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工巧明 地理雕塑绘画建筑历史传记农工商业书法天文舞剧哲学其它
 
 

从“境解脱”到“心解脱”:建立心境平等的佛教生态学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8 12:26:3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近一、两年来,随著“环(境)保(护)”这一理念的受到国人重视,台湾佛教界也开始从事环保的工作。就以花莲慈济功德会所推动的“预约人间净土”,以及台北农禅寺和法鼓山所提倡的“心灵环保”来说,当代台湾佛教界的环保运动,可谓成果裴然。然而,以这两个道场或单位为主导的台湾佛教环保运动,不管是在实际的环保工作,或在环保理念的建立之上,却都有所偏颇、值得商榷。
  拙文──〈当代台湾佛教环保理念的省思──以“预约人间净土”和“心灵环保”为例国〉(注1),曾经指出:
  (一)在实际的环保工作方面,二者都偏于垃圾回收和植树,未能触及污染台湾环境的两大污染源资本家所开设的工厂,以及已与资本家利益结合的政府。(二)在环保理念的建立方面,二者都有重“(内)心”轻“(外)境”的倾向;也就是说,二者都偏于“心理垃圾”(贪、瞠、痴等烦恼)的去除,却忽略了外在世界之真正垃圾(土地污染、河川污染、空气污染、核能污染)的防治与清理。
  在这二者当中,第(一)乃实际的环保工作;第(二)则是第(一)的理论基础。重“心”轻“境”的环保理论,乃“预约人间净土”和“心灵环保”之所以有所偏颇、值得商榷的原因。他们错误地以为一己内心烦恼的扫除,即可达到外在世界污染的彻底清理。他们不了解外在世界的清净,乃是达到内心解脱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
  这样看来,建立一个心、境平等的佛教生态学,乃是刻不容缓的事情。而且,为了对治重“心”轻“境”这一古来即已形成的错误理念,此时此地甚至应该提倡重“境”轻“心”,亦即“境”先“心”后的佛教生态学。
  本文试图透过更多的经证,说明心、境平等(甚至“境”先“心”后)的生态学,乃佛教经论的本意(注2)。也就是说,一个修行者,固然必须了解只有“心解脱”,才能“境解脱”;但也不可或忘只有“境解脱”,才有“心解脱”的可能。后者意味著外在世界的清净无染──“境解脱”,乃是内心烦恼彻底扫除──“心解脱”的必要条件。
  壹、《维摩经》〈佛国品的〉“净土之行”
  不管是“预约人间净土”或是“心灵环保”的环保理念,都是建立在《维摩经》〈佛国品〉(注3)当中的净土思想之上(注4)。该经曾说“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注5),这是该经有名的“唯心净土”,古来即被净土宗和禅宗的高僧,所热烈讨论。换成环保的名词来说,经文的意思似乎是如果要使外在的环境不受污染,就必须先清净自己内心的烦恼。因此,内心的清净,乃是外境不受污染的先决条件。内心的清净,也就来得比外境的清净,更为根本、更加重要。例如,在“心灵环保”的运动当中,曾把“不说谎”、“生气时念佛”、“开车时不要赶路、抢路”、“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等纯属内在心灵修养的德目,当作是环保的德目(注6)。这似乎是荒诞不经的作为,但是,只要了解这类的环保运动,实际上建立在重“心”轻“境”的经据和理论之上,也就变得可以理解了。无疑地,这种重“心”轻“境”的环保理念,乃是当前台湾佛教环保运动的主要盲点(注7)。
  说它是盲点,并不是《维摩经》的错误,而是引据者的断章取义。《维摩经》〈佛国品〉,在述说“唯心净土”之前,还有相当长的一段经文。这段经文往往被人忽略(包括古代高僧);但是,如果舍去这段经文不论,《维摩经》〈佛国品〉的净土思想,即是截头去尾的残缺思想,不足以窥其全豹。这段经文相当冗长,本文不想全部抄录,下面仅作简略的说明和必要的引录(注8)
  首先,宝积菩萨向释迦牟尼佛,请教有关“菩萨净土之行”。而释迦先是原则性地回答说“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也就是说,众生有许多不同的类别;不同类别的众生,应该有不同型态的净土(佛土)。例如,有重视持戒的众生,有重视布施的众生。菩萨为了度化重戒众生,创建了“其地平正”的净土;为了度化重施众生,则创建了“七珍具足”的净土(注9)。修习“净土之行”的菩萨,依照们不同的本愿,即以所化众生的不同类别,来创建不同型态的净土。所以,释迦紧接著解释说“菩萨随所化众生(之类别不同),而取(不同型态的)佛土。”又说“菩萨取于(不同型态的)净国,皆为饶益诸(不同类别的)众生故。”
