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禅修、自我超越与自我成长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0:56:1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人是多层次的存在,生理、情绪乃至心智并不能涵盖「人」的全部。
  摘要
  心理学的渊源虽长,但历史却很短。自1879年Wundt在德国莱比锡成立第一个心理学研究室,使心理学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后,由于受到自然科学卓越成就的影响,长期以来,心理学基本上即试图以自然科学的原理法则解释人类的行为。在这样的人性观的影响下,二十世纪中叶之前,(美国)学院心理学不是将人化约为空洞的机器(行为学派),就是将人贬抑为一群生物驱力(心理分析学派),忽略甚至否定了人之所以为人的自由选择、爱、创造、思考与价值判断等属性与经验。直到一九五0年代人本运动(Humanistic movement)兴起,才将人的原貌逐渐还原,心理学对人的观照面得以突破生理层面的狭窄范畴,重新纳入情绪与心智层面。
  人本心理学运动对于人的自主性、自我成长与自我实现的潜能的重视,虽然使心理学跳脱以往病态和简化的人性观,为心理学找回久被化约主义矮化的人性尊严与价值,扩大了心理学研究的领域。然而,其以西方个人主义文化观点所彰显的心理学概念,却仍与以往的(心理分析、行为理论)心理学一样,未能涵括个人灵性成长(spiritural growth)或自我超越(self transcendence)的需求与生命经验。直到二次大战期间,由于战争促使东西文化交流,西方国家各学科的学者们开始对非西方(尤其是亚洲)文化与传统感到兴趣。从东方传统,西方学者不仅发现了截然不同的世界观、有关人的模式与价值体系,更发现了相当复杂深奥的意识图表,以及各类调整情绪、锻炼意志、启发心灵,乃至导向高峰经验和其它超个人经验的方法。这些发现促使西方学者开始反省:传统西方心理学的人性观,以及对人类成长和健康的可能性的评估可能有所欠缺。并且指出东方传统的人性观、健康观、及其对人类意识的概念与种种拓展意识的方法,可能有助于心理学对人更客观详尽的了解。这种体认遂使西方心理学界开始以一种较开放的态度来研究东方文化、哲学及心理学,因而扩展了心理学的研究领域,导致生物回馈(biofeedback)、不同的意识状态(status of con-sciousness)、冥思(meditation)等新的研究领域出现。并且因为经由药物、瑜珈、冥想……等方式所产生的意识状态的转变或高峰经验与神秘经验有不少相似之处,也使得许多研究者重新投入宗教心理学的研究。这种研究趋向逐渐形成一股新的潮流,并且成为继行为心理学、Freud的心理分析学及人本心理学等三大心理学势力之后的心理学的第四势力(the 4th psychology),称为「超个人心理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本文的目的即尝试从超个人心理学「自我超越」的观点,探讨禅修在满足个人之心理需求,乃至促进心理健康与自我成长的可能性,及其心理学理论与心理治疗上的意义。
  正文
  二千五百年来,包括禅修在内的各种冥想技术(meditation),如印度的瑜珈术、中国的禅坐,西方基督宗教的冥思、祈祷……等普遍存在于东西方社会,并且始终吸引着为数颇众的爱好者。在西方以美国为例,根据盖洛普民意调查公司在1976年所做的调查结果显示;有将近一千六百万的美国人投身于瑜珈术等东方传统冥想技术的学习;而超觉静坐组织(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Organization)也指出(1978):有超过百万的西方人从事于各类超觉静坐的练习。而由于一般人对冥想技术的热衷,练习者众多,也使得相关研究大量出现(Shapiro,1983)。
  近年来在台湾,「禅修」或「修禅」也再度成为热门话题。报纸上时常可见名人参禅的消息,报导一些社会名人,在繁忙的生活中如何以禅修平心静气的摆脱现实生活的纷争与苦恼,追求心灵的沉净,以便以更清新、冷静的态度迎接生活的挑战(见民生报「名人参禅专栏」,1992;自立晚报[宗教报导系列」,1992)。前年(民国八十一年)三月,台北北投农禅寺一次为期三天的禅修班,就聚集了四十位国内政、经、学界的知名人士(远见杂志,1992)。而一些探讨禅与生活,禅与人生或参禅心得的书籍,更长期为书局的畅销书,普受社会大众的喜爱。各类相关的禅修道场以及参与禅修的人也在不断地增加当中。这股禅修热潮,显示台湾社会大众对「禅」的兴趣已日趋浓厚,且逐渐普遍。
  事实上,自达摩大师东来后,二千多年来,禅的思想与修行方法一直存在于中国社会,历代禅修者不知凡几。中国历代学者,如宋明理学家朱熹、陆九渊、王阳明皆致力于静坐、禅修,而使禅的思想与中国传统文化几不可分。因此,禅或禅修对中国人来说,其影响不可谓不深。自古以来,许多人借助于所谓的「禅理」或「禅修」来修身,以安顿自己的心灵(林建平,1991)。
  本文尝试从自我超越(self-trancendance)的角度,探讨对个体而言,「禅修」的意义是什么?禅修在满足个人之需求,促进自我成长与心理健康的可能性,及其在心理学与心理治疗上的意义。
  壹、人们为什么禅修?
