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 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四)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0:45:1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此品在文内可以说没有什么问题可说了,不过在问题上有几个重点,我们再特别提出来强调一下子,请读者注意。
  (甲)为什么同样的布施或供养,所获果报,有无量无边的差别呢?答:一、有发心,有不发心。二,发心者,有染有净,有大有小,有敬不敬,有回向有不回向,以是因缘差别,果报有异。
  何谓发心?答:发心有二种:一者,凡夫发心,于佛、法、僧生起信心,发心供养也。可是佛不贪图吾人供养,佛心大慈,供养三宝,必须悲悯罪苦众生!例如吾人孝顺父母,必须照顾兄弟姊妹;佛悲悯者,莫过于罪苦众生!父母所关心者,莫过于弱小儿女;吾人能悲悯佛所悲悯者,供佛心也;能关心父母所关心者,孝亲心也。吾人父母,凡夫也,有一子女,不得其所,吾虽供之以珍馐美味,势将老泪横流,食不下咽!是故养父母之体,莫若养父母之心,亲心得安,吾虽奉之粗茶淡饭,亦必心安理得矣!
  世有达官贵吏,士绅名流,还有些愚夫愚妇,庙上烧香,大作拜拜,甚至于叩头带响(可谓诚矣),见了贫苦乞人,却不屑一顾,把佛菩萨看成了一个自私自利的独夫,甚至于看成了贪官污吏,如是供养,大违佛心,能使释迦如来啼笑皆非!当知众生发心,有邪有正,果报亦然;是故植邪种于佛田中,亦生下劣果报;若植佛种(慈悲心)于悲田中,亦生佛果。
  二者,初发意菩萨,依于观照般若发菩提心(言其未证圣果若存若亡曰初发意,非以今生而言),以如来家业为己任;犹如太子,虽然未登大位(喻未证圣果),已是皇储(喻将来必证)是故初发意菩萨,已知成佛不谬,以其因正果亦正也。若不如是,即非初发意菩萨(发菩提心者),犹如不敢言其将来必登王位,即非太子是也。是故菩萨初发意时,四弘誓愿,六波罗蜜,三种回向,因中已具;虽然骨软毛嫩,自知已非虎狼野干;如是发心,必得诸佛甘露灌顶!虽作微许善事,则其功德汪洋浩瀚!如虚空等。何以故?发菩提心者,即是佛心;此心顺于法性,法性无际,故功德无边。
  何谓不发心者?谓其随俗而作,「无所谓」主义者也。如是等人,世善则随俗而善,世恶则随俗而恶,好像水中浮萍,自无根株,随波逐浪,上下其心;此等人近乎「无记性」。无论善恶,无大罪福也。
  何谓染净?答:染者,一切善恶,缘于世法,得世间果报。净者,了缘性空,不被世累纯净无染者也;此为二乘圣人所证。若再超脱染净观念,见一切法,无非「随缘真如」,非染非净,此为佛所证也。
  何谓大小?答:凡夫,圣人俱有大小之别。低级凡夫以私我为主体,凡所作为,都是为了自己,即俗谓「自私」者也;这种人永远大不起来,以其心小故。高等凡夫则不然,以其心大量大,能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此等凡夫,一闻佛法,便能行菩萨道,以其未证圣果,难免粘著名利,发心虽大,仍属染污,故曰凡夫。可是他一旦发菩提心,即为阿罗汉所恭敬故。至于圣人,二乘偏于自利,故发心小。菩萨自他两利,故发心大。有时为了救度众生,也可牺牲了自己。是故菩萨在三大阿僧祇劫内,一方面是自修,一方面也是陪伴著众生在尘世间打滚!我们不说三贤十圣,即初发意菩萨,从初闻佛法,须要一万大劫,才能修得十信满心(发菩提心),而小乘圣人,六十大劫,即可证得阿罗汉果。可见正信之难起,菩提心之难发也!发菩提心后,又须经历三大阿僧祇劫,才能证得佛果,更见佛果之可贵也!可见有大因者,始克大果。
  何谓有敬有不敬?敬,是发自内心,所谓「诚恳」「真摰」,不欺不诈,没有一毫的虚伪,一片赤子之心,不敬则反是。我曾见所谓「学术界」人士,一手持金刚经,一手捏脚!民国三十四年日本投降时,日皇裕仁宣布诏书,日本军民都在收音机旁边,肃容恭听!彼邦军民,对一亡国之君,尚且如此尊敬!是故彼国亡而不亡!吾人研读大乘佛典,如同释迦世尊面对吾等颁宣正法,不期然而然,就会身直心端!肃容恭听!到了随文入观,心、境相应的时候,不觉悲从中来,感激涕零!生难遭想!学人若不如是,能入如来甚深法者,无有是处。吾等佛子无论讲经或写文章,必须由赤子心(敬)透露出高度的智慧;将学术、宗教、因果,揉合在一起,会归第一义谛,才能令听者读者,发生纯净不杂的信念,如此方名三宝弟子,不同于一般学者之流也(不敬)。
  何谓有回向有不回向?有三种心,即发心时,即回向时,一者深心,回事向理;二者悲心,回自向他;三者第一义心,回因向果。若无此三种心,仅在口头上回向,则与不回向等。
  以如是等种种因缘差别,是故同一布施,所获果报,各各不同。
  (乙)地藏菩萨真不懂这道理吗?曰:否!菩萨乃代众生请法;盖法不孤起,当机不问,佛亦不说,是故菩萨代众生请法也。地藏大士若真不懂,我们连听也不够资格听了。
  地神护法品第十一
  佛陀说完了较量布施功德缘品,本经的正宗分已告结束。这时有位地神,梵音涅哩锄,义译坚牢,首先发心护持此经。此坚牢地神者,乃南阎浮提之土地官,此神是位女性,初具邪见(不正知),她说:「大地里面没有水、火、风等。」佛言:「否,此大地轮,悉具水、火、风等,不过『地大』成分居多,独名『地大』」。地神闻知,心生欢喜;佛即为说「四圣谛」法,彼闻法已,远尘离垢,即得法眼清净(开道眼也)。
  是时地神法喜充满,以豫悦的心情,对佛表白说:「希有世尊!我得法眼净,不为烦恼所缠,愿尽未来际,归依佛、法、僧,不杀,不饮酒,愿世尊许我于正法中为优婆夷。」以是因缘,彼以土地官的身分,首先发愿护持此经,以广流传。本品内容,就是她所发的愿。
  诸君若欲在此土中,居住的安稳,福德临门,得大吉祥,应当供养地藏菩萨,称念菩萨圣号,广宣流布是经;则此地神欢喜,必定善加护持。尤其是矿工同胞,你们天天都是地下生活,应当供养地藏大士;不说地藏菩萨威德神通不可思议,即此坚牢地神,亦远非他神所及;愿本省(当地人)籍的优婆塞、优婆夷,应当发心把地藏大士介绍给矿业家和矿工们,只要家中供养大士圣像,白开水一杯,白米饭一碗,再供以香花,朝夕礼拜,持名更佳,但必须诚敬,更不可有害人利己的邪念头(此之谓「心供养」也),若如此者,无不现生得大利益,凡事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并且永植善根,直至成佛,不落恶道。更可免除一年一度的大拜拜,既可免造杀业,又可杜绝浪费。吾等优婆塞,优婆夷,若肯发心,深入群众,作此弘化工作,则诸佛欢喜!复与众生结无量缘!世世生生善缘殊胜!生尊贵家;修净土者,亦可回向作为往生的资本。
  诸善知识!吾等佛子,当以弘法为家务,头脑不可热,心肠不可冷,冷心肠的人,不能行菩萨道,也与众生无缘;如是等人,即使洁身自守,也是世世生生赤贫如洗!就是坐禅习定,证得阿罗汉果,尚且往返空钵,无人供养!何况烦恼众生?所以者何?我以笑脸迎人,人以笑脸迎我,冷心肠的人,连一个笑脸都不肯施人,谁肯以热烈的感情,来看我们的冷面孔?