  上面所引“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这句经文,乃《维摩经》〈佛国品〉所说“菩萨净土之行”的总原则。而其详细修行方法──“因行”的展开,则在下面的一长段经文(注10)。这段经文总共说到了十七种修习“净土之行”的德目;它们是(1)直心;(2)深心;(3)菩提心;(4)布施;(5)持戒;(6)忍辱;(7)精进;(8)禅定;(9)智慧;(10)四无量心;(11)
  四摄法;(12)方便;(13)三十七道品;(14)回向心;(15)说除八难;(16)自守戒行,不讥彼阙;(17)十善。这十七种德目,
  其实是一切修行法门的根本,并无特殊之处。特殊的是,在十七种德目的长段说明之后,紧接著有一小段经文;这是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
  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随其发行,则得深心。随其深心,则意调伏。随意调伏,则如说行。随如说行,则能回向。随其回向,则有方便。随其方便,则成就众生。随成就众生,则佛土净。随佛土净,则说法净。随说法净,则智慧净。随智慧净,则其心净。随其心净,则一切功德净。是故宝积!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 
  在这段引文当中,最后的两句,已如上文所说,乃是被称为“唯心净土”的有名经句。它的意思显然是“如果要使外在的国土清净,那么,就必须先使内心的烦恼清净。”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境解脱’,就必须‘心解脱’。”无疑地,这是一切重“心”轻“境”之环保理念的经据和理据基础,不再赘言。 
  笔者想提醒读者特别注意的是,引文一开头,一直到“是故宝积”一句之前,还说到了“直心”乃至“一切功德净”等十三个由浅入深的修行次第(1)直心;(2)发行;(3)深心;(4)意调伏;(5)如说行;(6)回向;(7)方便;(8)成就众生;(9)佛土净;(10)说法净;(11)智慧净;(12)心净;
  (13)一切功德净。这十三个修行次第的逐一说明,并不是本文想要做的工作。目前笔者所最关心的,是这十三个修行次第的排列次序。
  贰、“净土之行”的两层意义
  在这十三个由浅入深的修行次第当中,第(9)和第(12)值得我们特别注意。排列在前的第⑼是“佛土净”,而排列在后的第(12)则是“心净”。从它们的排列次序看来,外在的“佛土净”,显然比内在的“心净”更加必要而根本。这意味著「佛土净”是“心净”的“(原)因”,而不是“(结)果”。也就是说,如果外在的佛土不清净,那么,内在的心中烦恼也就无法彻底地清净。只要“境解脱”,那么,紧跟著也就“心解脱”,乃至彻底的解脱成佛“一切功德净”(注11)。
  因此,《维摩经》〈佛国品〉当中的净土思想,应该有两层意义
  ⑴如果想要“心解脱”,就必项“境解脱”亦即,如果要让内心的烦恼彻底去除,那么,必须先让外在的世界清净无染。这是“直心”乃至“一切功德净”等十三次第所显示的净土理念。 
  ⑵如果想要“境解脱”,就必须“心解脱”亦即,如果要让外在的世界清净无染,那么,就必须先去除内在心灵里的烦恼。这是“随其心净,则佛土净”这句经文所显示的净土理念。
  以“预约人间净土”和“心灵环保”为主导的当代台湾佛教环保运动,显然只看到了这两层意义中的第⑵层,忽略了另外的第⑴层。这是对《维摩经》〈佛国品〉的断章取义。重“心”轻“境”的环保理念,即是建立在这种断章取义的基础之上。无疑地,那是有缺陷的。
  叁、严净佛土成佛的必备德性
  在唐·玄奘所译的《说无垢称经(卷1)》〈序品〉(注12)当中,“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一句,被译为“诸有情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注13)。其次,“菩提心是菩萨净土”一句,被译为“发起无上菩提心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另外,“(菩萨)随其心净,则佛土净”一句,则被译为“随诸菩萨自心严净,即得如是严净佛土”(注14)。可见“严净佛土”乃《维摩经》中一个重要的概念。这和其他大乘佛典没有两样,只是其他佛典有时把“严净佛土”译为“净佛国土”或“庄严净土”罢了。事实上,鸠摩罗什所译的《维摩诘经(卷中)》〈佛道品〉,也曾说“虽知诸佛国,及与众生空,而常修净土,教化于群生。”(注15))其中,“常修净土”,无疑地,即是修习“严净佛土”的“净土之行”。
