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一)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0:45:1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乐清 朱镜宙 著
  序
  我自从踏进佛门后,对于释尊的遗教,有著很强烈的认识。以为凡佛所说的法要,五就是五,十就是十,我们只能在五与十范围内,加以演绎或诠释,却不容自作聪明,任意增减一字。否则,必得谤法诬佛的恶报。
  因此,我每逢起草一种佛法论著的时候,必先至心忏悔,求佛加被,使我所说的能上契佛理,下经群机。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一文,在五年前,即想从事著述。然而属稿四次,均未惬意,延搁者屡,用是勤自忏悔,至第五次,始得勉强成书。这是我写本论的经过。
  本论重点,是在说明菩萨行是大乘佛法的重心所系。佛在灵山会上,一再宣说:「菩萨为法王子,能荷担如来家业」。期望是何等的殷切!
  说到如来家业,没有别的,只是「牺牲个己,普度众生」八个大字。
  怎样叫牺牲个己?小则衣食金银,大则国城王位,手足头目,有人来乞,皆应施舍。
  怎样叫普度众生?歌台舞榭,屠坊淫窟,乃至无足多足,天空海底,皆去化度。
  我们不应小觑了这八个大字,试问林林总总之中,除释尊外,那个能做到?
  菩萨欲成就这种大行,不是一蹴可几,要从无量劫来,勤恳发愿,修习复修习,像地藏菩萨,是人们学菩萨行的一个最好榜样。
  释尊于涅槃前夕,在忉利天宫,当百万人天之前,宣说这部地藏本愿经,是有其深意的。
  我有鉴于此,因发愿著论,略加引伸。但自愧智慧浅薄,业障深重,未能契机契理,时用滋惧!
  当本论问世时,很荣幸地嘉义佛教会,首先重印一千册结缘外,还请菩提树主编朱斐居士代讲本论。
  香港佛教同人,也翻印了一万二百册,胜缘如此,更令我悲欣交集,惶悚莫名!
  港版筹备付印时,我在第七章结论后面,增补了一段文字,作为总结。其最后一段,我认为是大乘佛法的重要关键所在,故不惮费辞,重引如下:
  以出世的精神,作入世的事业,不求名,不争利;不委过,不卸责;常反省,勤忏悔;乐善好施,怨亲平等;少欲知足,安贫守道;为众生而服务,为万世开太平;虽不能至,心窃向往之,菩萨如是,其庶几焉。
  这是大乘佛法的极则,愿与在家菩萨共勉之。
  中华民国五十七年弥勒菩萨成道日乐清朱镜宙自序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乐清 朱镜宙 著
  第一章 序说
  余读佛遗教经,至「是时中夜,寂然无声,与诸弟子,略说法要。」「此是我最后之所教诲。」仿佛灵山最后一会,如在目前,不觉泫然欲涕!继思遗教二字,以今日术语来解释,就是遗嘱。佛弟子本来有七众;就这七众中,可归纳为出家众与在家众二大类别:
  ┌─比丘…………………┐
  │ 比丘尼………………│
  ┌出家众─┤ 式叉摩那尼…………├染衣
  │    │ 沙弥…………………│
  佛弟子─┤    └─沙弥尼………………┘
  │    ┌─优婆塞………………┐
  └在家众─┤    ├白衣
  └─优婆夷………………┘
  出家众仅是佛弟子的一部分。就事实言,在家弟子,当然要比出家弟子更多了。那末,佛既为出家弟子说了一部遗教经,作为他老人家的遗嘱。为什么对于多数在家弟子,并无一字遗言?这是我一直怀疑著,未能得到确实的解答。
  这些年来,我对于地藏菩萨本愿经,兴趣特别浓厚。每年自夏历七月一日至三十日,必日课地藏经一部;间复虔持菩萨圣号数千声,年以为常。这也许是我过去生中,对于地藏经,有著深厚因缘所致。还记得当周宣德居士与南亭老法师主持广播弘法的时候,我应南师之嘱,以「地藏经与在家佛弟子的关系」为题,写了一篇广播文字,开场白就有以下几句话:「这部经(地藏经)对于居家学佛的弟子们,需要最为殷切。因经中对于人生每一不同的生活方式,皆有一合情合理切实可行的方案。只要照著这方案去做,那么,三恶道之门永闭,地狱自然会空,地藏菩萨也可早日毕愿,不必再待弥勒降生了。」这是我初期研究地藏经的一些了解。
  三年以前,我应南普陀佛学院之邀,开讲八大人觉经;因为这部经很薄,所以通常将佛遗教经、四十二章经、八大人觉经,合订一本。
  当我讲八大人觉经时,常引用遗教经、四十二章经的文字,以资互证。因此,更引起我对于遗教经广泛的注意。同时也是我对于地藏经,作进一步研究的开始。
  第二章 嘱累
  于是,我发现地藏菩萨本愿经,是一部佛对在家弟子所说的遗教。等于佛对出家弟子比丘所说的遗教经,具有同样重要性。但因经文中没有明白指出,一般人也就忽略过去了。其实「依地藏本愿经一事修行」,是金口于忉利天宫,当百千万亿诸佛菩萨天龙八部之前,公开所亲宣的。这,不是遗教是什么?至于世尊对地藏菩萨所付嘱的话,一再而三,更为详尽;兹引数节,以资互证:
  分身集会品:
  「尔时世尊舒金色臂,摩百千万亿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无量阿僧祇世界,诸分身地藏菩萨摩诃萨顶,而作是言:吾于五浊恶世,教化如是刚强众生,令心调伏,舍邪归正。十有一二,尚恶习在,吾亦分身千百亿,广设方便;或有利根,闻即信受;或有善果,勤劝成就;或有暗钝,久化方归;或有业重,不生敬仰;如是等辈众生,各各差别,分身度脱;或现男子身,或现女人身,或现天龙身,或现神鬼身,或现山林川原,河池泉井,利及于人,悉皆度脱。或现天帝身,或现梵王身,或现转轮王身,或现居士身,或现国王身,或现宰辅身,或现官属身,或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乃至声闻、罗汉、辟支佛、菩萨等身,而以化度;非但佛身,独现其前。汝观吾累劫勤苦,度脱如是等难化刚强罪苦众生,其有未调伏者,随业报应,若堕恶趣,受大苦时,汝当忆吾在忉利天宫,殷勤付嘱,令娑婆世界,至弥勒出也已来众生,悉使解脱,永离诸苦,遇佛授记。」
  嘱累人天品:
  「尔时世尊举金色臂,又摩地藏菩萨摩诃萨顶,而作是言:地藏!地藏!汝之神力,不可思议!汝之慈悲,不可思议!汝之智慧,不可思议!汝之辩才,不可思议!正使十方诸佛,赞叹宣说汝之不思议事,千万劫中不能得尽。地藏!地藏!记吾今日,在忉利天中,于百千万亿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菩萨、天龙八部大会之中,再以人天诸众生等,未出三界,在火宅中者,付嘱于汝。毋令是诸众生,堕恶趣中一日一夜,何况更落五无间,及阿鼻地狱,动经千万亿劫,无有出期。地藏!是南阎浮提众生,志性无定,习恶者多;纵发善心,须臾即退;若遇恶缘,念念增长;以是之故,吾分是形,百千亿化度,随其根性,而度脱之。地藏!吾今殷勤,以天人众,付嘱于汝。未来之世,若有天人,及善男子、善女人,于佛法中,种少善根,一毛一尘,一沙一渧,汝以道力,拥护是人,渐修无上,勿令退失。复次,地藏!未来世中,若天若人,随业报应,落在恶趣,临堕趣中,或至门首,是诸众生,若能念得一佛名,一菩萨名,一句一偈大乘经典,是诸众生,汝以神力,方便救拔,于是人所,现无边身,为碎地狱,遣令生天,受胜妙乐。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现在未来天人众,吾今殷勤付嘱汝;以大神通方便度,勿令堕在诸恶趣。」
  我们读了「地藏!地藏!记吾今日在忉利天中,于百千万亿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菩萨天龙八部大会之中,再以人天诸众生等未出三界在火宅中者,付嘱于汝,毋令是诸众生,堕恶趣中一日一夜,何况更落五无间及阿鼻地狱,动经千万亿劫,无有出期」。这一段经文以后,觉与佛遗教经中「一切世间动不动法,皆是败坏不安之相,此是我最后之所教诲」。一样的情文恳至,声泪俱下。无怪弘一大师,听经至此,不禁悲从中来,在法会上,竟号淘大哭起来。「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于此益信。
  第三章 比丘与菩萨的不同处
  或问:佛法僧世称三宝,比丘僧是世尊法统的直接继承者;世尊何以不将未来众生,付嘱直接继承法统的比丘僧,而付嘱地藏菩萨?欲解答这问题,必先明了比丘与菩萨的不同之点:
  --基于生死涅槃思想上的不同
  比丘因怖生死苦,欣涅槃乐,是以辞亲割爱,离欲出家,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期于现身得证,梵行已立,不受后有。菩萨视生死如游观,涅槃等空花,既无生死可入,也无涅槃可证。盖一则我法已空,一则法执犹在故。
  --基于戒相的不同
  传世尊衣钵,而为人天师表,受人天供养礼拜者,惟有比丘僧,见僧如见佛,供僧如供佛,礼僧如礼佛,以比丘僧法相,与佛无异故。是以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实为比丘僧所应念兹在兹者。良非如此,不足当人天师表,垂世示范故。非如此,不堪受人天供养礼敬,信施难消故。若在菩萨,本在凡俗,珠冠璎珞,示有室家,与比丘僧截然不同。这在大方广大宝箧经卷下,有一段可资发噱的故事,是大迦叶尊者亲语舍利弗尊者的。其开场白如下:
  「世尊在舍卫国给孤独精舍夏坐三月,时大迦叶尊者,不见文殊师利若如来前,若众僧中,若于食时,若说戒日,若僧行次,都不见之。过三月已,临自恣时,乃见其面。迦叶问言:文殊师利!何处夏坐?即答我言:大德,迦叶!我住在是舍卫大城波斯匿王后宫一月,复一月住童子学堂,复一月住诸淫女舍。我闻是已,心甚不悦;即作是念:云何当共是不净人而作自恣?我即出堂,便击楗椎,欲摈文殊师利。」
  后来因文殊师利,同时化了许许多多的文殊师利,把大迦叶吓呆了!他想:那么多的文殊师利,究竟谁是真?谁是假?要从谁摈起?万一摈了一个,又化现一个,那就永远摈不尽,岂非成为笑话?算了罢!于是这场滑稽闹剧,也就从此闭幕。从这段记载里,我们可得一个启示:比丘与菩萨,因法相的不同,对于戒行的开遮方面,显然也有分别。后宫是妃嫔所居之地,淫舍是妓女窟,童子学堂,也是闹杂之处,穿了和尚衣,自然不能到那种地方去乱闯。而在家菩萨,就无所谓了。
  --基于教相的不同
  佛在遗教经里,除以持戒及四谛法,反复告诫诸比丘外,还有下列的遮止:持净戒者,不得贩卖贸易,安置田宅,畜养人民奴婢畜生。一切种植及诸财宝,皆当远离,如避火坑。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合和汤药,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计算,皆所不应。节身时食,清净自活。不得参预世事,通致使命。咒术仙药,结好贵人,亲厚媟慢,皆不应作。……」
  上述的种种,在比丘,皆言「不得」。语极决绝,绝无通融余地。若就在家菩萨言,无一不是正当活动。故地藏经中,并无半语及此。