  所以我们应当常生法喜,深入社会,鼓舞群生,不可以「苦」「空」「无常」冻结其心;当知佛说是苦,空等法,乃为著「有」者,对病与药;法性非苦非空,药石不可乱投。我愿在此流通分的开始,鼓舞同道活泼起来,以诸佛法惠施众生;若能令见者、闻者生大欢喜!叹未曾有,是为无上布施。
  诸君当知,「弘法」「护法」,是一体的两面;一为目的,一为手段;惟有弘法,才有护法的本领,也惟有能护,才能弘扬得开;究竟目的,无非是使如来大法,广宣流布;故以此品摄入流通分。以其居于十一,故曰「地神护法品第十一」。
  就在佛陀说完了第十品的时候,这位坚牢地神,就对佛陀表白说:「世尊!我从昔来,瞻仰礼拜有无量数的菩萨摩诃萨,都是一些不可思不可议的神通智慧,广度众生。可是这位地藏菩萨就不同了,他比较那些菩萨誓愿深重,而特别于南阎浮提,有大因缘。世尊!如文殊、普贤、观音、弥勒,亦化百千万亿身形,度诸大道,但是他们的愿力,尚有圆满的一天。而这地藏菩萨教化大道众生,所获的誓愿和劫数,简直像千百亿条恒河,那么多的河沙数劫。是大菩萨功德愿力,诚难思议!
  「世尊!我观未来及现在众生,在他住的地方,于南方清洁之地,以土、石、竹、木作一神龛,或塑或画,乃至金、银、铜、铁,作地藏像,烧香供养,瞻礼赞叹,是人居处,即得十种利益。
  「何等为十?一者:土地肥沃。二者:家宅安康。三者:已经逝世的父母和祖父母,可以得生天道。四者:现在活著的眷属及与己身,可以增益寿命。五者:人各有求,供养地藏大士者,在情、理、法范围以内求之,所求遂意。六者:一切动产不动产,无水火灾。七者:一切人力物力,不受外界损耗。八者:白天生活安适,则夜梦安祥,故能杜绝恶梦。九者:供养地藏大士者,行住坐卧,诸天善神卫护其身。十者:供养地藏大士者,多遇善知识,得闻未曾有法,而得开悟(圣因)。
  「世尊!以我的经验见闻所及,过去世的众生,已得是利,未来、现在诸众生等,若能于其宅舍,择清净地,供养是大士者,便得如是利益。但是还有两个附带条件,一者:存心端直,达到『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若有不可对人言者,密求菩萨则不灵也。二者:必信必敬。若诸众生,信心不坚,敬心不切,不获大利。若持『无所谓』主义者,则不获益。若能堂堂皇皇做人做事,敬信菩萨,即一香一花,一茶一饭,朝夕礼拜,供养菩萨,则此十种利益不求而自得。世尊!我观众生,供养菩萨,心大则获益大,心小则获益小,心诚则实,心虚则虚,一切世间果报,无不从此八识田中流出,诸佛菩萨及一切善神恶鬼不过为众生祸福之『增上缘』耳。」
  坚牢地神把这一段话说完了以后,又对彿陀表白说:「世尊!若在未来世中,有善男子,善女人,在他住的地方,有这部经典,及大士像,此人更能转读经典,供养菩萨,我常日夜以神通力,卫护此人,不使水灾、火灾、盗劫、贼偷、大小灾横,诸般恶事,悉皆消灭。」
  佛告坚牢地神说:「坚牢!你的神通力量,一般的神少有能及你的,何以故?南阎浮提,悉在你的庇护之下,乃至一草一木,一沙一石,稻、麻、竹、苇、榖米、宝贝,从地产生者,都仗赖你的力量。何况你又发心护法,称扬地藏菩萨利益众生之事!啊!坚牢!我观汝之功德,及以神通,百千倍于常分地神。若未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供养地藏菩萨,及转读是经者,就是但依地藏经一事修行者,汝以神力而拥护之,勿令一切灾害和些不如意事,听到耳朵里,何况令其亲身受到呢?
