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 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从《摄大乘论》看唯识缘起的特质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35:2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从《摄大乘论》看唯识缘起的特质
  □ 袁 政 《理论纵横》 2007年第09期
  摘要:无著在早期也是最重要著作之一的《摄大乘论》中,清晰地勾勒出唯识宗关于缘起的独特看法,比如建立作为缘起总根据的阿赖耶识,将因缘固定在种子上,以及成立隐、显二重缘起等,历史影响深远。
  关键词;摄大乘论;阿赖耶识;缘起;自相;唯识
  原始佛典《阿含经》记载。当外人问及说法内容时,佛陀大多回答:“我说因说缘。”缘起论是大小乘显密各宗的理论基石,理所当然地成了佛教与其他思想的不共之见。唯识宗根据《解深密经》等大乘经典,提出阿赖耶识缘起思想,将佛教缘起论发展到一个全新的阶段。本文试从唯识宗祖师无著的《摄大乘论》出发,简要抉择唯识缘起的特质。
  一
  缘起,指世间一切事物的生起、存在与消亡,都是在原因与条件的相互作用下进行的。在原始佛教时期,缘起主要指“十二缘起”,它以无明为首,开发了人生流转与还灭的整个过程,是释迦在菩提树下证悟的主要内容。缘起思想否定了婆罗门教等学派所宣说的常、一、自在的“我”的存在,这好懂,但佛陀同时又接受了轮回的说法,就让人费解了。十二缘起说指出了烦恼和业是轮同的原因,被称为“业感缘起”。它虽然能通过业力来结实因果相续的道理,但这些业力是如何保存不失直到后世感果。并且丝毫不乱呢?在无我的前提下如理安立业报轮回,是摆在早期佛教徒面前很现实的一件事。
  压力之下,小乘各部派提出不少应对措施,像大众部的根本识、化地部的穷生死蕴。说一切有部的同随得等等,大大发展了业感缘起说,也启发了后来的唯识学者。但这些新说法或多或少有着某些理论缺陷。犊子部等甚至干脆承认实有不可说的补特伽罗存在,以致和婆罗门教的我论混淆,威胁到佛教存在的必要性。
  大乘佛教兴起后,以龙树为代表的中观派重破轻立,在缘起论上基本遵从旧有模式,只是特别指出了缘起无自性的道理。无我与轮回的矛盾一直悬而未决。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后来兴起的瑜伽行派(即唯识宗)学者们提出了阿赖耶识的概念。这种对缘起进行全新诠释的模式,在无著的代表作品《摄大乘论》中得到完整体现。
  二
  该论是无著对《阿毗达摩大乘经·摄大乘最》的解释。也是唯识宗的一份纲领性文件,从十个方面阐述了他们对境、行、果等重要问题的总体。对于缘起,唯识宗认为,每一个众生都有八种识,其中第八阿赖耶识是轮回的主体,众生的业力以种子的形式保存在其中,日后遇到合适条件时便会感果现行。此识是时时生灭变化的,不同于外道的“神我”。唯识学最特别的主张是将缘起纳入识的框架,一切都是识变。阿赖耶识就成为一切现行法即情器世界生起的总根据,被称作“根本识”、“所知依”。这是唯识缘起思想最重要的特质。
  《摄大乘论》从教证和理证两方面来成立阿赖耶识。无著认为,《阿毗达摩大乘经》“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椠证得。”一颂,其中的“界”,就是种子。经中的另一颂明确指出阿赖耶识是摄藏诸法一切种子的识。此外。它还意味着“执藏”——被执着为真实的自我。《解深密经》中称之为“阿陀那识”,承担了执受一切有色根、轮回转世主体的作用。无著说:
  何缘此识亦复说名阿陀那识?执受一切有色根故,一切自体取所依故。所以者何?有色诸根,由此执受,无有失坏,尽寿随转。又於相续正结生时,取彼生故执受自体。
  由于能积集滋长色声诸法,阿赖耶识被称为“心”,和被称为“意”的第七识,“识”的前六识一起,组成有情的基本心识结构。
  第七识是染污意,属于非善非恶的无记性,因恒与萨迦耶见、我慢、我爱、无明这四烦恼相应,执着本识为自我,障碍圣道生起,故称为“覆”。前六识所起的善心等,统统受它的势力影响,不能成清净的无漏。本论在阿赖耶识成立的理证方面,以“若远离如是安立阿赖耶识,杂染清净皆不得成”为由,多方论证,非常详细;并以六条证据证明有第七末那识。
  无著认为,阿赖耶识太深奥、细微了,而小乘不需要证一切种智就能解脱,所以佛陀没有对后者开示它。尽管如此,在声闻乘中还是以不同方式密意地提到过它,比如《增一阿含经》、《如来出现四德经》中有相关文字;另外,部派佛教建立的一些轮回主体,如大众部的“根本识”、化地部的“穷生死蕴”等,密意即是此识。
  种子或者说“熏习”,指与现行法同时生灭,有能生彼法的功能性,是诸法生起的主要原因。种子和阿赖耶识是非一非异的关系:非完全相同,也并非另有一实物放在识中_。论中还提到种子有多种差别,兹不细论。
  三
  阿赖耶识虽然是缘起的直接因,但它是有为法,且和现行杂染诸法是同时相互为因的关系。可见它并非是以一生多的本体,和外道的梵、自性、大我不同。阿赖耶识和杂染诸法的关系,显示了唯识缘起的第二个特质,即缘起的“依因缘起”被固定成“依种子起”。四缘中最重要的因缘,必须也唯有种子才能担当。而不管在小乘各部,还是在大乘中观派那里,因缘通常只是指某法生起时韵主要原因,并不限于具体的某物。
  既然唯识宗将缘起表述为依种子起。那它怎样看待原先的业感缘起呢?《摄论》的回答体现了唯识缘起的第三个特质,即双重缘起说。无著认为,缘起可以分为两重:
  此中依止阿赖耶识诸法生起,是名分别自性缘起,以能分别种种自性为缘性故。复有十二支缘起,是名分别爱非爱缘起,以于善趣恶趣能分别爱非爱种种自体为缘性故。
  无始以来,杂染品类诸法熏习了许多种子藏在本识中,它们依缘显现出不同现行表相,毫不混乱,这是第一重赖耶缘起,又称“分别自性缘起”;业感缘起是第二重,由于众生对各趣事物有爱、非爱等不同觉受,作种种业,轮回不已,这叫“分别爱非爱缘起”。
  这两重缘起一隐一显。对于它们,凡夫、外道往往一重都看不到,导致种种错误,如有人或分别自性、或分别宿作等为因,或分别我为作者、为受者等;声闻乘人只能看到显性的缘起,即业感缘起;只有大乘行者才能见到隐性的缘起。在显性缘起中,各支的关系其实是增上缘;只有在甚深阿赖耶识缘起中,藏识和转识才是因缘关系。由此可以推论,小乘各部尤其是有部虽然对因缘理论有很大贡献,但并没有真正通达因缘。
  四
  对缘起法有无等,唯识宗是依靠三相(三性)理论来抉择的,并得出全新观点,这是唯识缘起的第四个特质。无著认为缘起诸法是有自相的,性空只是部分空,这既不同于小乘的“我空法有”,又不同于中观宗的“一切皆空”。
  《摄论》从唯识的角度阐释依他、遍计、圆成这三种所知相:
  此中何者依他起相?谓阿赖耶识为种子,虚妄分别所摄诸识。此复云何?谓身,身者,受者识,彼所受识,彼能受识,世识,数识,处识,言说识,自他差别识,善趣恶趣死生识。……
  此中何者遍计所执相?谓于无义唯有识中似义显现。
  此中何者圆成实相?谓即于彼依他起相,由似义相永无有性。
  此论是以《解深密经》、《瑜珈师地论》为代表的古典三性说,通往唯识三性说的关键。作为三性枢纽的依他起相,在早期经典中只说它是“缘起”。到这里,缘起的内容才被清晰描述为虚妄分别所摄诸识,并随后列出依本识而起的十一种识作为说明。
