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明贤法师:四大视角看云南盘龙寺“闭门事件”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3: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编者按:滇中名刹盘龙寺“闭门事件”在中国佛教界引起轩然大波,国内主流媒体竞相报道,网友评论如潮而至。8月17日,盘龙寺关门两日后重开山门,“和解”内幕扑朔迷离。明贤法师以大慈悲、大无畏的护法情怀,从四个方面对盘龙寺“闭门事件”进行了分析。

(盘龙寺“开门图”,被网友讥为“摆拍” 来源:晋宁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

  一、达成和解、山门重开:疑为县委政府的舆情管控和长线运作策略

  个人认为,盘龙寺以抗议之姿闭门谢客仅仅两日后,就“被”迅速达成和解、重开山门,或许这背后的事态汹涌,远不止于表面的风平浪静。

  我们看到晋宁县委宣传部的官方微博,连发了两个通稿对盘龙寺闭门事件进行“澄清”,措辞里透着正义和委屈——“好心办了坏事”。县委县政府的“初衷”是为了对盘龙寺进行整治改造、提升形象,而僧团却并不领情。

  应该讲,从上述政府行为的性质上来看,这种“主动的好心”实际上属于严重介入宗教事务、干涉宗教信仰自由。一个正规的宗教活动场所,委实不该由外界来策动规划和整治。况且,当时是晋宁县五大班子齐聚盘龙寺,在没有僧人在场的情况下,动用事先准备好的幻灯片来展示和讨论整治方案——可见政府对盘龙寺的重视程度和谋划程度已经非同一般,远不止官方解释“普通调研”这般轻描淡写。

  可见,目前“达成和解”的统一口径和“山门重开”的处理效果,亦或是县镇政府的舆情管控策略,是为暂时平息质疑和非议而施的缓兵之计。此外,当地政府承诺日后“不会对盘龙寺推行商业化、公司化”的运营模式——我认为这个承诺应该是“真诚的”。盘龙寺当然不会被改造为纯粹的旅游娱乐场所,显然要保留原本的宗教形式,这样才有所谓的宗教经济可以运作,否则如何能从信众的虔诚和敬畏中套现呢?保留形式、置换内核、服从管控,才可能以宗教之名实现更长远的利益。

  鉴于此,我认为对于关心盘龙寺命运的佛教四众和普通公众来讲,这场护法斗争或许刚刚开始,任重而道远。

  二、盘龙寺尴尬现状:僧团寄生在“管委会”下讨生活

  盘龙寺中敢于发声的仁清法师曾表示:“禁止在寺内进行商业活动的千年清规,从来就没有放弃过。盘龙寺正因其纯朴和自然,成为游客青睐之处。但商业化的生活我们过不了。”

 

  然而我们还看到,即便在盘龙寺尚未被商业化的当下,仁清法师和方丈能寿法师就已经在控诉:“20多年来,盘龙寺的功德钱、信众捐款、纸火店、素食堂,都是镇政府把控的管委会(晋宁县盘龙寺管理委员会),在收取和控制!”

  即便还没被商业化,盘龙寺的僧团就已然被架空。著名的护法居士林向松先生曾表示:“何必到省外,大理三塔崇圣寺就已成为全省各地政府学习的榜样。僧人仅仅是摆设,每月发工资,所有的收入归组织。”盘龙寺何尝不是这种寺院样板的又一个鲜明案例。一个合法正规的寺院,却由政府派出的所谓管委会全面把持所有事务、收缴大部分进账,而僧团却沦为只负责“佛事业务”的一个“小分队”。

 

  盘龙寺的僧团不但前景扑朔迷离,当前的生存现状也很堪忧。说到这里,几乎要庆幸盘龙寺发生了闭门风波,才让公众有机会反思到,大陆还有一批寄生在“管委会”下讨生活的僧众——人天师表,何等凄凉。

  三、追剧:宗教局和佛协何时出场?

  从目前媒体的报道来看,经常自诩为各宗各派“娘家人”的地方宗教局(民宗局),以及佛教僧众的唯一代表组织——佛协,还没有在“盘龙寺闭门事件”中露面。然而从近年来频发的佛教侵权事件来看,地方宗教部门和佛教协会,绝对是必不可少的两大角色。

 

  就盘龙寺这场风波的长期性来看,上述这两大角色迟早要出场。首先,盘龙寺的一系列未来谋划,是晋宁“块”上县委县政府的集中决策,作为“条”上职能部门的民宗局,必然有落实决策、“指哪儿打哪儿”的义务。说到地方宗教局(民宗局),原本是个“清水衙门”,哪曾想在地方政府“运作宗教资源”的当下潮流中,该部门在各地成为了一个相当活跃的“有关部门”,频繁上演“以娘家人的名义扔孩子”的剧情——葬送弱势寺院和倔强出家人的前程。

  而提到地方佛协,很无奈地总结来看——往往会扮演宗教局在对付僧人时的“打手”角色,其利益通常会和宗教部门、地方政府捆绑在一起,而非尽其本分为僧众护持和维权。

  具体到晋宁县当地,不晓得其上下各级宗教部门和佛教协会将是一个什么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四、声援盘龙寺:为云南佛教界的刚骨点赞!

(盘龙寺僧众当众叩拜“晋宁县盘龙寺管理委员会”招牌来源:兰若山居微博)

  在盘龙寺事件里,大众看到了令人错愕和叹息的一幕——僧众当众叩拜“晋宁县盘龙寺管理委员会”招牌,请他们手下留情。虽然晋宁当地表示,官僧之间已经迅速达成和解,寺院秩序恢复如初,但单单从这“跪拜”的壮烈,也看得见盘龙寺僧团和管委会及其背后政府之间,已然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此不可调和却仍被迅速调和,法师们遭遇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外界深知,在当地政府这批“父母官”的地界上讨生活,绝对是艰辛和不易的。目前我们看到,民间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盘龙寺方丈和法师们不畏权势的抗议行动,不少网友盛赞盘龙寺有骨气,不拒当地政府的圈拢和诱导,声援盘龙寺坚持住,不要半路倒戈。

  眼下,公共媒体和大众舆论对盘龙寺事态发展的不间断关注、持续性声援,将成为该事件朝良性方向发展的最大保障之一。祈愿法师们勇于“不忘初心”,坚守道场;大众们勇做“不请之友”,共护慈航!

 
 
 
前五篇文章

净界法师:你只要失掉人身,你就永远活在果报当中!

四无量心如何观修:太桥旦曾堪布

大手印境界的涵义及修持基础:太桥旦曾堪布

莲花次第开放:一个人的精神成长之旅

莲花次第开放:唯苦近佛

 

后五篇文章

净界法师:动身发语独为最,引满能招业力牵!

净界法师:第六意识跟前五识有什么区别呢?

宗萨仁波切:了解爱执着的本质

净界法师:八识的个别体性——什么是前六识?

净界法师:欲透尘劳须知要径,将施妙药先候病源!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