  什么是“常修净土”或“严净佛土”呢?有人说那是念佛以求往生既有的净土,例如西方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东方药师佛的净琉璃世界等目前已经建造完成的净土。然而,“何处天然弥勒、自然释迦?”(注16)弥勒菩萨和释迦牟尼佛,都是苦修而成的;世界上并没有天生自然的佛、菩萨。同样地,既有的净土也不是自然而有;而是阿弥陀、药师等诸佛,在修菩萨行的时候,各自发下净土大愿,然后一点一滴建造完成的(注17)。就以释迦佛的“法身”──毗卢遮那佛(大日如来),所居住的“华藏世界海”这一净土而言,依照四十卷本《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的说法,那是毗卢遮那佛“本修菩萨行时,于阿僧只世界微尘数劫之所严净”(注18)。另外,鸠摩罗什所译的《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26)》〈净土品,也说菩萨以各种的“善根因缘”,并且发下了“国土皆以七宝成”、“常闻天乐”、“众生皆得百味食”,乃至“一切众生皆得随意五欲”等七种净土大愿,然后才完成了“净佛国土”的最终目的(注19)。这样看来,“净土之行”确实有两大类别⑴往生既有的净土,这是《阿弥陀》、《药师》等经所阐述的;⑵严净佛土,这是《维摩》、《华严》、《摩诃般若》等经所弘传的(注20)。在台湾,广泛流行著弘扬《阿弥陀经》的净土宗,因此,在这两类“净土之行”当中,偏重往生既有的净土──西方极乐世界,相对地,却忽略了严净佛土这一类的“净土之行”。无疑地,这是一种偏颇,也是重“心”轻“境”之环保理念之所以取代心境平等之理念的背后原因。这正如印顺导师的〈净土新论〉所批评的
  大乘经中,处处都说庄严净土,即菩萨在因地修行时,修无量功德,去庄严国土,到成佛时而圆满成就。现在只听说往生净土,而不听说庄严净土,岂非是偏向了!(注21)
  事实上,隋·吉藏,《净名玄论》卷8,在注释《维摩经》〈佛国品〉[之“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这句经文时,曾经做了更加精辟而又露骨的分析和批评
  凡夫但为安自身,求生好国。二乘本期灭患,意在无余,于游戏神通、净佛国土,不生喜乐;故并不修净土。菩萨普化众生故,取于佛土。故云“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注22)
  这意味著,像“求生(极乐世界等)好国”这里“往生净土”的“净土之行”,乃“凡夫”一己之私(“但为安自身”)的作为。而二乘(声闻乘和缘觉乘),则由于“意在无余(涅盘)”,并不修习“净土之行”。只有菩萨才会为了“普化众生”,而修习“严净佛土”的“净土之行”。吉藏的意思显然是撇开不修净土之行的二乘人不论,在两类“净土之行”当中的“往生净土”,乃凡夫所修习;只有“严净佛土”,才是菩萨所应修习的“净土之行”。而当代台湾佛教的“净土之行”,由于强调往生既有的西方极乐世界,因此,押地偏向凡夫所修的“往生净土”(注23),却多少忽略了菩萨所修的“严净佛土”。
  事实上,当代台湾佛教界,不但重“心”轻“境”、重“往生净土”轻“庄严净土”;而且也重有情的“众生世间”、轻无情的“器世间”。把器世间,亦即众生所居住的外在世界,视为可以独立于众生的另外一个“世间”。因此,重“心”(众生世间)轻“境”(器世间),乃至只重“往生净土”,欲忽略“严净佛土”的偏颇理念与作为,于焉形成。然而,不管是从佛典的经据,或从实际的理论来说,众生都无法离开他(它)们所居住的器世间。拙作〈当代台湾佛教环保理念的省思〉,曾依照中观学派“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龙树《中论》语)的“性空缘起”理论,以及瑜伽行派(唯识宗)“种子生现行,现行薰种子”的“阿赖耶识缘起”之教理,说明内“心”与外“境”的一体性。事实上,这些经(论)证和教理,不但可以用来说明“心”与“境”的一体性,也可以用来说明“众生世间”(相当于“心”和“器世间”(相当于“境”)的一体性。就以“阿赖耶识缘起”来说,器世间是众生的阿赖耶识(当中的种子)所生;因此,没有独立于众生之外的器世间,也没有独立于器世间之外的众生。众生及其居住的器世间,乃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因此,普渡众生和严净佛土其实是同一件事情,单单强调“普渡众生”,而忽视“严净佛土”的作法,是不够、有所偏差。印度唯识宗开宗祖师世亲(Vasubandhu),在其《无量寿经优波提舍》(即《净土论》)当中,也曾相提并论地说到了两种“清净”──“器世间清净”与“众生世间清净”(注24),足见二者之间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不可偏废。