  --基于愿心的不同
  比丘以解脱为其终极目的,故其最初发心,即以个己为对象,速求自了,不问苍生。菩萨以度生为其终极目的,故其最初发心,即以法界为对象,有一众生未得度,菩萨誓不入涅槃。因此,比丘与菩萨的修习方法,也就彼此大异。大方广大宝箧经卷上云:
  「佛言须菩提:汝今能知法界性耶?须菩提言:世尊!若离法界有余法者,可知法界,能知法界。佛语须菩提:无有一法离于法界,谁知法界?时须菩提默然不答。尔时文殊师利语须菩提:大德!汝今何故不答如来?须菩提言:以我本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何以故?我本不修习无尽无碍辩故。如是无尽无碍辩者,是菩萨有。有碍有尽,是声闻有。」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就是成佛心。菩萨如欲成佛,必须三大阿僧祇劫,广度众生,方得圆满。然因众生根器不同,菩萨更须先修习无尽无碍辩才,始能适应众生根器。而在声闻比丘,自度重于度他,自无此必要。可见愿心不同,其所修习亦异矣。
  --基于名实广狭的不同。
  凡是比丘,必须剃除须发,辞亲出家,服三法衣,受具足戒。菩萨不然,只要能发大心,不问外道异类,均可称为菩萨。例如:
  婆罗门女,外道也;无毒鬼王,以菩萨称之。(地藏经忉利天宫神通品)无垢施女,优婆夷也;世尊称为无垢施菩萨,授记成佛,号无垢光相王如来。(大宝积经卷一百)大萨遮尼乾子,外道也;世尊授记,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名实慧幢王。(大萨遮尼乾子授记经)遮罗迦利婆罗阇迦众,亦外道也;世尊授记,于星宿劫,皆得作佛,同号普闻高名称佛。(大宝积经卷七二)主命鬼王,异类也;世尊授记,却后过一百七十劫,当得成佛,号无相如来。(地藏经阎罗王众赞叹品)他如龙王、龙女、阿修罗王、迦楼罗王、鸠槃荼、乾闼婆、夜叉、紧那罗王,以及四天王天,三十三天,一直至净居天等,或为鬼神身,或为畜类身,或为诸天身,皆蒙世尊授记作佛。(大宝积经卷六二至七一)而以上授记诸品,大宝积经都称为菩萨见实会,则其统为菩萨可知。
  本来菩萨二字,是梵语菩提萨埵的简称。菩提义译是觉。萨埵义译有情。大智度论释:
  菩提是自行,萨埵是化他,自修佛道,又用化他,故名菩萨。又称大士。四教仪集解卷上:大士者:大,非小也;士,事也;运心广大,能建佛事,故云大士。这已说明了菩萨的特征。而世尊不将众生付嘱直接继承法统的比丘,而付嘱菩萨,也可得一解答了。
  世尊设教,类皆因材器使,不强人所难。而佛法的度生,又广及胎、卵、湿、化。凡是有生之属,不问有足无足,天空海底,粪蛆蚊蚋,下至一微生物,皆在应度之列。至于歌台舞榭,淫窟博场,屠坊酒肆,更不必言。若逢这种场合,虽有大心比丘,然为戒相所格,自然无法出入。而在菩萨,则无此禁忌。因此,世尊在灵山会上,曾誉菩萨为法王子,能荷担如来家业,而斥声闻比丘为「焦芽败种」。法王子的任务,是要去冲锋陷阵,出入生死,保护法城,救度众生的。是以贬小褒大,乃大乘佛法自然应有的结论。同时也是大乘佛法的特色。
  第四章 菩萨初发心,胜过二乘
  世尊既贬斥声闻,褒扬菩萨,则比丘自比丘,菩萨自菩萨可知。然则世尊弟子中,究竟谁是菩萨?试就前面所列的世尊弟子中,有出家五众与在家二众;菩萨既不属于出家众上首的比丘,自然要落到在家众的弟子身上了。
  但吾国比丘,均兼受菩萨戒的,当然也可称为菩萨。而在家弟子,虽可对佛像前自受菩萨戒,然习惯上仍多受自比丘僧。不过「内秘菩萨行,外现声闻相」。自来仍为吾国出家大德们所共严格遵守。盖比丘以庄严戒相作道场,与菩萨以方便度作道场者不同。故菩萨十波罗蜜中,第七就是方便波罗蜜。若在比丘,五,就是五。十,就是十。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中,虽也有开有遮,然皆依律而行,无所谓方便也。
  菩萨与比丘的不同处,在僧史略卷下,说得更为详细:
  「后周太武皇帝,废释道二教。建德三年,诏择释道有名德者,别立道观,改形服为学士。帝赐小道安牙笏,位以朝列,不就。寻武帝崩。天元宣帝立,意欲渐兴佛教,未便除先帝之制。大象元年,敕曰:太武皇帝,为嫌浊秽,废而不立。朕简耆旧学业僧二百二十人,勿剪发毁形,于东西二京陟岵寺,为国行道,所资公给。时有高僧智藏,姓荀氏,建德二年,隐终南紫峰阁。至宣帝时,出谒,敕令长发,为菩萨僧;作陟岵寺主。大象二年,隋文作相,藏谒之,因得落发。又,释彦琮不愿为通道观学士,以其菩萨僧须戴花冠,衣璎珞,像菩萨相,高僧恶作此形,非佛制也。」
  这,说明了菩萨比丘,是要蓄长发,戴花冠,被璎珞,全是在家之相。所以当时大德比丘如小道安、智藏、彦琮辈,皆以为恶,而不肯为。而在经教里,如观无量寿佛经说:观世音菩萨,顶上楞伽摩尼宝以为天冠。八十亿微妙光明以为璎珞。普门品说:无尽意菩萨,解颈众宝珠璎珞,价值百千两金,供养观世音菩萨。宝冠璎珞,皆足为菩萨在家相一大证明。至于吾国出家众,虽兼受菩萨戒,然仍剃除须发,服三法衣,保持比丘法相,无宝冠璎珞之饰,即所谓「内秘菩萨行,外现声闻相」者是。