  「坚牢!不但你独自拥护是人,亦有帝释天和梵天王,遣其眷属,拥护是人。为什么能得这么多的圣贤拥护呢?皆由是人瞻仰礼拜地藏形像,及转读是本愿经故,即是进入成佛康庄大道,此人毕竟出离苦海,证涅槃乐,以是之故,得大拥护。」
  写到这里,本品已完,我们照例回过头来,把义有未尽的地方,重新咀嚼一番。
  (甲)在品题的序文里,谈到「不可以『苦』『空』『无常』……乱投药石,乃至以诸佛法惠施众生。」我想,同道们可能发生误会,以为「苦」「空」「无常」,不就是佛说的吗?怎么可说「乱投药石」呢?不说此法,又说「以诸佛法惠施众生」!真是令人大惑不解?答:「生死」「无常」「空」,是现象界的天经地义,不就是佛法,众生不了生死无常的「空」义,便著于有,无始劫来,在这生死无常的迷魂阵里透不出来,以是故苦。若能了悟生死无常的现象界,原为缘生幻有,性(体)自本空,无实际故。吾人在迷,犹如幻梦;在梦境中,生苦乐受!诸佛了知,观缘起界,如幻如化,如电光影,一切境界,遂其因缘,在银幕上(喻法性),幻有幻无,幻生幻灭;而此银幕,实无境界可说;法性亦尔,遂众生业,而现三界六道,而此法性实无三界六道可说。若向这里透个消息,是为高度的艺术欣赏家,有何生死无常之苦呢?(不是否定生死无常)如来由此证果,故能常、乐、我、净。
  若是低级观众,则随银幕上的悲喜剧,一把鼻涕一把泪!如是等人,则己卷入生死无常的漩涡里,以是故苦。诸君当知,艺术界的缘起,完全在「生死」「无常」「空」的哲学里面,高级艺术欣赏家,必须透过「生死」「无常」「空」才能看过究竟;若是没有「生死」「无常」「空」,则此宇宙本无所有,看穿了「生死」「无常」「空」则知宇宙本是一个大魔术团(万法唯识);看不穿大家就凑在一块儿玩魔术。可是看穿了则必须铁眼铜睛(佛慧)汉也。
  近代科学界和电影业之所以能突飞猛进,完全走在「生死」「无常」「空」的路子上,不过在一般人终日由之而不知其道就是了;我想不久的将来,可能被科学界所证实。所以这条路上不能滞留,滞留则不能进步。我们中国人,好在习惯上守旧,就是不懂「生死」「无常」的道理,尤其是不懂「空」的法则。譬如我国之平剧,反被电影业后来者居上,就是因为它违背了「空」的法则;所以它滞留在「生死」「无常」的路上不能进步;诸君不信,请审察一下子看!电影业无论是色或是声,动作或表情,都是「生死」「无常」「空」的境界,平剧还在「生死」「无常」「假」的阶段;假,虽然也是表空,可是它始终要有个东西,所以它笨拙,滞碍,抽象,不经济,不能合乎时代要求,故被时代淘汰。
  我前面已经说过,「生死无常」就是「新陈代谢」;「生死」者,是言其过程;「无常」者,是言其迅速;「空」者,是言其本质也。现在科学虽然走在这条路上,但是他们知其当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现在科学界带领我们在这条路上赛跑;这样再有一百年下去。就是核子武器不毁灭世界,我们大多数的人,恐怕都要变成神经质了?在经济和政治上也可能产生很多难题?以是故苦。
  我们要想脱离「生死无常」的苦,必须在「生死无常」透视过来,在这条路上滞留不行,赛跑也不行;滞留与赛跑,在佛学上同名「执著」;惟有透视过来,才能即境超然,得到超脱的人生;这样不滞留,也不赛跑;不阻碍时代进步,也不随著时代发狂;只是于一切法,随缘任运,坦荡自如!得大自在!「生死无常」则又何苦之有?所以「生死无常」不即是苦,「著」即有苦;「生死无常」不即是佛法,「透视」过来,才叫做佛法。所以说:佛者觉也,佛法者,透视一切法究竟义(空)也。余前所说「不可以苦、空、无常冻结其心」者,因为这些名词,还有「老」和「死」,大家都知道不可避免,可是人人都不乐闻,我们不可把这些名词像冰块一样的压在人家心坎里,必须依于佛慧把它透视过来惠施众生,使听众或读者们不但乐意接受,而且还要法喜充满,这样佛法才能弘扬得开。
  (乙)增上缘者,也可以说助其成功之增上力也。譬如一台手摇机,则其生产力弱,倘若安装马达,则其力增上,而产品亦可增加到千倍或百倍。若再改进机器,使其全部电动化,则其生产力,何止千万倍。菩萨亦尔,无心于众生,亦如电力无心于机器;可是吾人心电与菩萨交感,则随其心愿之大小,发生百、千、万、亿倍之增上力。亦如机器接上电力,则随其机器之性能,增加百、千、万、亿倍之生产力。机器构造不同,性能各异,电力没有差别;众生心有邪正,愿有大小,菩萨非有亲疏。所以说,一切众生善恶果报,皆从八识田中流出,菩萨乃为善法之增上缘,是故愿力大,则获益大;愿力小,则获益小,这才是「因缘果报」的正义。
  见闻利益品第十二
  一切善法和恶法,皆从六根摄入八识田中,这好像我们把种子撒到田里一样,再由田里滋生出来,从抽芽、生根,乃至开花结果,无不获利千万亿倍。善法如是,恶法亦复如是。
  这六种播种机关(六根),又以眼根和耳根为最锐利。故在地神护法品之后,如来放光,观音启请,说明见地藏像,闻地藏名,或听说此经者,则其功德利益不可思议;但必须由内心深处发出恭敬,生欢喜心;否则,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则无利益。就是说,如果在你家悬挂菩萨像而不恭敬供养,虽有此经,不信不敬,或心中狐疑,这好像没有把种子吸收进来,更谈不到开花结果了。所以说,则无利益。由此当知,吾人对于一切事物之看法,想法和做法,这一切的生心动念(识的动态),就会产生一连串的因缘果报。