  一、禅的意涵与旨趣
  「禅」这个字乃来自梵语Dhyana,中译为「静虑」或「思惟修」。传说「禅」渊源于佛陀在一次灵山会上,手拈梵天所献之金波罗密花示众,在座者皆不知所措,唯有摩诃迦叶尊者会心一笑而获世尊的印心,是为禅法传世的开始。其后由菩提达摩祖师将禅引入中国,为中国佛教注入一股活泼、具生命力的思想。近代禅门宗匠太虚大师尝言:「中国佛学之特质在禅」,禅对中国的影响甚至及于一般社会民心。从中国传统文化来看,传统中国人极为重视自我改进与修身养性。经由内省内修,以达内圣外王,乃是传统文化所设定的理想人格(杨国枢,1984),因此,强调从心地起修、自我超越的(外来的)禅与禅修思想极易与本土文化相结合,而广受欢迎。尤其,唐朝惠能大师时代更是禅宗的鼎盛时期,许多杰出的学者、政治家、艺术家,莫不叩访禅寺,与禅师畅谈佛理、禅道。
  对于禅修者而言,禅修的彼岸是什么呢?从禅本身的含意来看,禅修的目的乃在于去妄存真,明心见性,以达智慧圆融之境。「从本质上,禅是见性的方法,并指出我们挣脱桎梏,走向自由的道路。使人得以摆脱一切令有限的生命时常在这个世界上受苦的束缚。」(铃木大拙,1973)所谓「见性」,即是找到自己本来的面目。其基本假设为释迦牟尼佛夜睹明星证道时所言:「无一众生而不具如来智慧德相」。人人具有平等一如的本性,若能扫除心中妄自分别的无明,解脱色、受、想、行、识五蕴的支配,使心性回归原始的本源,清净圆融的本性将如同久被尘劳遮蔽的明珠突然尘垢散尽般,光明照耀山川大地。
  从禅的观点来看,人之所以会为生死及各种问题所苦,皆是意识心的作用,误认四大和合的物质体(肉身)或意识的内容就是自己,而不知生灭的只是假我,自性(真我)是无生无灭,如如不动的。
  禅同于佛教,对于意识的探讨有所谓的「八识论」,认为人类有八种意识,即:眼、耳、鼻、舌、身(触)、意、末那识,与第八阿赖耶识。其中,第一至第七识是心的作用,属于感官的、意识的世界;第八识则是心的本体,是自性的世界(八识略图如图1-1所示,森冈龟芳,1989)。根据禅的观点,若能超越第一至第七意识,住于第八意识,就是住于自性——禅的境界,则对于时空与生命的了解,将完全超脱意念的束缚,会如实感受到「古今剎那」、「人我一如」的觉境。个人将体悟本体和现象并非对立的东西,现象的本身即是本体,本体的实在存在于现象的不实在之中,现象是变幻不已的。参禅、修禅的目的即在于证悟此一真理,并因而获得真正、绝对的自由与智慧。
  禅重视智慧的开悟,各种修行方式的终极目的,即在使绝对的真如(般若)智慧显现。为达到此目的,则有种种禅修法门。这些法门的共同特性是摒除一般语言、文字之理性层次的思维模式,以直观的方式证悟禅境。因为文字是经由思考所表现出来的间接概念,而「真如自性」具有「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自验性特质,非得亲身体验,无法心领神会。就如同指月的手(文字),只是一种帮助人了解月亮(真如自性)的工具,若执着于手指(文字),便会导致误认手指为月亮的谬误。
  图1-1:
  八识略图(资枓来源:森冈龟芳,1989)
  五根(主观)五境(客观)
  识——第一眼识……色境……视觉——心的作用(意识界)
  识——第二耳识……声境……听觉——心的作用(意识界)
  识——第三鼻识……香境……嗅觉——心的作用(意识界)
  识——第四舌识……味境……味觉——心的作用(意识界) 
  识——第五身识……触觉……触觉——心的作用(意识界)
  识——第六意识……分别意识
  意——第七末那识……自我意识
  心——第八阿赖耶识……佛性……心的本体(自性的世界)