  菩萨既属于在家弟子,而世尊在家弟子中,本有二众,是否皆可称为菩萨?原夫菩萨本有地上与地前之分。地上菩萨,自初地至十地,皆称法身菩萨。而地前菩萨,则为凡夫菩萨的总称。系指能发大心的凡夫,虽未登地,而其发心广大,不为个己功名富贵,或子孙福禄,而时能为法界一切有情,求证菩提,像这样发心的在家弟子,始可称为菩萨。世尊尝言:菩萨初发心,即成正觉。发心就是发愿,这说明了菩萨发心的重要性。菩萨发愿,上度下化,终必得证菩提,过去诸佛为菩萨时如是,现在诸佛为菩萨时如是,未来诸佛为菩萨时也如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为菩萨时,皆无不如是。是以大智度论卷七十八云:
  「发心菩萨有二种,一者,行诸波罗蜜等菩萨道。二者,但密发心。此中说行菩萨道者,是人虽事未成就,能胜一切众生;何况成就。如歌罗频伽鸟,虽在壳中,未发声,已能胜诸鸟;何况成就。菩萨亦如是,虽未成佛,行菩萨道,说诸法实相音声,破诸外道,及魔民戏论;何况成佛。有人言:若有能一发心,言我当作佛,灭一切众生苦,虽未断烦恼,未行难事,以心口业重故,胜于一切众生。一切众生,皆自求乐,自为身故,爱其所亲。阿罗汉、辟支佛,虽不贪世乐,自为灭苦故,求涅槃乐,不能为众生。菩萨心生口言,是故胜。譬如一六神通阿罗汉,将一沙弥,令负衣钵,循路而行。沙弥思维:我当以何乘为入涅槃?即发心:佛世尊,最上最妙,我当以佛乘入涅槃。师知其念,即取衣钵自担;推沙弥在前行。沙弥覆复思维:佛道甚难,久住生死,受无量苦,且以小乘,早入涅槃。师复以衣钵囊还与沙弥令担,语在后行。如是至三。沙弥白师:师年老耄,状如小儿戏;方始令我在前,已复令我在后,何其太速?师答:汝初念发心作佛,是心贵重,则住我师道中。如是人,诸辟支佛尚应供养,何况阿罗汉?以是故,推汝在前。汝心还悔,欲取小乘,而未便得,去我悬远,是故令汝在后。沙弥闻已惊悟,我师能知我心,我一发意,已胜阿罗汉,何况成就。即自坚固,住大乘法。」
  又引「摩诃衍论云:或有人如是言:其有发大乘心者,虽复在弊恶小人中,犹胜二乘得解脱者。」
  小乘、二乘,皆指声闻比丘说的。菩萨一发心,即超过小乘、二乘,则菩萨之非声闻比丘,更为明显。
  第五章 为什么独将众生付嘱地藏菩萨
  菩萨与比丘的不同处,已略说如上。然当世尊住世时,法将如云,为什么独将众生,付嘱地藏菩萨?这在地神护法品,也有说明:
  「尔时坚牢地神白佛言:世尊!我从昔来瞻视顶礼无量菩萨摩诃萨,皆是大不可思议神通智慧,广度众生。是地藏菩萨摩诃萨,于诸菩萨,誓愿深重。世尊!是地藏菩萨,于阎浮提,有大因缘。如文殊、普贤、观音、弥勒,亦化百千身形,度于六道,其愿尚有毕竟。是地藏菩萨,教化六道一切众生所发誓愿劫数,如千百亿恒河沙。」
  地藏菩萨,教化六道一切众生,所发誓愿劫数,如千百亿恒河沙。可知此菩萨愿力的弘大与坚固,有非一般菩萨所能及。试观分身集会品云:
  「尔时百千万亿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无量阿僧祇世界所有地狱处,分身地藏菩萨,俱来集在忉利天宫。以如来神力故,各以方面与诸得解脱从业道出者,亦各有千万亿那由他数,共持香华,来供养佛。彼诸同来等辈,皆因地藏菩萨教化,永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诸众等,久远劫来,流浪生死,六道受苦,暂无休息;以地藏菩萨广大慈悲深誓愿故,各获果证。既至忉利,心怀踊跃,瞻仰如来,目不暂舍。尔时,世尊舒金色臂,摩百千万亿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无量阿僧祇世界诸分身地藏菩萨摩诃萨顶而作是言:『吾于五浊恶世,教化如是刚强众生,令心调伏,舍邪归正。十有一二,尚恶习在,吾亦分身千百亿,广设方便,或有利根,闻即信受;或有善果,勤劝成就;或有暗钝,久化方归;或有业重,不生敬仰;如是等辈众生,各各差别,分身度脱。或现男子身,或现女人身,或现天龙身,或现神鬼身,或现山林川原,河池泉井,利及于人,悉皆度脱。或现天帝身,或现梵王身,或现转轮王身,或现居士身,或现国王身,或现宰辅身,或现官属身,或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乃至声闻、罗汉、辟支佛、菩萨等身而以化度;非但佛身独现其前。汝观吾累劫勤苦,度脱如是等难化刚强罪苦众生,其有未调伏者,随业报应,若堕恶趣,受大苦时,汝当忆念吾在忉利天宫,殷勤付嘱,令娑婆世界,至弥勒出世已来众生,悉使解脱,永离诸苦,遇佛授记。』
  「尔时诸世界分身地藏菩萨,共复一形,涕泪哀恋,白其佛言:『我从久远劫来,蒙佛接引,使获不可思议神力,具大智慧。我所分身,遍满百千万亿恒河沙世界;每一世界,化百千万亿身;每一身,度百千万亿人;令归敬三宝,永离生死,至涅槃乐。但于佛法中所为善事,一毛一渧,一沙一尘,或毫发许,我渐度脱,使获大利。唯愿世尊,不以后世恶业众生为虑!』如是三白佛言:『唯愿世尊,不以后世恶业众生为虑!』尔时佛赞地藏菩萨言:『善哉!善哉!吾助汝喜。汝能成就久远劫来,发弘誓愿,广度将毕,即证菩提。』」
  地藏菩萨,于百千万亿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无量阿僧祇世界所有地狱处,均去分身化度。而且于每一世界,化百千万亿身,每一身,度百千万亿人,令归敬三宝,永离生死,至涅槃乐。像这样的辛苦工作,非地藏菩萨历劫所发坚固誓愿,实在没有人可以当此!世尊以未来众生付嘱之,自非无因。
  第六章 依经修行略说
  地藏经对于人生生活活动的指示,只可适用于在家弟子;与佛遗教经中所指示的生活方式,只能适用于出家弟子比丘者,其义正同。此亦足为本经为在家弟子遗教的一大证据。地神护法品云:
  「若未来世中,有善男子,善女人,供养菩萨,及转读是经,但依地藏本愿经一事修行者,汝以本神力而拥护之,勿令一切灾害及不如意事,辄闻于耳,何况令受。非但汝独护是人故,亦有释梵眷属,诸天眷属,拥护是人。何故得如是圣贤拥护?皆由瞻礼地藏形像,及转读是本愿经故,自然毕竟出离苦海,证涅槃乐;以是之故,得大拥护。」
  依地藏本愿经一事修行,是本经的主眼。世尊殷殷付瞩地神,以「依地藏本愿经一事修行者,汝以本神力而拥护之,勿令一切灾害及不如意事,辄闻于耳,何况令受。」此与遗教经:「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闇遇明;如贫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爱护之殷,完全没有两样。至于修行方法,经中所载,自养生送死,居家出游,以及消灾净业,戒杀布施等等,悉皆详备无遗。在家弟子,只要心体力行,自可应用无穷。不仅得免三恶道报,还可「出离苦海,证涅槃乐。」
  惟是世尊说法,率皆随问随答。因之,有同一问题,往往前后散见。今欲将其归纳一起,自不免有割裂经文之嫌。关于这一点,我曾构思累日,欲加避免,无如限于智慧,未有善法,每一念及,惶悚莫名!兹将依经修行各事,胪述于后:
  第一节 发大誓愿
  地藏经的宗趣所在,是教在家弟子,要如何能发广大誓愿。所以,我们如果要依经修行的话,第一件大事,必须要学地藏菩萨发大誓愿,然后方能与菩萨行相应。经中曾数举地藏菩萨历劫所发誓愿事相,可做我们在家弟子的一个最好榜样。如:忉利天宫神通品:
  「文殊师利!是地藏菩萨摩诃萨,于过去久远不可说不可说劫前,身为大长者子。时世有佛,号曰: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时长者子,见佛相好,千福庄严;因问彼佛,作何行愿而得此相?时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告长者子:『欲证此身,当须久远度脱一切受苦众生。』文殊师利!时长者子,因发愿言:『我今尽未来际不可计劫,为是罪苦六道众生,广设方便,尽令解脱,而我自身,方成佛道。』以是于彼佛前,立斯大愿,于今百千万亿那由他不可说劫,尚为菩萨。
  「又于过去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时世有佛,号曰: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彼佛寿命,四百千万亿阿僧祇劫。像法之中,有一婆罗门女,宿福深厚,众所钦敬,行住坐卧,诸天卫护。其母信邪,常轻三宝。是时圣女,广设方便,劝诱其母,令生正见。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终,魂神堕在无间地狱。时婆罗门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计当随业,必生恶趣。遂卖家宅,广求香华,及诸供具,于先佛塔寺,大兴供养。见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其形像在一寺中,塑画威容,端严毕备。时婆罗门女,瞻礼尊容,倍生敬仰。私自念言:佛名大觉,具一切智;若在世时,我母死后,傥来问佛,必知处所。时婆罗门女,垂泣良久,瞻恋如来,忽闻空中声曰:『泣者圣女,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处。』婆罗门女,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神德?宽我忧虑。我自失母以来,昼夜忆恋,无处可问,知母生界。』时空中有声,再报女曰:『我是汝所瞻礼者,过去觉华定自在王如来是。见汝忆母,倍于常情众生之分,故来告示。』婆罗门女,闻此声已,举身自扑,肢节皆损,左右扶侍,良久方苏。而白空曰:『愿佛慈愍,速说我母生界;我今身心,将死不久。』时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告圣女曰:『汝供养毕,但早返舍,端坐思惟吾之名号,即当知母所生去处。』时婆罗门女,寻礼佛已,即归其舍,以忆母故,端坐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经一日一夜;忽见自身,到一海边,其水涌沸,多诸恶兽,尽复铁身,飞走海上,东西驰逐。见诸男子女人,百千万数,出没海中,被诸恶兽,争取食啖。又见夜叉,其形各异:或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外出,利刃如剑,驱诸罪人,使近恶兽。复自搏攫,头足相就,其形万类,不敢久视。时婆罗门女,以念佛力故,自然无惧。有一鬼王,名曰无毒,稽首来迎,白圣女曰:『善哉!菩萨,何缘来此?』时婆罗门女问鬼王曰:『此是何处?』无毒答曰:『此是大铁围山西面第一重海。』圣女问曰:『我闻铁围之内,地狱在中,是事实不?』无毒答曰:『实有地狱。』圣女问曰:『我今云何得到狱所?』无毒答曰:『若非威神,即须业力,非此二事,终不能到。』圣女又问:『此水何缘,而乃涌沸,多诸罪人,及以恶兽?』无毒答曰:『此是阎浮提造恶众生新死亡者,经四十九日后,无人继嗣,为作功德,救拔苦难;生时又无善因;当据本业所感地狱,自然先渡此海。海东十万由旬,又有一海,其苦倍此。彼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复倍。