  「七七」事变前,邓鹏九老居士,任江苏吴县县长时,尚未信佛,在其城郊灵岩山,有一寺院,为印光大师驻锡,经居正居士的介绍,彼以好奇的心理,参见了印光大师,感觉这和尚也没有些什么。后经月余,独自往访,适大师正在拜佛,态度虔诚,仪容庄严,彼在侧面侍立良久,大师旁若无人,依然拜佛,他心中想道,这和尚真还有点傻劲儿!其愚诚可嘉。大师礼毕,这才让他到客厅里坐下。他第一句话问大师说:「你拜他(指佛像)灵不灵?」他心想这和尚一定故弄玄虚的说上一番,那知大师斩钉截铁的回答他说:「不灵。」这真是晴天霹雳,使他大吃一惊!接著又问:「不灵,你拜他做甚?」大师曰:「他不灵我灵。」他心中更是惊奇,这和尚毕竟不凡!如是又问了很多道理,大师以儒家道理,发挥佛理,言简理当,对答如流,使他五体投地,从此归依了印光大师。
  这则公案充分表明了「万法唯识」的道理,是故同样的礼佛,发什么心,得什么报,发菩提心,则证佛果;起人天想,得人天报;今生糊糊涂涂供养三宝,来生做个糊涂财主;今生迷迷糊糊礼佛菩萨,来生做个糊涂官;所以者何?一颗摩尼宝珠落在垃圾儿的手里,充其量不过买几斤蕃薯填填肚皮。是故佛子,应当以正知正见发菩提心,供养礼拜三宝,发此心者,即使佛果遥远,世世生生当为国王大臣,正法治世,护持三宝;或为朝野归心的大长者子,领导世间,归佛法僧。是故对佛经教,或见佛菩萨像,深入八识田中(俗云印相很深)生法喜者,即对菩萨一举手一低头,乃至一香一花之供养者,当知是人深种善根,世世生生于其所在之地,依情、理、法,所欲皆遂,是故能生见闻利益。以其居于第十二,故曰「见闻利益品第十二。」
  就在世尊说完了地神护法品的时候,从顶门(俗称头顶,言门者,毫光所自出也)上放出百千万亿大毫相光。观佛三昧经曰:「如来为太子时,即有白毫之相,舒展开来,长有五尺,表里清彻,白净光明;卷缩起来,则聚于两眉之间,故曰『眉间白毫』,为三十二相之一。菩提树下,此光长一丈四尺五寸,成道时,此光长一丈五尺。」今言「大毫相光」者「大」表「法身」,等于梵语「摩诃」,非以限量境界而说。「毫相」表「解脱」,「光」表「般若」,何以故?光为色相之极微者,有辐射作用,亦有渗透能力;众生情执深厚,为生死,烦恼所拘,故不得解脱;诸佛菩萨以般若智,透视众生之烦恼、生死,即是诸佛之菩提、涅槃;了然自知,一切众生,本自解脱。所以者何?无论世间出世间一切法,执则成生死,不执自涅槃;是故法华经曰:「诸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这两句偈言合起来的意思,就是「诸法自尔」,众生依于「我见」(自己的看法),于「法位」上妄加颠倒,犹如「舟行岸移」,实是妄见,非「自尔」也;那知「诸法实相」,任尔有翻江倒海的能力,也颠倒不得;而有颠倒「生死」「烦恼」者,全是有色眼镜(我见)作祟!诸佛菩萨透视过来,才肯定的说:「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这好像我们身在船上,因舟行而见岸移,跳下船来,才能了然自知,动处(生死)即不动(涅槃)也。众生皆以我的立场,我的看法,我的习惯,产生出来的「我见」,好像我们身在船上发生出来的错觉一样;吾人必须跳出以「我」为中心的圈子,才能得到真正的知识;这种知识,叫做「观照般若」;此般若智,能够透视「诸法实相」;此「实相」者,即是摆脱众生错觉中一切法的究竟义也。此究竟义,即是解脱之相;解脱之相,本不可说,亦无相可见;所以者何?
  凡有可说,有可见者,皆相对法,非究竟义;譬如若见有「生死」「涅槃」相对,「烦恼」「菩提」相对,则交相缠縳,不得解脱。以其不可说,不可见故,故以光之「毫相」喻之;言其身心微妙,轻松自在,如人食瓜,个中滋味,唯食乃知。十地菩萨尚不尽知,况凡夫耶?故以「毫相」喻其微妙。光之辐射,遍周法界,其渗透力,如同金刚,能断一切;故以光之用,喻般若也。此在众生未成佛前,有众生亦有诸佛,故取此喻,以喻「观照般若」;若约「实相般若」说,则洞天彻地,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一切诸法本自涅槃,亦无佛相涅槃相可得;是故实相法中,无自、他相,无能、所相,无佛相,亦无众生相也。
  迩今如来放出百千万亿大毫相光,都是些什么光呢?所谓白毫相光,大白毫相光,(不同于以往丈五之光,乃等同法身,遍周法界之光,下皆如此。)瑞毫相光,大瑞毫相光。紫毫相光,大紫毫相光。青毫相光,大青毫相光。碧毫相光,大碧毫相光。红毫相光,大红毫相光。绿毫相光,大绿毫相光。金毫相光,大金毫相光。庆云毫光,大庆云毫光。千轮毫光,大千轮毫光。宝轮毫光,大宝轮毫光。日轮毫光,大日轮毫光。月轮毫光,大月轮毫光。宫殿毫光,大宫殿毫光。海云毫光,大海云毫光。
  世尊于顶门上放如是等毫相光已,又从光中出微妙音,告诉与会的大众,及天、龙等八部鬼神,人和非人等,听我今日于忉利天宫,称扬赞叹地藏菩萨,在人道和天道当中,利益众生等事。此大士利益众生都有些什么事呢?说起来不是凡夫所能想像得到的,以其超情离想故,所以叫做「不思议事」。如若信奉不疑,卒获菩萨摩顶受记,所以叫做「超圣因事」。有正因者,必有正果,故能次第证得十地菩萨果位,乃至成佛途中,毕竟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事。
  世尊于大毫相光中发是音已,会中有一位众所周知的菩萨摩诃萨,他的名字叫做观世音,从他座位上起来,竖立左膝,而右膝著地,对佛表白说:「世尊!这位地藏菩萨摩诃萨,具足大慈大悲,怜愍这些罪苦众生,于千万亿世界,化千万亿身,所有功德,及其不可思议威神之力,我闻世尊与十方世界无量诸佛,都异口同音,赞叹地藏菩萨说:『这位大菩萨的神通智慧,即使过去、现在、未来诸佛,经百千劫,说其功德,犹不能尽』;今此忉利大会,又蒙世尊普告大众,称扬地藏菩萨利益众生等事;唯愿世尊,为现在、未来一切众生,说此地藏菩萨不思议事,令诸天龙八部瞻仰礼拜是大士,得大利益。」