  在禅修法门中,「禅坐」或「禅定」是获得禅悟的必要途径。「何名坐禅?此法门中,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见《六祖坛经》)用调身、调息、调心的方法,使人循序渐进,证入禅境。「这种把心集中在某一点,排除其它杂念,使心定下来的方法,可说是渐进的治心法门。」(周中一,1972)当个体经由精神的统一,能够「不思善,不思恶,把人与我、内与外、有与无、大与小、好与坏、迷与悟、烦恼与菩提、虚妄与真实、生命之苦与解脱之乐等等对立的观念,全部打消,禅境与悟境才会发生,便能找到个人本来就有却从未发现过的新的生命」(禅宗称之为父母未生我之前的本来真面目)(圣严法师,1979)。
  禅修的过程是所谓的「事要渐修,理要顿悟」。藉由不断地观照人生、事理,超越现状,以做为开悟的准备。而经由体悟产生的般若智慧,可以在开悟的同时,矫正错误的心念行为,使行为符合所领悟的真理。透过个体对真我的认同,进而在本有智慧的观照下转变个人对自己、对他人、对生活、乃至整个宇宙人生之态度(称之为「转识成智」)。这个过程大致可以归纳为如下四个阶段:
  ㈠个体感受到生命的生灭,对「我是谁?」以及生命的意义感到迷惑,而想要了解生、死,以及生命的意义等的真相。
  ㈡接受禅理,学习禅的智慧与禅定的技巧。于日常生活中,从动、静层面印证、参悟禅理。
  ㈢藉由禅理的参证,禅定法门之练习,突破色身与意识的障碍,超越第七意识,住于第八识自性的境界。
  ㈣以证悟的心量,包容万事万物。运用禅的智慧,让万事万物得到圆满,达到宇宙与我无二无别,一切造化与我同在的境界。
  禅强调智慧的重要性,认为经由各种禅定法门,可以回归本性,开启人人本有而未曾发现的智慧,同时,唯有对生命有正确的认识,体会生命的意义,人心的烦恼才能得到完全的解决,得到「无限性的内在喜悦与精神自由」(慧广法师,1991)。从禅的含意与禅修的终极目的而言,个体从事禅修之追求明心见性,证见真如,正反映出Maslow等学者所称人类之自我超越(self-trancendence)或灵性成长(spiritualgrowth)的需求。
  二、自我超越的需求
  西方人本主义心理学者Maslow(1970)曾提出所谓的「需求阶层(hierarchy of needs)」理论以说明人类行为的动机。依照他的看法,个体是在不断追求个人目标的过程中,满足个人不同层次的需求,以发展其自我。在Maslow早期的理论(见图2-1)中,个人所要满足的需求,依次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需求」、「自尊需求」,最后是追求独立自主,以自我发展界定的「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需求。然而,人本主义最多只能解决个人现世的问题,却不能解决人类有关生死、水恒与真理的困惑;同时,人本主义所主张的以人为主体、自我肯定与自我实现常被误解为自我的自私或自我中心,而沦为「唯我主义」 (Selfism)及「自我崇拜」(Self-cult)(李安德,1992)。因此,Maslow晚年(Maslow,1969)遂在金字塔的顶端,即自我实现之上加上了自我超越(self-transcendence)的需求,如图2-2。Maslow指出:只有自我实现、自我肯定是不够的,必须更上一层达到心灵的自我超越,才是较圆满的(Maslow,1968)
  图2-1 早期Maslow的需求层次
   自我
  实现需求
  自尊需求
  归属需求
  安全需求
  生理需求  
  图2-2 晚期Maslow的需求层次
   自我
  超越需求  
  自我实现需求
  自尊需求
  归属需求
  安全需求
  生理需求 
  ㈠何谓心灵的自我超越?