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共号业海,其处是也。』圣女又问鬼王无毒曰:『地狱何在?』无毒答曰:『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所谓大者,具有十八。次有五百,苦毒无量。次有千百,亦无量苦。』圣女又问大鬼王曰:『我母死来未久,不知魂神当至何处?』鬼王问圣女曰:『菩萨之母,在生习何行业?』圣女答曰:『我母邪见,讥毁三宝,设或暂信,旋又不敬,死虽日浅,未知生处?』无毒问曰:『菩萨之母,姓氏何等?』圣女答曰:『我父我母,俱婆罗门种。父号尸罗善现。母号悦帝利。』无毒合掌启菩萨曰:『愿圣者却返本处,无至忧忆悲恋!悦帝利罪女生天以来,经今三日,云承孝顺之子,为母设供修福,布施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寺;非唯菩萨之母得脱地狱,应是无间罪人,此日悉得受乐,俱同生讫。』鬼王言毕,合掌而退。婆罗门女,寻如梦归,悟此事已,便于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像之前,立弘誓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佛告文殊师利:『时鬼王无毒者,当今财首菩萨是。婆罗门女者,即地藏菩萨是。』」
  阎浮众生业感品:
  「乃往过去无量阿僧祇那由他不可说劫,尔时有佛,号一切智成就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佛寿命六万劫。未出家时,为小国王,与一邻国王为友,同行十善,饶益众生。其邻国内所有人民,多造众恶。二王议计,广设方便:一王发愿,早成佛道,当度是辈,令使无余。一王发愿,若不先度罪苦,令是安乐,得至菩提,我终未愿成佛。佛告定自在王菩萨:『一王发愿早成佛者,即一切智成就如来是。一王发愿永度罪苦众生,未愿成佛者,即地藏菩萨是。』
  「复于过去无量阿僧祇劫,有佛出世,名清净莲华目如来。其佛寿命四十劫。像法之中,有一罗汉,福度众生,因次教化,遇一女人,字曰光目,设食供养。罗汉问之:『欲愿何等?』光目答言:『我以母亡之日,资福救拔,未知我母,生处何趣?』罗汉愍之,为入定观,见光目女母,堕在恶趣,受极大苦。罗汉向光目言:『汝母在生,作何行业?今在恶趣,受极大苦。』光目答言:『我母所习,唯好食啖鱼鳖之属。所食鱼鳖,多食其子,或炒或煮,恣情食啖,计其命数,千万复倍。尊者慈愍,如何哀救?』罗汉愍之,为作方便,劝光目言:『汝可志诚念清净莲华目如来,兼画形像,存亡获报。』光目闻已,即舍所爱,寻画佛像,而供养之;复恭敬心,悲泣瞻礼。忽于夜后,梦见佛身,金色晃耀,如须弥山,放大光明,而告光目:『汝母不久,当生汝家。才觉饥寒,即当言说。』其后家内,婢生一子,未满三日,而乃言说,稽首悲泣,告于光目:『生死业缘,果报自受。吾是汝母,久处暗冥,自别汝来,累堕大地狱;蒙汝福力,方得受生,为下贱人,又复短命;寿年十三,更落恶道。汝有何计?令吾脱免。』光目闻说,知母无疑。哽咽悲啼,而白婢子:『既是我母,合知本罪,作何行业,堕于恶道?』婢子答言:『以杀害毁骂二业受报;若非蒙福,救拔吾难,以是业故,未合解脱。』光目问言:『地狱罪报,其事云何?』婢子答言:『罪苦之事,不忍称说;百千岁中,猝白难竟。』光目闻已,啼泪号泣,而白空界:『愿我之母,永脱地狱,毕十三岁,更无重罪,及历恶道。十方诸佛,慈哀愍我!听我为母所发广大誓愿:若得我母,永离三途,及斯下贱,乃至女人之身,永劫不受者;愿我自今日后,对清净莲华目如来像前,却后百千万亿劫中,应有世界,所有地狱及三恶道诸罪苦众生,誓愿救拔,令离地狱恶趣畜生饿鬼等;如是罪报等人,尽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觉。』发誓愿已,具闻清净莲华目如来而告之曰:『光目!汝大慈愍,善能为母发如是大愿。吾观汝母,十三岁毕,舍此报已,生为梵志,寿年百岁。过是报后,当生无忧国土,寿命不可计劫;后成佛果,广度人天,数如恒河沙。』佛告定自在王:『尔时罗汉福度光目者,即无尽意菩萨是。光目母者,即解脱菩萨是。光目女者,即地藏菩萨是。』」
  以上四个广大的誓愿故事,皆是地藏菩萨在家一为长者子时,一为国王时,为一切法界众生而发。另二,则为优婆夷时,为救度其母而发。古德因此,有判本经为佛门教孝宝典,与儒家孝经,同具重要性。世尊在父母恩难报经里说:「右肩负父,左肩负母,经历千年,更使便利背上,此子犹不足报父母恩。」父母恩重如是,做为一个在家佛弟子的,孝养父母,是第一件大事。父母在时,和颜悦色,养志养口体;父母既亡,发愿救度;这样,才配称为佛弟子。否则,不能孝养父母,而能孝养众生;不能救度父母,而能救度众生者;无有是处。
  因「众生造业,因蔓不断。」(阎浮众生业感品)是以地藏菩萨累劫以来所重发誓愿,有如恒河沙。上面所述,不过恒河沙中一微尘,用以举例示范而已。
  十方三世诸佛,无一不是从愿力而成。诸佛国土的净秽,也无一不从愿力而成。是以诸经要集卷三发愿缘云:
  「夫佛果夐绝,登之有阶;法云峻极,届之有渐。是以创发大诚,则玄德照于来际;初立弘誓,则妙愿遍于空界。一念兴志,即尘劫之瑞华;半刻虔躬,乃大千之甘露。盖是大乘之根基,种智之津衢也。」
  发愿,是菩萨成佛之因;成佛,是菩萨愿力所结之果。我们如要成佛,必须如地藏菩萨发愿广设方便,救度六道受苦众生始。
  第二节 显示地狱真相
