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工巧明 地理 雕塑绘画建筑历史传记农工商业书法天文舞剧哲学其它
 
 

北魏佛教造像回归记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8 14:24:38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据新华社讯:1月9日,一尊流失海外14年的北魏石刻菩萨造像回归山东,入藏山东省博物馆。此造像通高120.5厘米,1994年在山东省被盗。1995年,造像被日本宗教组织神慈秀明会通过正规交易渠道以200万美元从英国购得,并收藏、陈列于下属的美秀博物馆。2000年,国家文物局与日本神慈秀明会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磋商和谈判,最终日方愿以中日友好关系大局为重,无偿归还造像;中国也同意造像在美秀博物馆借展至2007年,在该馆建馆十周年纪念活动结束后运回山东。原国家文物局外事办公室主任王立梅女士是这一事件的亲历亲为者。恰巧,载有这段经历的《挚爱与奉献——我所参与的中国文物对外交流》一书亦在当月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现节取一段,与读者分享新闻背后的故事。

  1976年,山东省博兴县张官村农民在挖沟时出土了一尊北魏石刻菩萨立像。这尊菩萨石造像造型奇特,头部有圆背光,正面有蝉形冠饰。造像高120.5厘米。张官村的农民挖到这尊佛像后,看到后面又圆又厚的背光,正好可以当个石饭桌,正当这位农民准备锯背光时,被闻讯赶来的博兴文管会的干部制止了,由博兴县文管会收购并收藏起来。1994年7月初,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这尊佛像被犯罪分子盗走。

  2000年6月,美国《纽约时报》登了一则消息,报道了在日本滋贺县MIHO博物馆收藏的一尊北魏佛造像,是中国山东博兴被盗文物。这则消息引起了国内外有关人士的关注,国家文物局也专门与山东省进行了联系,了解佛像被盗的情况。

  同时,《纽约时报》的记者也专门给我打了电话,希望了解中国政府的态度。我当时对情况并不了解,但有一条是清楚的,那就是凡是有确凿证据的中国被盗文物,中国政府一定要收回。

  8月份我将参加中国文物代表团赴东京参加《世界四大文明-中国文明展》的开幕活动,为此我向张文彬局长提出:山东博兴被盗文物事国内外都报道了,我们不能置之不理,这次我想去滋贺县MIHO博物馆和日方谈一谈,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同时我也将美国友人安思远先生向我提供的一个案例:美国一家博物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购了一件印度的被盗佛像。印度博物馆向美方提出归还的要求,后经协商达成一致,佛像主权归印度,美国借展十年。我提出我们可以参考这个案例的解决办法。张局长同意我的意见,并要求我行前做好充分的谈判准备。

  日本MIHO博物馆是一个叫神慈秀明会的宗教团体建造的博物馆。始建于1997年,据说MIHO博物馆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博物馆,光博物馆的建造费就花了五亿美元。神慈秀明会有三四十万会员,崇尚艺术和美,小山弘子女士是神慈秀明会的会长。

  鉴此,我先给MIHO博物馆的负责人小山弘子女士写了一封信,告䜣她我希望在八月初在MIHO博物馆与她见面,谈一下山东博兴出土的佛像问题。很快就收到小山弘子女士的回信,她表示欢迎我去MIHO与她会面。

  八月初在东京参加完《世界四大文明-中国文明展》开幕活动后,我和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副主任杨阳、北京友好翻译公司的孙晓燕等如约抵达京都。因为MIHO博物馆建在京都附近的滋贺县的山中,所以MIHO博物馆专门派车到京都火车站接我们。汽车离开京都市后,沿着蜿蜒不断的山路一直向上爬,道路两边都是荗密的树林,层林叠翠,景色美不胜收。我们在山上走了有近一个小时才来到一片开阔的地带,这就进入了MIHO博物馆的范围。在深山老林中这片白色的建筑很是醒目。下车后,我们在MIHO博物馆人员的陪同下继续往上走,原来这片白色建筑仅是博物馆的服务中心。陪同我们的先生向我们介绍这个博物馆是由世界著名的美籍华人建筑师贝聿明先生设计的,贝先生的设计理念是源自于陶渊明的著作《桃花源记》,寓意这里是世外桃源。日方的陪同人员又介绍说我们走的这条路就叫桃园大道,本来两旁应该种桃树,现在两边栽的都是日本的国花-樱花。在桃园大道的尽头是一个深邃的隧道,走进这座隧道才发现整个隧道是由不锈钢建造的,百十米的隧道宽敞高大,一盏盏镶嵌在铜墙铁壁上的灯光宛如佛龛的长明灯,柔和的光环使隧道内弥漫着静谧和安详,让人感到一种少有的安宁。走出隧道,眼前豁然开朗,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一座连接隧道的吊桥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吊桥下是葱绿的万丈深渊。在对面山坡万树丛中我们看到了这座独具匠心充满了东方韵味的MIHO博物馆。