  超个人心理学者Ken Wilber(1981)曾把各种心理治疗、心理复建和人格成长的学说,统合成一个接纳并整合西方心理学与心理治疗的「意识层次图」(The Spectrum of Consciousness)。图2-3列出自我与非我的主要界限以及相关的意识层次。
  Ken Wilber指出:个人的自我意识可能有许多不同的层次。他认为不同层次间各具有不同性质的界限,而这些界限向下延伸到自我与非我融合为一个和谐整体的终极境界——「一体意识」界便消失了。
  「意识层次图」标示出人们对「我是谁」的不同的认识,愈往上推,个人对「什么是我?」的限定愈加狭隘。在层次图的底部,人们体验到自己与宇宙本是一体,他的自我不只是这个有机生命,而是整个宇宙造化。往上一层,个人虽未感到与万物同体,至少已能与自己的有机生命整合为一,他的自我意识便由宇宙整体缩小为宇宙的一部份,也就是他的生命体。再往表层上推,他的自我意识更加狭窄,而只与他的有机生命体的一部份,即心(mind或自我(ego)认同。到了最上端,他只能与心的某一部份认同,而否定他所不想面对的心理活动,将它们掩埋在「阴影(shadow)」中,心理学家称这些心理活动为「人格面具(persona)」。其中,从宇宙整体到部份宇宙称之为「有机生命体」的层次;有机生命体到部份生命体称为「自我(ego)」层次;从自我到部份自我称之为「人格面具」层次。Ken Wilber认为这是人类意识主要的三个层次,层次愈浅,便有愈多层面的存在领域被排拒到「我」之外,于是在有机生命体的层次上,外界环境成了异域,变成非我;在角色层次上,不只周遭环境,连自身的某些心理活动也都成了非我。①
  图2-3自我与非我的主要界限以及相关的意识层次(图略 )
  从这个观点而言,所谓的自我超越或灵性成长,乃是指个人的眼界向内在的深度与外在的广度上扩展。在意识层次图中每向下一层,便表示个人的心灵领域又扩大了一层,而成长便是自我意识的重新划界、重新组合,是自我迈向更深、更广、更丰富、更统整之境的心路历程(若水,1991)。
  当个体达到心灵的自我超越后,他将具有那些特征呢?Elkins(1988)与四位心理学家在对有关人类之灵性层面长达十年的研究之后,指出所谓心灵的自我超越者至少拥有以下九项因素(components):
  1 确信超越层次的存在:
  基于心灵的自我超越的经验(如:Maslow指称的高峰经验),而相信超越一般意识状态的超越层次的存在,并自其中获取力量。
  2 确知个人生活的意义与目的:
  相信生命具有深刻的意义,个人的存在必有其目的。
  3 生活的使命感:
  拥有一种使命感,这种使命(vocation)乃成为他行动的动机。
  4 生命的神圣性:
  相信所有的生命皆是神圣的,对生命时时保有虔敬和赞叹的心情。
  5 欣赏物质价值,但不以其为生命的最终价值。
  6 利他主义:
  有强烈的社会正义感和慈悲心,并乐于付出爱心,服务他人。
  7 理想主义:
  积极献身于实现人类各种正向潜能与改善世界的高尚理想。
  8 能够深刻理解生、老、病、死种种苦痛经验,乃生命存在不可避免的事实,并因而更能欣赏与热爱生命。
  9 在日常生活中,以及与自己、他人、自然,或是个人所肯定的终极存有的关系上,皆能体现其灵性上的体悟,并展现其个人的风格。
  Elkins等人并发展出测量该九项特征的「Spiritual Orientation Inventory」,用以测量个人之自我超越内涵。
  ㈡自我超越与心理健康