  佛告观世音菩萨说:「你在这娑婆世界,有大因缘,若天龙八部,人、非人等,乃至罪苦大道众生,不管是闻到你的名字,见到你的形像;见闻以后,恋慕你或赞叹你者,这些众生,于无上道(佛道),必不退转;在三大阿僧祇劫的菩提路上,常生人天道中,受胜妙乐,因果将熟,遇佛授记。汝今具大慈悲,怜愍众生,听吾宣说地藏菩萨不可思议利益之事,你好好的听著,吾为汝说。」
  观世音菩萨言:「是的!世尊!我很乐意听听地藏大士的化迹因缘。」
  佛告观世音菩萨:「未来、现在诸世界中,若有天人,天福已尽,五衰相现者,或知命终将堕于诸恶趣者;像这样的天人,若男若女,当五衰现相时,若见地藏菩萨形像,或闻地藏菩萨名号,能够一瞻一礼者,是诸天人,不但不死,反而转增天福,受大快乐,并且永远不会堕于三恶道报。何况见闻菩萨,以诸香、华、衣服、饮食、宝贝、璎珞、布施供养,如是人、天众生,所获功德福利,无量无边。
  「复次,观世音,若未来、现在,诸世界中,六道众生,临命终时,得闻地藏菩萨名号,一声经历他(她)耳根者,是诸众生,永远不会经历三恶道苦。何况临命终时,父母眷属,将其舍宅、财物、宝贝、衣服,变卖得资,或塑或画地藏形像,使这临命终人眼见耳闻,知道他(她)的眷属,将其舍宅、宝贝等物,为其自己的缘故,塑画了地藏菩萨形像;是临命终人,若是宿世业报,应当得此生死边缘的重病,承这塑画地藏形像功德,很快的就会起死回生!不但如此,反而寿命增益。
  「如果是临命终人,今生的业报将尽,应有一切罪障(十恶)业障(有漏业),应当堕在诸恶趣者,承这塑画地藏形像功德,命终之后,即生人道或天道里面,以无粗重烦恼故。享受著殊胜微妙的快乐!所以者何?以其地藏形像,或地藏圣号,映入众生八识田中,一切罪障,悉皆消灭。
  「复次,观世音菩萨!若未来世,有男子或女人,或在乳哺的时候,或在三岁五岁,乃至十岁以下者,在此期间亡失了父母,或亡失了兄、弟、姊、妹,是人年既长大,免不了思忆父母,及诸眷属,但不知他(她)死后落在何趣?生何世界?生何天中?是思忆人,若能塑画地藏菩萨形像,乃至仅仅听到地藏菩萨名号,能够一瞻一礼,从一天到七天,莫退初心,闻名见形,瞻礼供养,是人眷属,假若因宿世业,或生前业,堕在诸恶趣者,计当劫数,不得超生!可是承其男(儿子)女(女儿)兄、弟、姊、妹,塑画地藏形像,瞻礼功德,即得解脱;不但解脱罪报,而且生在人道或天道当中,受著殊胜微妙的快乐!是思忆人的眷属,假若自有善根,已生人、天,受胜妙乐者,承此功德,转增成佛之因,在人、天道中,世世生生受无量乐。
  「是思忆人,若再能于三七日中,一心瞻礼地藏形像,称念菩萨圣号,满足了一万遍,即感菩萨现无边身,告诉是思忆人眷属生界。或于梦中菩萨现大神力,亲领是人于诸世界见其所思忆的眷属。
  「若更能于每天念菩萨名千遍,满足一千天者,当得菩萨遣令所在地的土地鬼神,终身卫护是人,并且现世衣食丰益;乃至一切横事不入其门,何况及身?是人毕竟得到菩萨摩顶安慰,亲授记别(预期其成佛不谬)。
  「复次,观世音菩萨,若未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求现在以及未来,百、千、万、亿等那么多的志愿,百、千、万、亿等那么多的事情,或求现生果遂,或期世世称心,不须他求,但当归依瞻礼供养赞叹地藏菩萨形像,如是所愿所求,悉皆成就。更愿地藏菩萨具大慈悲,永远拥护著我,是人于睡梦中,即得菩萨摩顶安慰,授其将来要成佛的记别。
  「复次,观世音菩萨,若未来世,善男子,善女人,于大乘经典,深生珍重,以乐法因缘故,发心深邃,不可思议;惟欲读诵大乘经典,纵遇明师,教导令熟,无奈此人根钝,随得随忘,经年累月,不能读诵;当知是善男子,有宿业障,未得消除,非无善根;何以故?若无善根,则不能深乐佛法,珍重大乘法宝,况发不思议心?皆因前世吝法故,不肯以大法雨,惠施众生,故于今生感愚钝报,没有读诵能力。
  「像这样的人,闻地藏菩萨名,见地藏菩萨像,把这不能读诵的痛苦,向菩萨恭敬陈白,求哀忏悔!更以香、花、衣服、饮食、一切玩具,供养菩萨;再以净水一盏,经一日一夜,安菩萨前,然后回首向南,合掌请服,临入口时,发殷重心;服水既毕,禁食五辛以及酒肉,并戒邪淫妄语及诸杀害,经一七日,或三七日,是善男子,善女人,于睡梦中见地藏菩萨现无边身,于是人处,授灌顶水;其人梦觉,即获六根聪利,一切经典,一历耳根,即当永记更不忘失一句一偈。
  「复次,观世音菩萨,若未来世,有些贫苦人家,衣食不足,求谋不遂;或多疾病,或多凶险衰败之事,因此家宅不安,眷属分散;或诸横事,违逆身心;或在睡梦之间,多有惊怖!像这些人,闻地藏名,见地藏形,发殷重心,恭敬供养,念菩萨名,满于万遍,这些不如意事,渐渐消灭,即得安乐,衣食也从此丰益,乃至于睡梦中,悉皆安乐。
  「复次,观世音菩萨,若未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或因经营生计,或因公因私,或因生死,或因急事,长途跋陟,入于原始森林,或过渡河海,惊涛骇浪!或经历险道,虎狼狮子!是人在起程之先,当念地藏菩萨名万遍,则其所经过的地方,鬼神卫护,此善男子,善女人,行住坐卧,永保安乐,乃至逢于虎狼狮子,一切毒害,所不能损。」
  佛陀说完了这一段话,又告观世音菩萨说:「是地藏菩萨于阎浮提,有大因缘,若说于诸众生见闻利益等事,就是经过百千万劫,也是说不尽的。
  「是故观世音,汝以神力流布是经,令此娑婆世界众生,百千万劫,永受安乐。」
  佛陀说完了长行文的时候,复加重颂:
  「吾观地藏威神力,  恒河沙劫说难尽。
  见闻瞻礼一念间,  利益人天无量事。
  若男若女若龙神,  报尽应当堕恶道,
  至心归依大士身,  寿命转增除罪障。
  少失父母恩爱者,  未知魂神在何趣?
