这样一条时间的线,彼此之间不能融通。

  其实,时间是假法,根本没有的。然后从他的心里面会变出十方的境界,这也都是假的。之后出现各种相,这些相确实只是因缘生的法,因果的系统全是假的。所以,他在这个错乱系统里不断地分别、起作,因此就随着迷染的因缘,也自然按这样来变。变来变去,久而久之,就不知道这是假的。

  人们都感觉这个世界是真的,而且觉得自己从生以来,这每一个事件都是真的。而且以为未来还非常长远,有一段又一段的前途,然后在这里面,会不断地出现各种新事物,这里面一直会有种种不同的真实意义,等待一个个去追求、去实现。

  我们这样一路走来,就叫做“无始轮回以来”。这里面种种的无明妄动都是罪,因为它“背叛”了本性,这叫做背觉合尘、颠倒错乱。像这样一条生生死死的路,注定了它没有前途,而且是从始至终的错乱,让我们一塌糊涂。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在沿着这条路不断地转下去,还误以为这是什么真实的生命,有各种各样真实的意义。是这样,我们迷得太深了。

  整个系统里,一切时间和方所当中,任何一种因缘所生的现相,都是客尘。客尘的意思,就是虚生虚灭,不断地由各种因缘合起来,现各种不同的假相。所以这个系统里的法,全叫做戏论。也因此我们口里说,什么大小、长短、来去、有无、一多、老少、过去现在未来、东南西北、高低、上下、贤劣、美丑、此者彼者等等,一切的所谓生活内容、所谓时代事件,这些相对范畴里的现象,全都是缘生法、有为法,全是本无的客尘法。在这个范畴里面,会不断地现起各种各样的相,惹得人心起各种各样的分别、计较,之后就造成心识一念接一念地流转。整个这一切实际上都是戏论,这是在真实中没有的假相,这些现相并不是实相,所以一概破尽。这样抉择之后,就开始要合到真实的法界了,这个真实义叫胜义。胜义里面有这些世俗的现相吗?压根没有,所以叫离戏。它究竟如何呢?现在你还想用过去一贯的那种认知方式来了解它吗?那是绝对了解不到的。所以到这里,千万不要把它判成是此、是彼,也不必要说此、说彼,那里面根本没有的。所以,这是一真法界。就是说,没有两个东西,一切戏论都没有,它就叫“妙”。如果成为可分别、可计较、可言说的,就不妙了。这个妙就是完全超出言思的行境,任何边都不住。它并不会住在此者、彼者的任何戏论上,没有任何相可得,这个就是真实,就是本来。

  那么,这里是不是有很多分开的他体的法呢?根本不是!如果真的很多种他体的法,有种种污染、清净法的实体,彼此林立,那怎么能叫做本来清净呢?怎么能叫做不二呢?本来清净就是指没有这些相对染净的相,不然就成了真的有千差万别的染法和净法,那就不叫大寂灭海、不叫离戏、不叫一真了。

  正因为人们执著假立的妄相是真实,就感觉眼前的世界统一不起来。很多人想找世界的统一方程式,但怎么也找不到。其实,只要认为有彼此不同的体,互相对立,就不可能统一。而差别妄相本不可得,本性是不二的,所以是平等。

  实际上,刚才说到观待因缘而起,或者说相对而立,这个范畴里的一切相全是妄相,都是真实中没有的。它只是随着假立的缘起,而不断地幻生幻灭,这样的法叫客尘。要认定它本来没有。也就是,现在要一次性认定十方三世一切世间境界,全部是本无,是客尘,不是主人。而且以后当你看到生活中忽生忽灭、忽聚忽散、忽来忽去、忽增忽减这一切时,都要记住这是虚幻的客尘,全是错觉。

  所以,一般的人看到世界相无常的时候,有很多感伤、遗憾。因为这世间的一切都保不住。看起来它现了一下,忽然间就没有了。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实义,最终都落空。这就是世俗总体的无常性、苦性。而达观的人见到了本性不生不灭,心上没有事,所以无喜无忧。在他的眼里,真理永远如此,这就叫“如如”。这是本有,离四边的有。正因为如此,没有什么要求的,没有什么可忧虑的,本来不曾增,也不曾减,也就放下、休息了。这就是因为知道了本有。

  认识本有,首先是因为已经知道了世俗中的一切现相都是戏论。必定是依着自己的心去立,才出现像是一多、长短、来去、有无、善恶、贤劣、美丑等等的各种相。要是心不去立它,也不会独自成立。这样会知道,这一切此者彼者的定相都是边,都是戏论,是因为妄心分别某一种相时,才这么显现,而本性没有二,所以这些都是本无的法。不但第六意识是这么偏在一边上计执,前五识现的这一切相,都是依着妄分别而有这种偏在一边的显现。

  这样现出来的一切,都是一种看起来像是真的、实际上没有的法。这是指我们感觉有东西南北,有一多、来去等等,这都是本无。我们过去的种种分别就是因位的种种设定,以因位你这样设定,也就按这样变现假相,这跟做梦完全一样。实际上,在我们面前显现的一切全是戏论。很多人不断地说“戏论”,但从不知道整个生活就是戏论。一切见到的、听到的、经历的,全是戏论。

  所以,“戏论”这个词很好。比现在用的“概念”要好。因为概念还只是说第六意识的设定,而戏论还包括你眼前周遭一切世间的相,包括你这个人当下的身体,都有显示出什么长度、重量,上、下、左、右等部分,这些都是戏论。因为本来没有这些相,真实中没有这些,当然全是戏论。

  这样不断地扩展开来看,反正这能所相对的一切现相,全都是戏论,无明系统里从因至果的一切事都是戏论,实际上根本没这回事。这就叫客尘,就本无。

  那么,本有的是什么呢?就是说,刚才说的整个这些妄相一消掉了之后,剩下的就是本有。能所二相是本无的,或者一切有无、因果、生灭等的二相是本无的,也因此,本有时不二的妙体。所以佛法最终就叫做不二法门,叫做“一真法界”。你相信这一点,才会开始信解“一切皆法身”。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一切皆法身”呢?其实,唯一就是法身。并不是按照虚妄心识前现的这个样子。

  如果现在你能在闻思上得这个定解,就已经高人一等了。你会相信,原来处处都是好的。这里讲个禅宗公案。古时候有一天下起了大雨,有个禅和子跑到肉铺里躲雨。只见来了一个人来买肉说:“老板,我要一斤肥肉。”老板说:“好,给你一斤全肥的。”过后又来了一个人说:“老板,我要一斤精肉。”老板说:“好,给你割一块最精的肉。”接着第三个买主说:“我要一斤不肥不瘦的五花肉。”老板说:“好,我也满足你,给你五花肉。”老板自己插着腰说:“你看,我这里的肉全是好的。”禅和子一听,马上得了法身见。

  所以“一切皆法身”,你不要做两种看待。这样的话,你就契合到这个“如如”了,不再跟妄想跑了,也就是开始回归本有了。

  所谓“回归”,也不是别的事,就是契合了本性了。不是说另外得个什么。这是指见到了本性,这个叫做“本有”。

-------------------------------------------------------------------------------------------------

更多益西彭措堪布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五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六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七讲

达照法师:参禅出现的三种习气障碍

净界法师:阿赖耶识,为断?为常?(一)

 

后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三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二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一讲

虔诚与慈悲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花季在极乐绽放——爱女东林寺求往生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