  小山弘子女士和博物馆馆长井上裕雄先生在大门口迎接我们,第一次见到小山弘子女士,她那种发自内心的平和友善使我感到十分亲切,似乎我们早已相识。

  我们在小山女士的陪同下参观了博物馆。我们先来到博物馆的大厅,大厅对着山的一面全部是玻璃,我们走到玻璃门外的大阳台上,有一种登山远眺的感觉,连绵不尽的山峦,浓翠欲滴的林海,整个空气中充满了渗人心脾的树香草香和花香,大自然的美使人感到心旷神怡。MIHO博物馆就在这郁郁葱葱的群山包围中,就像万树千峰中璀璨的一颗明珠。看着这使人飘飘欲仙的美景我理解了贝聿民先生为什么会用陶渊明《桃花源记》的理念来建造博物馆,这是大自然给予他的灵感,而贝先生用这灵感和大自然结合起来,为人类创造出了这座从未有过如此美轮美奂的博物馆,真可以说是世外桃源和人间仙境。

  步入博物馆的展厅同样给予我们不小的惊喜,这里真是东西方文化艺术的殿堂。展厅分两大区域,北区是日本的艺术品,南区是埃及、两河流域、古罗马、古希腊、亚洲和中国的艺术品。在埃及馆除了法老时代的石雕外,镶金嵌银的赫鲁斯神像堪称绝品,而公元前三千年的木雕和各式青铜神像也同样弥足珍贵。亚述宫廷的人面兽身石雕神像、古波斯的金器、古罗马的壁画都使人流连忘返。

  在中国馆我们看到了那尊牵动我们心魄的佛造像,那硕大的莲花背光,飘逸舒展的衣纹和流畅乱真的璎珞,凝视着那充满睿智微微带笑的面容,我心底默默地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让你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园。

  在博物馆的会议室我们开始了谈判。首先我感谢小山弘子女士和博物馆各位对我们的接待,同时我也开门见山地讲我这次来主要是为解决《纽约时报》所报道的那尊被盗佛像的回归问题,因为这尊佛像确有证据是山东博兴1994年7月4日夜里被盗走的。

  小山弘子女士先请博物馆的顾问崛内良纪将这尊佛像收购的情况介绍给我们,崛内良纪先生也是替MIHO博物馆收购文物的主要的艺术品商人,他介绍说这尊佛像是1995年在英国伦敦通过大古董商J.E.Eskenazi买的。在买以前还专门查阅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物被盗目录,在那个目录中没有这件佛像的任何记录。所以在《纽约时报》报道前MIHO博物馆并不知道这件文物是从中国博物馆中盗走的。

  我对日方说:因为你们不是这件文物的偷盗者,也不是盗运走私者,更不是非法销售者,而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购了这件文物,是善意的持有者。但对于一个新兴的博物馆,收藏被偷盗的文物是不光彩的,也是国际博物馆的职业道德所不能接受的,这对贵馆的名誉是极不利的,所以我们和你们都是被害者,我们应该承认在这件事上也有不妥之处,一是在文物的保管上存在漏洞,使文物盗窃犯能够得逞,二是在文物失窃后,没有及时向联合国有关组织申报,这对我们也同样是个教训。

  日方听我并没有责怪他们,把他们也当成受害者,反而检讨中方的不足,谈判开始时那种拘谨的气氛一扫而光。小山弘子女士说:非常感谢您刚才的谈话。的确我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的这尊佛像,我只是觉得她很美是件艺术品。看了《纽约时报》的文章我才知道这尊佛像是盗自山东博兴的博物馆,这对我们一个新建的博物馆的确是件很不好的事情,我们也不知应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马上说:我们可以把这件事解决掉,变坏事为好事。我介绍了美国和印度的案例。我又说:这是个很好的例子,和我们双方目前的情况很相似,我们也可以采取同样的做法,即你们把这尊佛像的主权归还中国,我们为补偿你们的损失借给你们展出若干年。这样中方丢失的文物失而复得,你们也可以在国际博物馆界,给同仁们留下一个遵守职业道德的好名声,而这种名声是金钱所难以买得到的,贵会崇尚美,这就是美德。