  Maslow(1968)曾说:「如果没有超个人(或超越)的成长,我们将变得暴戾、空虚、绝望或冷漠。」「超越需求的匮乏,将使我们产生超越性病态(metapathologies)——灵魂之病。」许多临床心理学家在实务工作中都发现这种具有郁郁寡欢(melancholy)、不快乐(anhedonia)特征(James,1961)的「存在性的精神官能症」(existential neurosis) (Frankl,1978)或称「超越性的心理病症」(metapathalogies)(Maslow,1968)的不健康状态。Assagioli便曾指出:「在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得到满足后,令人不解的是,它会引发某种无聊、倦怠、空虚与无意义感,而令人不知不觉开始寻求其它某种东西,另有他求。」「另有他求」并不是指量上的增加,而是质上的推展,许多心理学家称之为「灵性的危机」。因为,自我超越的需求既是人性的一个基本层面,低层潜意识的压抑会导致不健康的现象,压抑高层次的需求同样也会带来遗害(李安德,1992)。事实上,这种危机在科技已经进步到连人的基因都可以改变的二十世纪末的现在似乎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许多妻、财、子、禄具足的成年人和衣食无虞的青年们,不断地抱怨心灵的空虚、孤独、无意义,对生命感到有所不足。
  许多人从社会结构的角度对这种现象提出解释,并指出:在资本主义强调工具理性、自由竞争,一切都朝向商品化发展的现代社会里,一切人的性质,如:劳动力、人际关系、尊严、荣誉、爱……等都可以被化约为商品,以量的价值交换。因此,人的价值、生命的意义、精神与心灵都被所谓的工具理性与商品化所取代;人的心灵与精神感到空虚、虚无;生命没有意义,人与人之间日益疏离,苦闷、无奈的情绪乃普遍存在于社会所有成员之中(彭昌义,1992)。在社会中也因而出现至少两种不同的行为取向:有些人借由声光色影、药物,以寻求享乐与麻醉;另一些人则转而朝向追求心灵与精神满足的方向,如宗教以及各种灵性成长、潜能开发的灵修活动,以找寻生命的意义。学者们指这些现象乃是人们对物质主义极端发展的一种心灵反思运动。根据调查,愈是物质生活丰盛、人民教育水平高的地区如美国、日本,愈有这种倾向(远见,1993)。
  从这个角度来看,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文明理性的现代社会中,精神病患者愈来愈多,心理辅导与心理治疗愈来愈兴盛的部份原因(彭昌义,1992)。而如前所述,人既是多层次的存在,对于不同层面的问题(需求和困境),必须以对应于该层次的方式予以满足和解决,例如Maslow即主张在传统心理治疗或辅导员之外,应有所谓的超越性辅导人员(metacounselors),以因应人类因自我超越需求的匮乏所衍生的各项问题。
  Ken Wilber(1981)指出:人类的问题便在于每个人都在心灵内划定界限,就好像在心灵内开辟战场一样。由于个人视宇宙的某个部份为自我,其它部份为非我,于是每个层次内都有不同部份的世界变成敌对的非我,宇宙多元的生命现象便成了陌路。从心理学的概念来说,便是每个层次都有其相对应的、不同的心理病症。而各种心理学理论与治疗技术以及宗教信仰乃各自在不同的层次上解决人类的问题。例如:强调减少症状、增加适应的心理分析学与大部份的传统治疗方法,都是为了愈合意识与潜意识的过度分裂,企图重新结合人格面具与阴影,重建一个坚强而健康的自我,帮助个人在角色层次上,重新活出一个自我来。至于人本论的心理治疗,则是在愈合自我与身体的分裂,重新组合身体与心理,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生命体,甚至开发个人从自我局限的心理活动扩展为有机生命体时,释放出来的生命潜能。而容格学派的心理分析、Assagioli的心理综合学(psycho-cynthesis)、瑜珈和超觉静坐等,则是为协助个人超越有机生命体的层次,促成「超乎个人」、「集体性的」,或「超人格」的意识。最后,佛教的禅或印度吠陀哲学,则是为了愈合有机生命体与外界尘寰的分裂,开展出一个能与整个宇宙认同的大我意识,迈向一体意识(若水,1991)。意识层次与心理治疗对照表见图2-4。