  在家弟子的生活,时时不离五欲,稍一不慎,就很容易堕入三恶道去。三恶道之苦,以地狱为最;所以地藏经说地狱苦处,也特别详尽。兹分述之:
  甲、地狱处所。——忉利天宫神通品:
  「时婆罗门女问鬼王曰:『此是何处?』无毒答曰:『此是大铁围山西面第一重海。』圣女问曰:『我闻铁围之内,地狱在中,是事实否?』无毒答曰:『实有地狱。』圣女问曰:『我今云何得到狱所?』无毒答曰:『若非威神,即须业力,非此二事,终不能到。』圣女又问:『此水何缘,而乃涌沸,多诸罪人,及以恶兽?』无毒答曰:『此是阎浮提造恶众生新死亡者,经四十九日后,无人继嗣,为作功德,救拔苦难;生时又无善因;当据本业所感地狱,自然先渡此海。海东十万由旬,又有一海,其苦倍此。彼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复倍。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共号业海,其处是也。』圣女又问鬼王无毒曰:『地狱何在?』无毒答曰:『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所谓大者,具有十八。次有五百,苦毒无量。次有千百,亦无量苦。』」
  乙、地狱名号。——地狱名号品:
  「『仁者,阎浮提东方有山,号曰铁围。其山黑邃,无日月光。有大地狱,号极无间。又有地狱,名大阿鼻。复有地狱,名曰四角。复有地狱,名曰飞刀。复有地狱,名曰火箭。复有地狱,名曰夹山。复有地狱,名曰通枪。复有地狱,名曰铁车。复有地狱,名曰铁床。复有地狱,名曰铁牛。复有地狱,名曰铁衣。复有地狱,名曰千刃。复有地狱,名曰铁驴。复有地狱,名曰烊铜。复有地狱,名曰抱柱。复有地狱,名曰流火。复有地狱,名曰耕舌。复有地狱,名曰剉首。复有地狱,名曰烧脚。复有地狱,名曰啖眼。复有地狱,名曰铁丸。复有地狱,名曰诤论。复有地狱,名曰铁鈇。复有地狱,名曰多嗔。地藏白言:仁者!铁围之内,有如是等地狱,其数无限。更有叫唤地狱,拔舌地狱,粪尿地狱,铜锁地狱,火象地狱,火狗地狱,火马地狱,火牛地狱,火山地狱,火石地狱,火床地狱,火梁地狱,火鹰地狱,锯牙地狱,剥皮地狱,饮血地狱,烧手地狱,烧脚地狱,倒刺地狱,火屋地狱,铁屋地狱,火狼地狱,如是等地狱;其中各各复有诸小地狱,或一或二,或三或四,乃至百千,其中名号,各各不同。』地藏菩萨告普贤菩萨言:『仁者!此者,皆是南阎浮提行恶众生,业感如是。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是故众生,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死后有报,纤毫受之。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我今承佛威力,略说地狱罪报之事;唯愿仁者,暂听是言。』」
  丙、地狱罪苦。——地狱名号品:
  「地藏白言:『仁者!地狱罪报,其事如是:或有地狱,取罪人舌,使牛耕之。或有地狱,取罪人心,夜叉食之。或有地狱,镬汤盛沸,煮罪人身。或有地狱,赤烧铜柱,使罪人抱。或有地狱,使诸火烧,趁及罪人。或有地狱,一向寒冰。或有地狱,无限粪尿。或有地狱,纯飞[金+疾]鑗。或有地狱,多攒火枪。或有地狱,唯撞胸背。或有地狱,但烧手足。或有地狱,盘缴铁蛇。或有地狱,驱逐铁狗。或有地狱,尽驾铁骡。仁者!如是等报,各各狱中,有百千种业道之器,无非是铜是铁,是石是火;此四种物,众业行感。若广说地狱罪报等事,一一狱中,更有百千种苦楚,何况多狱。我今承佛威神,及仁者问,略说如是。若广解说,穷劫不尽。』」
  丁、无间地狱。——观众生业缘品:
  「摩耶夫人重白地藏菩萨言:『云何名为无间地狱?』地藏白言:『圣母!诸有地狱,在大铁围山之内,其大地狱,有一十八所。次有五百,名号各别。次有千百,名字亦别。无间狱者,其狱城周匝八万余里;其城纯铁,高一万里;城上火聚,少有空缺。其狱城中,诸狱相连,名号各别;独有一狱,名曰无间。其狱周匝万八千里,狱墙高一千里,悉是铁为。上火彻下,下火彻上;铁蛇铁狗,吐火驰逐,狱墙之上,东西而走。狱中有床,遍满万里,一人受罪,自见其身遍卧满床。千万人受罪,亦各自见身满床上。众业所感,获报如是!』」
  戊、无间得名。——观众生业缘品:
  「『又,五事业感,故称无间。何等为五?一者,日夜受罪,以至劫数,无时间绝,故称无间。二者,一人亦满,多人亦满,故称无间。三者,罪器叉棒,鹰蛇狼犬,碓磨锯凿,剉斫镬汤,铁网铁绳,铁驴铁马,生革络首,热铁浇身,饥吞铁丸,渴饮铁汁,从年竟劫,数那由他,苦楚相连,更无间断,故称无间。四者,不问男子女人,羌胡夷狄,老幼贵贱,或龙或神,或天或鬼,罪行业感,悉同受之,故称无间。五者,若堕此狱,从初入时,至百千劫,一日一夜,万死万生,求一念间,暂住不得,除非业尽,方得受生;以此连绵,故称无间。』地藏菩萨白圣母言:『无间地狱,粗说如是。若广说地狱罪器等名,及诸苦事,一劫之中,述说不尽。』」
  己、无间罪苦。——观众生业缘品:
  「又诸罪人,备受众苦。千百夜叉,及以恶鬼,口牙如剑,眼如电光,手复铜爪,拖拽罪人。复有夜叉,执大铁戟,中罪人身;或中口鼻,或中腹背,抛空翻接;或置床上。复有铁鹰,啖罪人目。复有铁蛇,缴罪人头。百肢节内,悉下长钉。拔舌耕犁,抽肠剉斩,烊铜灌口,热铁缠身,万死千生,业感如是,动经亿劫,求出无期。此界坏时,寄生他界;他界次坏,寄生他方;他方坏时,展转相寄。此界成后,还复而来。无间罪报,其事如是。」
  第三节 怎样会堕地狱?