  兄弟姊妹及诸亲,  生长以来皆不识。
  或塑或画大士身,  悲恋瞻礼不暂舍,
  三七日中念其名,  菩萨当现无边体。
  示其眷属所生界,  纵堕恶趣寻出离。
  若能不退是初心,  即获摩顶受圣记。
  欲修无上菩提者,  乃至出离三界苦,
  是人既发大悲心,  先当瞻礼大士像,
  一切诸愿速成就,  永无业障能遮止。
  有人发心念经典,  欲度群迷超彼岸,
  虽立是愿不思议,  旋读旋忘多废失。
  斯人有业障惑故,  于大乘经不能记。
  供养地藏以香华,  衣服饮食诸玩具,
  以净水安大士前,  一日一夜求服之。
  发殷重心慎五辛,  酒肉邪淫及妄语,
  三七日内勿杀害,  至心思念大士名。
  即于梦中见无边,  觉来便得利根耳。
  应是经教历耳闻,  千万生中永不忘。
  以是大士不思议,  能使斯人获此慧。
  贫穷众生及疾病,  家宅凶衰眷属离,
  睡梦之中悉不安,  求者乖违无称遂。
  至心瞻礼地藏像,  一切恶事皆消灭,
  至于梦中尽得安,  衣食丰饶神鬼护。
  欲入山林及渡海,  毒恶禽兽及恶人,
  恶神恶鬼并恶风,  一切诸难诸苦恼,
  但当瞻礼及供养,  地藏菩萨大士像,
  如是山林大海中,  应是诸恶皆消灭。
  观音至心听吾说,  地藏无尽不思议。
  百千万劫说不周,  广宣大士如是力。
  地藏名字人若闻,  乃至见像瞻礼者,
  香华衣服饮食奉,  供养百千受妙乐。
  若能以此回法界,  毕竟成佛超生死。
  是故观音汝当知,  普告恒沙诸国土。」
  写到这里,本品已完,余义未尽,照例重新咀嚼一番。
  (甲)如来所放各种大毫相光,前已解释,惟其光有轮光与散光之别,也有各种颜色之不同;轮光者,具有三义,一者表法圆融。如来大法,无中、边之别,一中一切中,则此「中」当体即是不可思不可议;何以故?如大地轮,取其日光之直射,无处非中,若取日光之平射,则无处非边;日本无心,常照常射,无所选择;地无中边,常运常转;无心向背;是故当知,若中若边,球形不有;直射平射,日光本无;而其有者,依于时空差别,同时异域,假有其名,名既假有;但有言说,都无实义。是故世间一切法,依于差别因缘,许有其说(俗谛),离却差别因缘,连说也无(真谛);所以你若看穿了,一切法皆是妙难思议。故知可思可议者(一切法),是俗谛法;不可思议者,是真谛法;真空不碍缘生幻有(从空出假);惟其幻有,诸有智者,了然自如法性真空(由假入空);真俗圆融,幻空不二,成中道义。二者摧毁为义:以轮能摧辗一切,助力器之一;故今之机械,俗名曰车;以其为众多齿轮所构成,故司机者,亦曰车工;此中道义,能破众生两边情执;情执一破,法法圆融;是故诸佛菩萨转大法轮,若狮子吼,法音到处,万象并吞!此从力说,是故曰轮。三者无欠无余,此中道义,为诸法究竟,三世诸佛不易其说;以无欠故,不能再进步,以无余故,也不会再退步;此现象界,惟有「轮」相才能象征不增不减,是故称轮。尔今如来放此宝轮毫光,乃至日轮毫光,月轮毫光,都是以此轮光说法。
  散光者,弥漫法界,以表如来法身物我同体者也。其他如瑞毫相光,玉毫相光,庆云毫光,都是以世法象征如来之光,读者可以顾名思义。至于宫殿毫光,是如来光中现宫殿像,犹如吾人所见之海市蜃楼。总而言之,都是缘生如幻,九界众生,唯识所现,惟佛与佛,则无此见也。虽说缘生如幻,唯识所现;且莫以为愚夫愚妇的痴心妄想,或者是痴人说梦;何以故?梦则梦矣!当知吾人皆在梦境,舍佛而外,更无一人而非梦者;所以者何?只若有一分无明未破,就有一分痴心在;痴心妄作,就是瞪著眼睛作梦,等觉菩萨尚有一分「生相无明」未破,况地前耶(内凡)?况凡夫耶(外凡)?虽然同是作梦,洞房花烛夜,总比拉出去枪毙强得多。是故吾人在未证佛果以前,宁作人、天梦,莫作三涂梦;宁作三圣梦,莫作六凡梦;宁作极乐梦,莫作娑婆梦;虽同是梦,却不可同日而语。余以唯识观释此经者,是想导引未信佛的知识分子,识此梦中因果,归依三宝;使已信佛的虔诚佛徒,若遇瑞应,当知唯识,莫作圣解;楞严经曰:「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是故吾人若见瑞应而欢喜者,即落魔道。所以者何?凡属唯识所现者,如带有色眼镜,众生根器不同,则所见各异,同名别业妄见,故不应著相生欢喜心。若了唯识?能使未信者信,已信者则不狂也。
  (乙)光与音的关系:光与音原为一体之两面,由视觉感受者,则为光;由听觉感受者,则为音:是故众见如来放出毫相光已,又听到光中出微妙音,先见光而后闻音者,以其光速超音速也;犹如吾人先见电光闪闪,然后听到雷声隆隆。
  (丙)光与颜色的关系:光波与音波均由空气之震荡为媒介而产生,吾人肉眼所能见到的光波,其频率每秒约自四五○──七八○;肉耳所听到的音波,其频率每秒约一六──四○○○○;光波频率四五○──七八○之间,所产生的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可与音波频率四三五──八一○之间所产生的CDEFGAB七种声音大致相符。前面已经说过,光与音是一体的两面,那么根据这个比例数子,就是吾人肉眼所感受到的光波频率四五○──七八○之间所产生的七种颜色,恰等于吾人肉耳所感受的音波频率四三五──八一○之间所产生的七个音阶。这样说来,光能产生颜色,声能产生音阶,颜色和音阶,就是光和声的副产品;光和声既是一母同胞,那么颜色和音阶,也是从兄从弟,总而言之,他们都是一家人。所以如来放光,五彩缤纷,出微妙声,五音齐奏,音乐和艺术,俱时顿现。