  当个体朝向自我超越之路,追求更深、更广的自我了解与自我统整,他将能获得较正确的自我认同、更加稳定的情绪、较能无条件的自我接受与自爱、对自己的人格发展具有更深的责任感、人际关系改善、有更平衡的身心发展、充满活力,并且感受到更深且更真的自由等等助益(李安德,1992),而禅与禅修(zen meditation)则一直被视为是自我超越,通达一体意识的绝佳途径(Wilber,1981)。许多有关禅坐的研究结果皆支持上述的观点。这些研究指出:禅坐对于许多临床病征有正向疗效,如:压力(stress)、药物滥用(substance abuse)、身心症状、精神官能症和忧郁症状的减缓、增进个人的真实我与理想我的一致性、促进个体之自我实现、帮助个人发展自我意义感、增进个人的责任感,增进内控感,以及增进正向的自我评价和创造感等(引自Shapiro,1980)。
  图2-4 意识层次与心理治疗对照表(图略)
  一般谘商
  鼓励性的
  心理治疗
  心理分析
  心理剧
  (psychodrama)
  沟通分析(TA)
  现实治疗法
  自我心理学
  生物能量分析法
  个案中心治疗法
  完形治疗法
  存在心理分析
  意义治疗法
  人本论心理学  
  吠陀哲学
  大乘与密宗
  道家
  回教神秘学
  基督宗教神秘学
  犹太教神秘学
  贰、禅修研究取向的检讨
  有关禅坐或其它冥想技术的研究在二十世纪中叶以后愈来愈多。以往对于禅修的研究大致可分为三种取向(Shapro,1984):
  ㈠文献研究取向:从各种有关禅与禅修的文献中,整理、归纳禅的人性观、意识层次,以及健康观等,系从概念层次进行禅的哲学或心理学与传统西方心理学概念的比较。
  ㈡从自我成长与心理健康的角度,探讨禅修,尤其是禅坐,在生理与心理治疗上的功能:这方面的研究大多数是以生理测量仪器为工具,测量有禅修经验的受试者在各种仪器上的反应如:EEG、GSR……:并比较其与其它自我调节技巧(self-regulation strategy)对个体之生理与心理的影响或治疗效果。以往相关方面的研究结果显示:禅坐可以降低新陈代谢率(如:Clinch,Cran & Treichel,1973;Hirai,1974)、降低血压 (如:Vinekr & Bhole,1968;Walace,1971)、降低心跳速率(如:Wallace,1970;Chihara & Shimizu),可以诱发a波的产生(如 :Banquet,1972 & 1973;Wi llams & West,1975),并对压力(stress)、身心症状(Udpa,1973;Vahia etal.1973)等有正向疗效。但是,禅坐与其它自我调节技巧的治疗效果的比较研究结果却指出:禅坐与其它自我调节技巧不论在生理或心理上的治疗效果并无差异(Smith,1978),许多研究者因此再度排斥禅修及其它冥想技巧在各类心理学应用的可能。然而,这样的结论实有值得质疑之处。
  首先,以禅坐与其它自我调节技巧不论在生理或心理上的治疗效果并无显著差异的研究结果,便遽将禅修或禅坐对人类心理或生理的可能影响排除于心理学研究或应用之外,乃是对研究结果不合逻辑的(illogical)解释与推论。许多比较研究惯常以比较对象之间是否具有统计上显著的差异(statistic significance),说明比较对象之间在某个特质或功能上是否有所不同。然而,当研究数据显示比较对象间的差异未达统计上的显著程度时,仅能表示各个比较对象间具有同样的特质或功能(一样好或一样差),而无法作为支持或弃却某一比较对象的证据。以上述禅坐与其它自我调节技巧的比较研究为例,两者的效果无统计上的显著差异,只能说明二者同样有效或无效,却不能作为某一方不值得使用或作为研究的支持论据。类似这样对研究结果的解释与推论的逻辑谬误,在诸多比较研究中并不少见。