  甲、不信因果。——忉利天宫神通品:
  「像法之中,有一婆罗门女,宿福深厚,众所钦敬,行住坐卧,诸天卫护。其母信邪,常轻三宝。是时圣女,广设方便,劝诱其母,令生正见;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终,魂神堕在无间地狱。时婆罗门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计当随业,必生恶趣。」
  乙、作五逆罪。——观众生业缘品:
  「尔时地藏菩萨白圣母言:『南阎浮提罪报名号如是:若有众生,不孝父母,或至杀害,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出佛身血,毁谤三宝,不敬尊经,亦当堕于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侵损常住,玷污僧尼;或伽蓝内,恣行淫欲,或杀或害,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伪作沙门,心非沙门;破用常任,欺诳白衣;违背戒律,种种造恶;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偷窃常住财物谷米,饮食衣服,乃至一物不与取者,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地藏白言:『圣母!若有众生,作如是罪,当堕五无间地狱,求暂停苦,一念不得。』」
  丙、杀害毁骂之报。——阎浮众生业感品:
  「光目闻说,知母无疑,哽咽悲啼,而白婢子:『既是我母,合知本罪,作何行业,堕于恶道?』婢子答言:『以杀害毁骂二业受报。若非蒙福救拔吾难,以是业故,未合解脱。』」
  丁、讥毁齿笑之罪。——如来赞叹品:
  「复次,普广!未来世中,若有恶人,及恶神恶鬼,见有善男子、善女人,归敬供养赞叹瞻礼地藏菩萨形像,或妄生讥毁,谤无功德,及利益事;或露齿笑,或背面非,或劝人共非;或一人非,或多人非,乃至一念生讥毁者;如是之人,贤劫千佛灭度,讥毁之报,尚在阿鼻地狱,受极重罪。过是劫已,方受饿鬼;又经千劫,复受畜生;又经千劫,方得人身。纵受人身,贫穷下贱,诸根不具;多被恶业,来结其心;不久之间,复堕恶道。是故普广!讥毁他人供养,尚获此报,何况别生恶见毁灭。」
  堕地狱的因素很多,上面所说的,不过略示数例而已。人们如能举一反三,自可得之言外。
  这里我且举一个民国初年,谛闲老法师去北京讲经,道经烟台时,同他的皈依弟子烟台道尹伍雍所说的地狱故事,详见倓虚老法师影尘回忆录第八章八二页至八七页。回忆录说:
  「谛老也知道伍的夫人是程某的女儿。程某在过去做过大官;此时他已死去。他夫人很信佛,还办了不少的慈善事。在谈话之间,谛老忽然想起一段奇闻:
  『你知道吧!』谛老对伍道尹这样问:『近来上海出一段奇闻,差不多人人都知道!』
  『我还没听说呢,什么奇怪事?』
  谛老又沉思了半晌,像说闲话似的,把这一段新闻,从头至尾的说出来。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位程某,是一个官宦人家,家里很富足。程某在上海故去了。他还有一个太太,念夫心切,自从夫君死了以后,整天哭的要死要活,想要与夫君再见一面。那时侯,在上海有一个法国人,会「鬼学」。能够把新死去的鬼魂招来,与家人重行见面谈话,一次要一千块钱。程太太因为家道很富足,化一两千块钱,也算不了什么!只要把夫君招来见见面,这就心满意足了。于是请法国人到了家里,晚间,在大客厅里摆好坛,把电灯一熄,法国人就在里面掏诀念咒,约有一点钟工夫,电灯完全又开了,但却没见到鬼来。洋人说:
  「咳!这个人很难找!在阴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后来见他在地狱里,无论怎么叫他?也叫不出来。」
  程太太自从夫君死了以后,心里疼的吃不下饭,巴不得赶紧把他招来见见面,谈谈话;谁想出乎意料之外,自己的夫君不但没来,而且洋人还说他下地狱,程太太听到这话,不由得怒从心出,火了!
  『你这个洋鬼子玩艺儿,真会骗人!』程太太恼愤愤的说:『我丈夫一辈子乐善好施,盖庙修桥,不升天,也就够冤枉了!为什么反而下地狱呢?你这不是故意污辱我们吗?』
  就这样把那个洋人申斥一顿。那位洋人,因为当时不能给他拿出证据来,所以也没法子辩驳,白受了一顿气。
  程太太气不过,仍然直叨咕,洋人也实在忍不住了。
  『好啦,你如不信的话,如果你另有新死的人,我可以给你找来作个证明。』
  『别人我不要,只要我丈夫!』她仍是气的要死的样子说。
  程太太有一位大儿子,刚在窑子里死了不几天,说这话时,从傍有人想起程太太的大儿媳妇,说:
  『大少爷不是刚死了不久吗?既然他现在能招魂,可以借这机会,叫少奶奶花几个钱,把大少爷的魂灵招来;一方面可以说说话,一方面还可以证明这件事。』
  有人把这话告诉大少奶奶,大少奶奶恐怕程太太不乐意,打算自己花钱;所以先给程太太商量一下。程太太说:
  『你们的事情我不问!』
  洋人也在傍边插嘴说:
  『要愿意再作的话,我可以减价算五百元。』
  大少奶奶很年轻,男人又刚死过,心里正在很哀痛的时候,也很想把他招来见见面,说说话,安慰一下自己的心。就是花上五六百块钱,也算不了一回事。于是就把死者的生辰八字,以及死的日期开好,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洋人重行登坛去作法。
  这一次不像上次一样,登坛不一会工夫,鬼就来了。来的时候,先在桌子底下哭了一顿,以后又说话。他的女人问道:
  『你是某人吗?』
  『是!一点不错。』
  『你在阴间怎么样?』
  『因为我刚死过不久,还在疏散鬼之列,未受拘禁。过几天,恐怕一点名,就要受拘禁了。唉!我在世间的时候,整天花街柳巷,吃喝嫖赌,不做正经事,造下这种孽,觉得很对不起你。现在我已经走到了这步田地,也没办法,除非你们能做功德,念经超度我。在我那件衣服里,还有一张支票,你可以到银行取出来。家里的事,你多费心,要好好照管孩子!』
  有人到那件衣服里找一找,果然在口袋里有一张支票。这时侯,在傍边看的人,又把他的小孩子抱来,故意让他问:

 
 
 
前五篇文章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二)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一)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二)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三)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四)

 

后五篇文章

重写戒淫证辑

《地藏经》的主要精神和基本内容

《禅宗决疑集》读书报告

雪庐老人净土选集—序文

戒从心生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