  其次,“遍计所执相”一词,梵文是parikalpita-svab-ha-va,意思是纯粹的或完全(遍pari)的被分别(kaIpjta)的性质(svabha-va)的东西,并无“所执”这层含义。在早期经典中,遍计性只表示“言说”意,是中性的。《摄论》则将这种遍计性理解为识所“执着的妄相”,当属于贬义。再次,圆成实相,过去只称“一切法平等真如”,此处则具体定位为虚妄分别依他起上显现的外境永远非有性(“无义”)。
  阿赖耶识缘起别名“分别自性缘起”。在解释缘起(即依他起性)时,无著云“从自熏习种子所生”,提到遍计所执时方说“自相实无,唯有遍计所得”。可见在三相中,遍计所执相是名言分别,非自相成就的,是要空的:但它假立的基础——依他起相是有自相,非名言安立的,是胜义有;圆成实相是圣智所缘清净境界,是遍计空所显,空性不空。遍计应断、依他应知、圆成应证。这些在《解深密经》等处都有教证。
  据此,唯识宗认为般若经说的“一切皆空”是密意,空的只是遍计,依他、圆成要保留,所破若超过这个界限就是恶取空,未达到就是破的不够。他们不但这么说,也用它去注释中观宗的《中论》等典籍,引起中观学人的激烈反对,终于爆发空有之净。中观宗不承认存在胜义有的法。其中自续派持诸法世俗有自相,胜义毕竟空的观点,故清辨认为世俗谛上应该三相皆有,胜义谛上三相皆空。而月称等中观应成派的人,主张一切法世俗、胜义皆无自相,诸法是且只能是名言有,三相说是不了义之说。这些是后来的事情,但诤论的导火索无疑早在《摄大乘论》等经典中就已埋下。
  五
  在识境关系上,唯识宗是以识的地位为优先的。这是唯识缘起的另一特质。唯识学将世间出世间万法都收摄到识上,唯有内识,无有外境。《摄论》云:“诸识皆唯有识,都无义故”。这是彻底的唯心的说法。当然,唯识也是在不断发展的,比如后来有“三能变”思想,而本论只提到阿赖耶识能变;后来对每识又有二分、三分、四分等各种划分,本论虽也提到见识、相识,但不全是一回事。
  中观宗中,清辨的随经部自续派和月称的应成派都认为:诸法是缘起性空的,识境相互观待而立,要说有,两者都应该有,要说空,不但境要空,识也不能留。哪里有无境而有识的道理呢!识境关系遂成为空有之诤的另一个焦点。
  唯识说依他起识虽然虚妄,然是实有,举了很多比方。在空宗学者的著作如清辨《般若灯论》、月称《人中论》、寂天《入菩萨行论》、寂护《中观庄严论》等书中,都专门破斥。例如唯识成立阿赖耶识的重要理由的是安置业力的需要。月称在《人中论》中就说:
  由业非以自性灭,故无赖耶亦能生;有业虽灭经久时,当知犹能生自果。
  意思是,业的生灭是无自性的,灭并不是灭后一无所有了,因此不需要找一个来安排业力的东西。同样,黑业生苦果,白业生乐果,也能成立。月称也连带着反对清辨——后者把第六识看成轮回我。平心而论,中观的说法很有道理,却并不见得能解决世人在世俗层面上的疑问。唯识宗开始还有月官等很多大家与中观宗对抗,后来随着自宗的衰落,就只能看别人的驳斥了。
  另外,虽同许世俗有外境,但清辨认为外境是世俗自相有,月称只肯承认它是唯名言有。和他们不同,中观宗中以寂护、莲花戒等为代表的随瑜伽行自续派,善巧地融空、有于一炉,认为世俗谛中唯识无境,胜义谛则心境俱空。

 
 
 
前五篇文章

论“唯识无境”思想

论玄奘的唯识学境界

唐以后唯识学的南下

王恩洋先生的唯识学著作

玄奘和中观、瑜伽学派

 

后五篇文章

禅之于书:当代语境下的价值阐释

禅与书:和谐,从心开始

禅文化在当代盛行根源浅探

《坛经》的现象学诠释

金身阿嵯耶观音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