  除了研究结果推论的逻辑谬误之外,以往有关禅修或禅坐的研究,在研究方法上也有所缺失。例如:现有生理仪器可能有其测量范围的局限,以至无法测得禅坐之特殊生理效果;同时,除了生理方面的研究外,以往禅坐研究的受试者大多仅有数周到数个月的禅坐经验,纵使有些研究曾以具有三至五年禅坐经验的受试者为研究对象,然而,以这些受试者为研究对象所得的研究结果,可能并不足以验证禅坐对人的影响,以及讨论其在心理治疗上应用的有效性。因为在禅修的概念中,这些受试者仍只是初学者而已(Shapiro,1980)。此外,许多比较研究的研究结果也指出:虽然禅坐与其它自我调节技巧在生理或心理的治疗效果上并无差异;但是,与从事其它自我调节技巧以减少生理、心理之外显病征的练习者相较之下,禅坐练习者倾向于有更多主观的、有关个人正向改变的报告(Shapiro,1980)。
  至此,许多的研究者(Walsh & Shapiro,1980)乃认为:在上述研究取向之外,应从禅坐或禅修历程的各种现象,包括:主观经验与感受、意识的扩张与转变……等,进一步澄清禅坐与其它自我调节技巧之效果的差异,并主张以娴熟禅修理念与技术的练习者如禅师或禅的教授师(masters or teachers)为研究对象,以探讨禅的概念中所指称的各种意识经验与内涵,以及其在促进人类自我成长与自我超越上的功能。
  参、传统心理学的反省
在1960年代之前,西方心理学界受科学革命思想的影响,以实证科学方法论为唯一的典范,致使心理学研究的范围一直局限于可以感知、量化的外显行为上,至于思考、意识、主观知觉等人类普遍的意识经验则完全被摒除于讨论之外,对涉及主观而难以量化的研究主题避而不谈。形成Maslow(1968)所谓的以「方法(techniques)」而非以「问题(problem)」为导向的研究现象。
然而,科学本身终究也不过是一种带有文化价值形式的探索现象的方法,学者们开始体认到:对于研究范畴与研究方法抱持闭镇心态,与社会文化主流(文化的价值体系)疏离的实验室心理学,并不能完全解答人类生活中面临的种种基本问题。同时,一些针对非西方(尤其是东方)传统所做的研究结果也促使西方学者对西方科学与心理学的反省:
  一、针对印度瑜珈师及各类冥想(meditation)技术的练习者所做的研究发现;对熟习瑜珈或其它冥想技术的练习者而言,以意识控制自主神经系统是可能的(Miller,1969;Dicara,1970;Shapiro,Tursky & Schwartz,1970;Dicara & Weiss,1969;引自Shapiro,1980)而Tart(1971)对人类意识状态的研究也指出:在特定技术的引导下,非西方传统中所指称的不可思议的意识状态是存在的。其后许多支持这些报告的研究也陆续出现。由于这些研究的结果与传统西方医学和心理学对意识或神经系统控制的理论相背或未曾受到讨论,因此,吸引许多学者开始对东方哲学与心理学概念、技术的研究兴趣。
  二、相对于以异常心理与行为为基础建立的传统西方心理学理论(如:Freud的心理分析理论),1960年代以后许多学者强调对心理健康者研究的重要(如:Mas-low,1968;Walsh & Shapiro,1980),认为心理学应致力研究人类自我成长与潜能开发的相关问题,并且指出东方传统的人性观、健康观、及其对人类意识的概念与种种拓展意识的方法,有助于心理学对人的更客观、详尽的了解。这种观点也导致学者们开始研究非西方传统思想中的健康模型与概念,以建构有关人类心智成长与心理健康的更完备的理论。