  肆、从“境解脱”到“心解脱”
  从以上所说看来,清净众生(普渡众生)即是清净佛土(严净佛土),反过来,清净佛土即是清净众生。换句话说,内“心”的清净即是外“境”的清净,外“境”的清净即是内“心”的清净。二者一体而不可分割。因此,依照理想的状态,目前台湾佛教的环保运动,应该建立在心与境平等、众生世间与器世间平等的佛教生态学之上。然而,“预约人间净土”和“心灵环保”所主导的台湾佛教环保运动,具有重“心”轻“境”、重“众生世间”轻“器世间”的倾向;他们截取《维摩经》(佛国品)中“心净则佛土净”的经句,共同主张从“心解脱”到“境解脱”。为了对治这种曲解经义的偏差,建立一个强调“境”清净或“器世间”清净的佛教生态学,似乎来得更加重要。这是笔者之所以强调从“境解脱”到“心解脱”的原因。
  注释
  (注1)拙文口头发表于“佛教现代化学术研讨会”,佛光大学筹备处主办,台北,1994年10月。并刊于《当代》104期,台北《当代》杂志社,1994年12月,页32-55。
  (注2)拙文──〈当代台湾佛教环保理念的省思〉,虽然曾以唯识宗的“种薰”理论,乃至西洋逻辑当中有关“条件句”(conditional)所可能蕴含的双层意义,说明内心清净即是外境清净的心、境平等理念。但是,该文口头发表时,评论人──台南·成功大学中文系林朝成教授,却指出拙文的主要结论──“外在世界的清净,乃内心解脱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并不具有强而有力的说服力。本文的撰写,也许是在林教授的批评,以及笔者的自我反省之下,才有机会完成的吧!因此,本文其实是拙文的补充说届诿已。
  (注3)《维摩经》至少有三个以上的汉译版本⑴吴·支谦所译的《佛说维摩诘经》,二卷;⑵姚秦·鸠摩罗什所译的《维摩诘所说经》,三卷;⑶唐·玄奘所译的《说无垢称经》,六卷。而本文所说的《维摩经》,指的是鸠摩罗什的译本,那是流通最广的译本。 
  (注4)详见拙文──〈当代台湾佛教环保理念的省思〉。
  (注5)引见《大正藏》卷14,页538,下。
  (注6)7-ELEVEN和《联合报》,曾与圣严法师合作,推动“心灵环保”。方法是剪下一份“有奖征答”的表格,回答十个和“心灵环保”有关的问题,最后抽奖。而这十个问题则是⑴“心灵环保”一词的来源?⑵物质环境的环保是治标,人心的净化是治本?⑶环保就是生活“简单”?⑷少丢一个塑胶袋即是功德?⑸“我多用一点”是环保的最大困扰?⑹“说谎”是台湾社会的严重弊病?⑺生气时应该念佛?⑻开车时不要赶路、抢路?⑼如果人人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净土就在面前?⑽恼苦众生是恶?在这十个问题当中,只有⑶-⑸和一般意义的环保有关,其他都不相干。
  (注7)详见拙文──〈当代台湾佛教环保理念的省思〉。
  (注8)下面所引《维摩经》〈佛国品〉经文及其说明,皆见《大正藏》卷14,页538,上-下。
  (注9)僧肇,《注维摩诘经》卷1,曾说“若因持戒,则其地平正。若因行施,则七珍具足。”(引见《大正藏》卷38,页334,下)吉藏,《维摩经义疏》卷2,也有相同的说法。(参见《大正藏》卷38,页927,下。)另外,天台宗大师智,则从不同的观点,来注解“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这句经文。他在《维摩经略疏》卷2当中,曾说“(众生之)类者,即气类也。”又说“气类无边,尔其正要,不出二种一、有为缘集;二、无为缘集。”也就是说,众生共有两类“有为缘集”和“无为缘集”。所谓有为缘集的众生,即是以“有为法”为“缘”(条件),而集成的那类众生;其实,即是一般的凡夫。所谓无为缘集众生,则是以“无为法”为“缘”而集成的那类众生,亦即大菩萨们。由于众生有这两类,因此,诸佛在修菩萨道时,为众生所创建的净土,相对地也有两类。(详见《大正藏》卷38,页589,上。)
  (注10)古师的注释,往往都把“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一句,和下面经文所提到的十七种修习“净土之行”的德目(详下文),区分开来。并把这十七种德目,判为净土之“因”。(参见隋·吉藏,《净名玄论》卷8;《大正藏》卷38,页904,下。又见后秦·僧肇,《注维摩诘经》卷1;同前书,页335,中。)因此,笔者将“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判为“总原则”,其后的十七种德目判为“因(行)”(详下文),应该是有根据的。