  小山弘子和其他日本人听完我的发言后互相商量了一下,小山弘子女士说:我们原则同意您的意见,但这件事是要和我们的律师研究,我们希望能圆满解决,今后我将请崛内先生代表我继续和您会谈,找出最终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我表示同意,并且再次感谢小山弘子女士这种从大局出发,从中日两国的友谊出发的态度。

  第一次谈判就这样结束了,说真的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真没想到会这样顺利,毕竟MIHO博物馆是花了200百万美元买的佛像,而且是在正式的古董店里买的,不管怎样他们是合法收购的。我从中感到小山弘子女土领导的神慈秀明会和MIHO博物馆对中国是友好的,是恪守博物馆职业道德的。

  回到北京后,我将谈判情况向局领导进行了汇报,根据张文彬局长的意见,进一步与日方进行沟通,力争尽快将文物所有权妥善解决。

  8月21日,日方代表崛内纪良专程来京与我就佛像回归事进行了第二次谈判。崛内先生转达了小山弘子女士的意见,第一,MIHO博物馆愿意将佛像主权还给中国。第二,主权还给中国后,MIHO博物馆再借展7-8年。第三,双方共同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MIHO博物馆是善意持有者,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的被盗文物,在知道是被盗文物后愿意归还给中国。我表示这三条中方都可以同意,同时感谢小山弘子在这样快的时间就做了这样的决定。崛内先生表示由于牵扯到很多法律,所以日方的律师正在准备有关文件。

  在这以后,崛内先生几乎是每个月来一次,沟通双方的意见。据崛内先生讲日本其他博物馆对MIHO博物馆准备将佛像归还中国基本上都持反对意见,因为在日本收藏中国文物的博物馆很多,而且这些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文物来路都说不清。他们惧怕MIHO博物馆的做法会影响到他们自身,所以极力反对MIHO博物馆将文物归还中国。这些博物馆还特别提醒MIHO博物馆日本政府不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的签署国,日本可以不执行70年公约。但小山弘子女士不为所动,坚持要将中国的文物主权归还中国。在借展时间上,小山弘子说十年内归还,也可以是三、四年归还,这主要是回报王立梅女土专程来MIHO解决问题,而且王女士态度诚恳,值得信赖。

  就这样,双方在充满信任和友好的基础上,经过近半年多次交换意见,一步步地接近了最后解决问题的时间。2001年2月15日,双方最后商定4月16日在MIHO博物馆正式签订协议,将佛像主权无偿地正式归还中国,为补偿MIHO博物馆的损失,国家文物同意将北魏佛造像借给MIHO博物馆展至2007年。

  2001年4月14日我和法规处处长王军、外办翻译朱晔、山东省文化厅文物处处长由少平专程为签订协议飞抵日本。第二天我们和日方又逐字逐句地核对协议文本,在双方互相理解的精神下,很快就达到一致,确定了协议文本。

  4月16日上午,我们再次来到美丽的MIHO博物馆。这时正值樱花怒放的季节,桃园大道旁的八重樱千姿百态,婀娜多姿,似乎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在MIHO博物馆的会议室,我们又见到了小山弘子女士,为感谢小山弘子女士对中国的友好情意,我代表国家文物局将一幅精心挑选的苏绣送给小山弘子女士,这幅苏绣上绣制的是一个插满了桃花的花瓶。小山弘子对中国精湛的刺绣赞不绝口,尤其是花瓶里那枝鲜艳欲滴的桃花,更让小山弘子女士觉得这是来自桃花源里真正的桃花。

  在中方来宾和MIHO博物馆各位的见证下,日方代表小山弘子会长,中方代表由少平处长共同签署了日本MIHO博物馆将其收藏的中国北魏佛造像所有权归还中国的协议。

  签字仪式结束后,我们共同来到展厅,这尊所有权已归还中国的北魏佛像的说明牌上已明确标明借自中国山东博兴。我和井上馆长在佛像前又一次握手,庆贺中日双方圆满解决了北魏佛造像的问题。来自世界各地和日本的媒体将这一重要时刻用他们的镜头记录下来。我和同伴们也十分激动,在这尊历经磨难流亡他乡的佛像前拍照,将这历史性的时刻记录下来。