  这些观点和研究成果显示:传统西方心理学对人类心理成长和健康的可能性的评估可能有所欠缺(刘焜辉,1988)。这种体认使得西方心理学界开始以一种较开放的态度来研究东方文化、哲学及心理学,而扩展了心理学的研究领域,如:生物回馈(biofeedback)、意识(consciousness)、冥思(mdeitation)等,希望经由研究东方傅统,以及东西方传统的比较、整合,以弥补传统心理学与治疗技术的不足。这种研究趋向逐渐形成一股潮流,并成为继行为心理学、Freud的心理分析学及人本心理学等三大心理学势力之后的心理学的第四势力(the 4th psychology),称为「超个人心理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Maslow,1968)。
如前所述,传统心理学受到唯科学主义的影响,只研究人类的行为,即使是人本心理学的研究范围也未能超越对个人身心的探讨。超个人心理学则在扩大心理学研究领域,认为人有经验至高的心理健康与意识状态的可能,有时候,人类认同的对象甚至可以超越自我与人格的限制而扩大。因此,超个人心理学的研究除了传统的领域,更企求促进超越传统心理学中所认定的健康层次之成长和自觉,亦即认为在关乎个人一己的生理、安全、归属、自尊与自我实现等五个层面的问题之外,自我超越(self-transcendence)与灵性成长(spiritural growth)需求也是人类普遍具有的经验和问题,肯定「灵性的寻觅(spiritural quest)」的价值与重要性,并认为这种「超个人的成长向度」和「个人的成长向度」同样的重要。为达成这个目的,超个人心理学遂主张用各种方法,研究人类的终极关怀与价值、意识的转变与扩展、宗教经验与现象、以及个人与宇宙的关联等等的主题,并研究心灵的自我超越成长与个人身心健康的关系。
  肆、结论
两年前笔者在着手硕士论文研究,与「慈济功德会」会众(尤其是委员)接触的过程中,不断地遭遇自承曾经「对自己、对生活感到失望、怨恨」,却在服膺慈济「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舍弃自私小爱,扩充为对有情众生的大爱」的信念,致力于实现慈济四大志业的历程中,重新找到生命的意义与价值,而能以更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并在新视野的观照下超越过去的苦恼的案例。而从许多报导以及亲身参与禅修的过程中,笔者也不时与闻许多禅修者提到在禅修之后,超越了过往的苦难(感受),得到身心安顿的喜悦。这些人或者有着性别、年龄、教育程度等等的差异,生活中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尽相同,然而却都在经由某些途径学习放弃或超越原先对(某种层面的)自我的执着之后,发现生活原来可以是更广阔更丰盈的,而更加热爱生命。
如前所述,人类无可避免地要面对自身的局限、人际冲突、社会关系等等所造成的无奈、焦虑与虚无,以及生命存在的困惑、解脱与超越的问题。禅修或其它灵修行动可能正是人们对现状不满,渴望自我超越与成长的反映。为对「人」的本身有更真确的认识,建立更完备的心理学知识,提供更切合人们所遭逢的问题的心理辅导与治疗,心理学研究者应正视此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并积极思考如何应用现有或创新各种研究方法,有系统地研究人们面对存在的疑问及其反应,以及人们如何能领悟和解决有关存在层次的困扰等问题,探讨有关人类自我超越之内涵、现象,及其对个人身心健康与生活的影响。

 
 
 
前五篇文章

禅宗与精神分析

方东美华严哲学理境探赜

《唐故招圣寺大德慧坚禅师碑》考

三种华严经的传世对佛学的贡献

努钦 佛智著《禅定目炬》汉译(第一章)

 

后五篇文章

由现代实验数据探讨佛家六道轮回存在问题

大乘绝对论

西方轮回研究漫笔:真相的力量

西方轮回研究书籍介绍:《重温往世》

《心灵幽径》:禅修的心理技术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