  (注11)隋朝天台宗的大师--智,在其《维摩经略疏》卷2当中,纯粹从“观心”的立场,来注释这十三个修行次第(详见《大正藏》卷38,页594,中)。彷佛这十三个次第,仅仅只是内心的修行功夫,无关实际的行为。笔者以为这是有所偏颇的说法。这一偏颇的说法,正好证明了重“心”轻“境”的净土理念,有其古来即已存在的传统依据。
  (注12)玄奘所译的《无垢称经》,相当于鸠摩罗什所译的《维摩诘所说经》(参见(注3))。玄奘译本中的〈序品〉,在罗什译本中作〈佛国品〉。隋·吉藏,《净名玄论》卷8,曾说“依梵本,初犹是〈序品〉。译经之人,改为〈佛国〉。”(引见《大正藏》卷38,页904,下。)可见,罗什译本中的〈佛国品〉,相当于玄奘译本中的〈序品〉。
  (注13)唐·窥基,《说无垢称经疏》卷2─本,在注释玄奘所译之经句“诸有情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时,曾说“旧云‘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文义不同。严净当来成佛之土,名净佛土;非菩萨时,已名佛土。”(引见《大正藏》卷38,页1023,中。)窥基显然是在批评罗什的翻译,以为罗什误把“严净当来成佛之土”,误译为严净现在已经完成的佛土。二者的差别,乃在“当来”(将来)与“已名”之间。但是,实际上,罗什的翻译尽管语意不清,却不必一定像窥基所说那样。罗什的翻译,还是可以了解为“当来”,而非“已名”。也就是说,“众生之类是菩萨净土”一句,应该了解为“众生的不同类别,决定了菩萨‘当来’成佛时,所要完成之佛土的型态。”
  (注14)以上皆见《大正藏》卷14,页559,上下。
  (注15)引见前书,页550,上。
  (注16)谛观,《天台四教仪》;引见《大正藏》卷46,页779,上。
  (注17)依照《无量寿经》(即《大阿弥陀经》)卷上所说,阿弥陀佛(无量寿佛)修菩萨行时,发下了四十八愿;然后历久远时日,才依照这四十八愿,建造完成目前的西方极乐世界(详见《大正藏》卷12,页267,下269,中)。另外,依照《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所说,药师琉璃央缄来在修菩萨行时,发下了十二大愿,然后历经久远的时日,才依照这十二大愿,建造完成目前的东方净琉璃净土(详见前书,卷14,页405,上-中)。
  (注18)详见《大正藏》卷9,页412,上。另外,同经还有相同意趣的经句“一切佛刹清净色,无量行海所修集。”(引见《大正藏》卷9,页411,下。)
  (注19)详见《大正藏》卷8,页408,中409,中。
  (注20)《维摩经》〈佛国品〉,在说明“直心”乃至“十善”等十七种修习“净土之行”的德目时(详本文),曾说“直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不谄众生来生其国。”乃至“十善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不嫉、不恚、正见众生来生其国。”其中,“直心是菩萨净土”乃至“十善是菩萨净土”,应属“严净佛土”的“净土之行”;而且也是《维摩经》所真正阐扬的“菩萨净土之行”。而“菩萨成佛时,不谄众生来生其国”乃至“菩萨成佛时……不嫉、不恚、正见众生来生其国”,则属“往生净土”的“净土之行”。依照经文的精神看来,“往生净土”的部分,并不是《维摩经》所强调的“净土之行”,而是附带提到的“净土之行”。然而,《维摩经》虽然强调“严净佛土”,而不强调“往生净土”,经中还是明显地含有“往生净土”和“严净佛土”这两类不同意趣的“净土之行”。 
  (注21)引见印顺,《净土与禅》,台北正闻出版社,1987,页38。
  (注22)引见《大正藏》卷38,页905,上。
  (注23)当代台湾的净土宗人,强调“带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更足以证明吉藏的观点正确“求生好国”乃带有恶业之凡夫所修习的净土之行。
  (注24)《净土论》说“清净句者,谓真实智慧无为法身故。此清净有二种应知;何等二种?一者、器世间清净;二者众生世间清净。”(引见《大正藏》卷26,页232,中。)

 
 
 
前五篇文章

《部派史略論》

九华山志卷八

九华山志卷七

九华山志卷六

九华山志卷五

 

后五篇文章

法门寺地宫——佛骨再世之谜

善待心灵

佛法与地理风水

佛教哲学可以是一种批判哲学吗?

溈山靈祐禪師及密印寺祖庭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