  (丁)光的颜色与业力的关系:一切生物所禀受的颜色,就是一种业力使焉;业力者何?就是一切生物与生俱来的习惯力;以其久习成熟,不期然而然,就叫做业力。众生造业,千差万别,故其根性各各不同,唯识学上所说的「种子」,犹如生物学上所说的「因子」;一切生物禀赋何等因子(业种),即吸收何等光波,成为何等颜色;若全部吸收,即成白色;全不吸收,就成为黑色;故知白色为一切颜色的总合体;彼黑色者,犹如空腹高心之势力小人;由空腹故,排泄不出去;由高心故,也吸收不进来,是故造成黑业。佛教以白业代表善业,以黑业代表恶业,白业代表最胜业,黑黑业代表无间业。此经如来首先放白毫相光,大白毫相光;当知此「大白毫相光」乃表如来清净法身,为一切法的总合体,故称「法性」;在密宗叫做「大陀罗尼」,在大乘起信论叫做「大总相法门体」,诸大乘经论叫做「诸法实相」,亦曰「一真法界」。其余各种颜色之「大毫相光」乃表九界众生在缠之法身也。前面虽说「毫相」是代表「解脱」;然而解脱的程度却有不同;何以故?三乘圣人都言解脱,可是他们都是有修有证,这个修与证的观念,在八识田中就落上一个痕迹(如同颜色);如来则不然,修无修相,证无证相,觉心初起,心无初相,不落一点痕迹;统摄一切法,而无一法可得。犹如白色,统摄一切色,而无一色可得。是故惟有「大白毫相光」,乃如来独修独证之大解脱光!以此解脱,望于三圣,仍在缠故,是故此处复言在缠法身,前后亦不矛盾。
  嘱累人天品第十三
  嘱者,嘱咐;累者,一次又一次的意思;因为前在分身集会品已经恳切的嘱咐过了;今者,这盛大的法会,行将闭幕,又为人天众生重申托孤之重,故曰「嘱累」。足见法王将崩,悲心不息!一再的将我等这些淘气的娃娃嘱托大法王子,其言辞悲悯而殷切,我等读经至此,能不感激涕零耶!只若我们常听佛法,深切的体会到吾人原为无始劫来一流浪儿,六道轮转,历遍辛酸!真所谓「曾为王侯争国邑,几经蝼蚁丧尘埃!」尔今幸闻如来大法,忉利天宫,十方如来及大菩萨,冠盖云集,真是盛况空前!现在法会圆满,诸佛法驾将还本土,娑婆世界,法王将崩,我等听此临终嘱言,岂不如大山崩!嚎啕痛哭耶!下面就是如来对著地藏大士作最后的咐嘱。
  就在世尊说偈完了的时候,举金色臂,复摩地藏菩萨摩诃萨顶,以欣悦的口馒赞叹地藏菩萨说:「地藏!地藏!你的神力,不可思议!你的慈悲,不可思议!你的智慧,不可思议!你的辩才,不可思议!具足如是不思议力,纵使十方诸佛赞叹宣说你这些不思议力,就是经过千万个大劫,也是说不能尽。」
  复以沉重而悲悯的心情,唤著地藏菩萨的名字说:「地藏!地藏!你记著呀!记著呀!莫忽略了我今天在忉利天宫,邀请了百千万亿,不,还是不可说、不可说那么多的诸佛菩萨,还有那些天龙八部等鬼神。这大会之中,我将人、天等众生,未出三界,在火宅中者,交付给你了,勿令是诸众生堕落在三恶道里面住上一天一夜,何况更落五无间狱和大阿鼻狱,动起来,就是千万亿劫,没有出顶的日子呢!
  「地藏呀!这南阎浮提众生,意志不定,并且习恶者多,一切恶习,入于八识田中,如油入面!所以他们纵发善心,须臾间的工夫便退心了!为什么?他们八识田中伏藏著罪业种子,遇缘则起现行,现行复生种子,是故他们善心易失,恶念易增,以是之故,我曾经化身百千万亿,随著他们的根性而度脱之。
  「」地藏呀!我的机缘已尽,我此应身,势将入灭;可是薪(机缘)尽火(应身佛)灭,诸佛如来悲心不息,所以我今以最后言殷勤恳切的把这些天、人等众,咐嘱给你。在未来世,若有天人,及善男子,善女人,于佛正法,生一念善,种下少许善根,小的像一根毫毛,一根头发,像一粒沙子,像毛毛一渧,如是等人、天众生,你以道力,善加护持,使他或她渐修无上正等正觉,莫使他们堕落下去。
  「」不但如此,地藏!就是在未来世,或者是天,或者是人,随业受报,落在恶趣,当他或她临堕地狱的当儿,或者已经到了地狱门前,是诸众生,祗若能念得一佛名,一菩萨名,或者是一句一偈大乘经典;像这些临危转念的众生,你以不可思议的神力,在此人前,现无边身,为碎地狱(菩萨以神力幻变非实碎也。九法界众生仗佛神力能有三变,一者为诸业障众生转境不转心。二者为诸菩萨转心不转境,是故菩萨仍见地狱烈火熊熊,而其自心自在清凉。三者心境俱转,诸大菩萨报生实报庄严国土,如其心,如其境也)施大无畏,先令此人身心安定,佛念凝聚,地狱猛火,即化红莲,是人从此脱地狱苦,得生天上,享受著殊胜微妙的安乐。
  「」何以故?三界幻翳,唯识所现,一切众生,如梦中儿;梦中逐幻,则为幻境漂流!(轮转六道)诸佛如来,犹如磐石,一切菩萨若能导引众生,于漂流境中,足踏磐石(喻佛念永恒),则不为幻境所漂;而导引方便,莫若称佛名号;是故『佛念』凝聚八识田中,即地狱境化为天堂。」
  就在世尊说完了这段话的时候,又说偈曰:
  「现在未来天人众,吾今殷勤咐嘱汝,以大神通方便度,勿令堕在诸恶趣。」
  世尊说完了偈的时候,地藏菩萨摩诃萨,竖立左膝,而右膝著地,合起掌来,虔诚的对佛表白说:「是的!世尊!愿您老人家不必把这事挂在心上。在未来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佛法中,一念恭敬,我亦百千方便,度脱是人,于生死道中,速得解脱:何况闻诸善事,念念修行,自然于无上道,永不退转。」
  地藏大士酬答世尊的话刚刚说完,会中有一位菩萨,他的名字叫做虚空藏,对佛表白说:「世尊!我自从到了忉利天宫,就听到如来赞叹地藏菩萨摩诃萨威神之力,不可思议。
  「」世尊!若未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乃及一切天、龙,闻此经典,及地藏菩萨名字,或瞻礼地藏形像,得几种福利?唯愿世尊,为现在和未来众生,简略的说一下罢。」
  佛告虚空藏菩萨说:「谛听,谛听!我当为你分别说之。