  看着这尊优雅睿智充满灵性的佛像,我心里再一次默默地对佛像说:佛啊佛,我终于完成了我向你的承诺,你已经回归祖国所有,现在你是中国文化的使者,回到家乡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刹拿间,我仿佛看到佛在对我点头微笑,我的眼圈里顿时充满了泪水,这是喜悦的泪水,是看到祖国的宝藏重归祖国的泪水。

  下午在博物馆的报告厅,由MIHO博物馆的馆长井上裕雄先生和我一起代表日中双方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三十多家新闻媒体参加了发布会。井上先生先介绍了这尊佛像的收购过程及双方签署协议的内容。我介绍了这尊佛像的来历和被盗情况,并且出示了被盗前1992年刊登在山东画报上佛像的照片和有关资料。我也介绍了这次与MIHO博物馆合作圆满解决佛像归属问题的过程,再次强调MIHO博物馆是善意持有者,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了被盗的中国文物。但在知道情况后能与中方密切合作无偿的归还中国文物的所有权,表明了MIHO博物馆作为一个国际知名的博物馆应有的职业风范,为此我代表国家文物局和山东文物部门表示由衷的感谢。

  中日双方顺利解决被盗文物归还所有权问题后,全世界各大媒体纷纷作了报导,美国《纽约时报》2001年4月18日用半版的篇幅作了报导,文章的题目是“日本同意归还中国——一尊被盗佛教造像”,文中写道:在周一于MIHO博物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MIHO博物馆馆长与中国主管文物的官员签署了有关无偿归还中方佛造像所有权的协议书。……这份协议书友好地解决了长期以来令MIHO博物馆尴尬不己的问题。……但像这样皆大欢喜的结果是极为少见的。考古学家估计每年有价值百万美元的被盗艺术品被不知情的收藏家和博物馆所购买。……在协议中,中方允诺将采取措施提高文物的管理和安全保卫水平,并及时将被盗文物的信息通报有关国际机构。此外,协议还强调中方将对所有已知的被盗文物进行追索。MIHO博物馆则立誓今后购买中国文物前,将与中国文物部门沟通。

  新闻媒体的报道也使全世界的文博界反响热烈,很多欧美博物馆的同仁们纷纷向我表示祝贺,他们都认为这件事处理的非常好,既说明了中国政府对被盗文物追索的决心,又说明了中国政府在解决类似问题上所采用的灵活可行的不同方式。

  同时,这件事解决后,对世界各个博物馆、著名的拍卖行、大的古董商都有不同程度的震慑力,他们认识到中国政府对被盗文物严肃认真的态度。在此之后,很多著名的博物馆在收购中国文物前,都主动的将欲收购的文物资料寄给国家文物局,要求确认是否是被盗文物。世界上最著名的两个大拍卖行也分别与我们会谈,主动要求在上拍前将文物有关资料提交我们审核是否有问题。

  通过交涉到解决北魏被盗佛像的归还过程,我也真正感到作为一名文物官员只有热爱自己民族的文化遗产,时时将国家民族利益放在第一位,才能不惧怕任何莫须有的指责和人为的无奈,只要义无反顾的去争取,任何困难都是可以解决的,任何的不可能都能成为可能。

  我由衷地感谢日本小山弘子女土对我的信任,感谢她在处理这件事上所表现出来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结和维护和平真善美的品格。

  小山弘子女士也是从这件事后,开始加强了对中国的交流,2001年小山弘子女士率团首次访问了中国,国家文物局专门设宴款待了小山弘子等日本朋友,并感谢小山弘子女士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小山弘子也表示今后MIHO博物馆再收购中国艺术品将先征询中方的意见,只有确认该艺术品不是被偷盗的中国文物才收购。

  2002年11月我应邀参加了在MIHO博物馆召开的国际博物馆研讨会,在会上来自阿富汗、埃及、美国、瑞士等十多个国家的代表也纷纷就MIHO博物馆与中国顺利解决被盗佛造像回归的事件表示赞赏,对MIHO博物馆小山弘子女士高尚的情操表示敬重。

  2003年,小山弘子女士得知苏州正在建造的新博物馆经费紧张,曾主动捐款50万美元用于支持苏州博物馆的建设。

 
 
 
前五篇文章

漫话佛教造像(中)

罗家洞:黄河西流赤壁 密宗双修圣地

冯骥才与山西绵山神佛造像

我国佛教文化史上的丰碑

原始佛教的宇宙观

 

后五篇文章

龙门石窟的七尊佛教造像

心净则国土净——佛教哲学与环境生态

汉传佛教造像的分期及其风格

龙兴寺佛教造像窖藏

信仰现状的心理学研究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