  「」虚空藏!若未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见地藏形像,及闻此经,乃至赞诵,香花饮食,衣服珍宝,布施供养,瞻礼赞叹,能得二十八种利益。这二十八种都是什么呢?一者,能得天、龙护念。二者,诸善果报,一天增长起一天。三者,集菩提因。四者,菩提不退。五者,衣食丰足。六者,疾疫不临。七者,离水火灾。八者,无盗贼厄。九者,人见钦敬。十者,鬼神助持。十一者,女转男身。十二者,为王臣女。十三者,端正相好。十四者,多生天上。十五者,或为帝王。十六者,宿命智通。十七者,不违情理,有求皆从。十八者,眷属欢乐。十九者,诸横消灭。二十者,业道永除。二十一者,善缘殊胜,凡所去处,无不通达。二十二者,夜梦安乐。二十三者,先亡离苦。二十四者,得宿世福,常生天上人间,获如意乐。二十五者,诸圣赞叹。二十六者,生有宿慧,聪明利根。二十七者,得慈愍心,饶益众生。二十八者,毕竟成佛。
  「」虚空藏菩萨,不但人、天众生获此利益,若现在、未来、天龙、鬼、神,闻地藏菩萨名,见地藏菩萨像,或称名,或瞻礼,或闻地藏菩萨本愿事行,欢喜赞叹,瞻仰礼拜,能得七种利益。这七种利益都是些什么呢?一者,速得圆根,圆人根利智猛,不但不历声闻、缘觉,且不滞信、住、行、向,由此功德,速得超入十地位也。二者,宿世业障,速得消灭。三者,既入十地,得佛法之气氛,即得诸佛护念。四者,菩提不退。五者,正因佛性,速得增长(原文『增长本力』,『本力』者,即真如内熏之力也,内熏之力,就是『正因佛性』)。六者,得宿命智,即现在身,能知过、未。七者,毕竟成佛。」
  就在释迦牟尼佛说完了这段话的时候,来自十方世界不可说,不可说,诸佛如来,及大菩萨,天龙八部,闻释迦牟尼佛,称扬赞叹地藏菩萨大威神力,不可思议,叹未曾有。
  在这时候,忉利天降下了无量香华,还有天衣和一些珠宝璎珞,供养释迦牟尼佛及地藏菩萨已,一切众会,俱复瞻礼,合掌而退,诸佛菩萨,各还本土。
  写到这里全经已完,我在这里附带著向读者交代一下,地藏经是地藏经,我这唯识观是唯识观,我愿以此书为现在未来诸善知识作研究地藏经的垫脚石,让诸大德踏著过去,不敢作您的绊脚石,让您跌倒。就是当您踏我这块垫脚石的时候,首先看看我这块垫脚石安放的牢不牢?我说这话不是不负责任,而是研究学问的人应有的态度,连笔者也是如此。我们读任何人的著作,不让作者的大帽子遮住我们的眼睛,我们要光著头,睁开那雪亮的眼睛,然后再虚怀若谷的去研究吸收它,吸收进来,充实了自己,再硬起骨头来为自己的著作对读者负责。
  读书人应当胸怀开朗,虽说是当仁不让于师,却不忌妒后来者居上,不崇拜偶像,也不愿作人家的偶像,何以故?我觉得先进与后进,读者与作者,犹如人之两足,必须交替才能前进,吾人治学,也必须如此,学术界才有进步,人类社会才有幸福。自古以来,读书人「我见」最深,「法执」最重,当其求学的时候,莫不以先入为主,稍有成就,就想著给人家当偶像,大有「当今之世,舍我其谁欤?」的感慨!
  这些话是我与生俱来的个性,也是我读书作事体会出来的经验,也是我研究内典的基本态度;我总感觉佛经经过口述、抄本、翻译、印刷,不无「鲁鱼豕亥」之误;再加上翻译者的运笔是否善巧?所译出来的文章,是否合乎现代?尤其是文言文,若有一字之误,全篇文章都变了质;翻译者运笔若不善巧,则能引起读者不正确的观念,把全经的意旨埋没了,可是自古及今注疏大德,都不愿也不肯动著经文一文一字,明白的就让它明白了,不明白的让它糊涂下去,这样可以免去人家责难,也免得一句错了招恶果报;话又说回来了,我感觉持这种态度的人,缺乏责任感。我们无论读书、作事、写文章,都要认真、彻底、负责任,只要我们依照原则,本著良心,把问题放在前头,把「我」放在一边,妥善的加以处理,虽不中不远矣。
  曰:十地菩萨尚且向佛请益,吾人博地凡夫,经中疑难问题,怎能处理得当?曰:吾不能为圆,以规而圆之;吾不能为方,以矩而方之;我们研究任何学问,必须找出一个准则来,诸大乘经论,以超时空性的真谛法说,以第一义谛为出世法的准则。囿于时空的俗谛法说,无论十方净秽国土,都是九界众生唯识所现,故其果报,因缘具足的时候,不由造作,法尔现前,是为世间法的准则。以真俗圆融的中谛法说,则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是为中道准则。如来说法,不外彰显此三谛理,吾人以此三谛为三法印,凡经中所有疑难问题,以此三法印而印证之,合则为是,不合为非,则一切不合时代的艰涩语句,不妨依三法印而变通之,此是古大德之所不愿作,不肯作,笔者初生之犊,以林添祯下海之精神,断然为之;所以我首先向读者交代,地藏经是地藏经,唯识观是唯识观,如果我自始至终不违三谛之理,愿作读者的垫脚石,让大家踏著过去,不敢作读者的须弥山,阻碍进步;有功则回向法界有情,同生极乐;有过则独自担当,甘堕三涂!言念及此,泪下数行!愿诸善知识善加指示!诸佛菩萨体我谅我常护念我。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全部终。
  中华民国五十六年即佛历二千五百十一年
  国历十二月十八农历十一月十七佛诞日
  山东莱阳赵亮杰著述于台北市郊象山山麓菩提岗莲邦寄庐。

 
 
 
前五篇文章

佛倡西方極樂繫人間

修行與戒律

藏传佛教萨迦派(花教)

噶举派的特点

弘一大师对律学的贡献

 

后五篇文章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三)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二)

地藏菩萨本愿经唯识观(一)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二)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一)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