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三天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47:5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三天

 

  “怨碍即是福德因,云何说彼为障碍。”如前所说,只有在外在的障碍怨害具足时,修习安忍、积聚福德的因素也才具足。它是我们成就福德的因缘,怎么能说是它在障碍我们修行呢?既然是这样,外在障碍我们的人,实际是通过这种方式帮助、利益了我们,让我们得以修习安忍。对你作出饶益的人,你就不可说为障碍了。

  下面打两个比喻。自己在行广大布施的时候,例如慈济会。如果没有穷人,那你给谁帮助呢?

  时至而来求乞者  不可说为施障碍

  亦如和尚阿阇梨 不可说为出家碍

  在自己想布施的时候,正好有人前来行乞,这是很欢喜的事。有心布施时,没有人来;或无心布施时,来了好几个,这都不很如愿。在自己正想布施时,正好有人前来乞讨,则不能说他是障碍你的布施,只能是成就你的布施。

  同样,和尚、阿阇黎——给自己剃度、授戒的这些和尚、阿阇黎,则是你出家的顺缘了,不能说是障碍你出家。通过布施乞丐的比喻,来说明不应颠倒理解。在出家时,剃度、更换三衣,乃至起法名之类的事,都需要请剃度师帮忙;受戒则需要授戒和尚来成就。这些都是我们的顺缘、我们出家受戒的助伴,而不能说为障碍。

  较诸世间来乞者  作损恼者犹难得。

  以我若不损恼他  必无人来恼我故。

  从世间上而言,对你作出损恼的人,比前来乞讨的乞丐还要少。修布施的对象——乞士,随处可见;然而修忍辱的对境——敌害,却屈指可数。在今生,你不去向外结怨伤害别人,别人自然不会来伤害你。在过去世,没有造作伤害他人的事,今生亦不会有怨敌来损恼自己。所以,遭遇损恼、修持忍辱的因缘是非常、非常少的。

  如人无心未搜求  忽得家中大宝藏

  得菩提道胜伴侣  倍应于彼生欢喜

  那些伤害我们的人,都是殊胜的忍辱福田了。通过他们,我们可以修习忍辱。

  正如一个人,“无心未搜求”——他非常随意地,并未辛苦地去寻求,却忽然在家中发现了大宝藏,好像彩票中头奖一般。

  而外在伤害我们的人,也是我们修习“菩提道”——如忍辱的菩萨行,这样的好助伴。他们也正如大宝藏一般,因为外在伤害我们的违缘,可以做我们修行的助伴,可以成就广大的忍辱福德。因此,不应该对怨敌生起嗔心,而应生起感恩的心、生起欢喜心。

  因彼及我起修行  后时成就忍辱果

  应须于彼先回向  彼是我修忍因故

  “彼”,即怨敌。通过怨敌对自己造作的伤害,来藉以修行忍辱。这便是说,成就忍辱需要两个因缘:一,是自己对忍辱的修持;二,外界的伤害。通过这两个因素,便可以达成忍辱的修行,最终成就无上菩提。

  “应须于彼先回向”,自己于怨敌修忍所得到的无上菩提果位,应先回向给对自己造作损恼之人。因为他们是自己修习安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自己修习安忍的最殊胜力量。释迦牟尼佛初转*轮时,摄受的五比丘,过去生中也对佛陀作出过伤害。世尊对他们作过布施——舍身饲虎的故事,把自己身体布施出去;五比丘又曾投生为五个罗刹,去伤害他。世尊都能把自己的身躯,布施给投生为猛虎和罗刹的五比丘,通过这样的力量来修安忍。最后成佛、初转*轮时,就是对他们讲法。这说明,不要对安忍的因生起嗔心,还要利益和回报他们。

  下面,黑色的负面自己,再次从自己的人我执出发,来作出辩解:

  若无令我修忍想  谓不应供彼怨敌

  我这样辛苦地去修忍辱,但怨敌却并不会想:“我来让你修忍辱、让你成就安忍的功德。”——他是不会这样想的!所以我不应该供养他,因为他没有这样利益我、让我修安忍的心,所以我不应该回向供养那些怨敌!

  正法堪为修行因  于彼亦何须供养

  白色的自己予以驳斥:如正法——灭道二谛,这样的法宝也没有想利益你的心,亦无指引你修行、让你成就各种各样功德的动机。但是,通过对正法的修行,我们却可以获得诸多的功德。尽管它毫无利益我们之心,但我们仍要恭敬供奉。同样,那些怨敌也没有帮助我们成就的心,但我也要供养怨敌。

  若谓彼有损害心  不应供养彼怨敌

  勤求饶益如医师  于彼云何修忍辱

  前两句,亦是黑色自己以烦恼心所说:以正法而言,虽然没有利益自己的心,却也毫无损害自己的心——无利亦无损。但怨敌却不然,他们不仅没有利益我们的心,而且还有损害我们的心。所以我们不应供养怨敌。

  接下来则是白色的自己予以驳斥:如果怨敌都像医生那样来利益你、帮助你,那你又怎么修安忍呢?医生总是怀着利益我们的心,为我们动手术、打针、喂药,尽管自己因病而不适,但仍怀着欢欣接受医生的帮助——因为他有利益之心。

  同样,如果怨敌也有利益我们的心,那我们又怎样去修习安忍?修不起来的。依靠利益的心,无法修持安忍;修忍辱达到圆满,也不可能。只有依靠对方的嗔心、作损恼的心,我们才可以修安忍。

  故依极恶嗔害心,方能生起忍辱行。

  惟此是修忍辱因,堪受供养如法宝。

  只有这极为强烈的嗔害心,才可以让我们修持安忍;正因为怨敌有了这嗔害心,才是我们修忍辱的因。所以,怨敌值得我们去供养,值得我们像供奉法宝一般、这样地去供养他。

  前面所讲的这些道理,从各个方面来说明嗔心的过患,乃至通过自心的辩论——烦恼心和清净心的辩论,来说明应该多方面地修习安忍,以此破坏和压伏自己的嗔心。这些一步一步、层层递进的辩论道理,都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所以自己应该多多地观察思维一下,把自己的嗔心熄灭下来。

  其三:对一切有情恭敬。

  之前我们已阐述过,对有情不能生起嗔心。如今便进一步阐释,应对有情生起恭敬的心。

  对有情的恭敬,又分为三部分:一,将一切有情观为殊胜福田,所以我们应该恭敬;二,为了让诸佛欢喜,我们应该恭敬;三,通过思维比较利益有情所得的乐果,和损害有情所得的苦果,我们应该恭敬。

  便通过这三个方面,来阐述应该恭敬有情。

  先一,众生是我们的福田。下面有七个颂文来说明:

  是故如来常宣说  众生田即诸佛田

  如是恭敬诸众生  能令资粮速圆满

  “是故如来常宣说”,如来在《法集经》中说,众生田即诸佛田。

  我们经常说上供下施:众生,就是我们布施的福田;诸佛菩萨是我们供养的福田。众生的福田、和诸佛的福田,对我们成佛来说都非常重要。

  《法集经》云:“有情福田即是诸佛福田,于诸佛法能证得者,较诸佛福田尤为殊胜,于此不应颠倒也。”有情这片田地,便是产生诸佛的田地。而诸佛的田地,能生出佛陀、生出佛法——成佛以后,才可以产生最重要的“法”。通过有情福田,可以令我们得到种种功德、究竟成佛。因此,在有情这片福田面前,我们不应该颠倒行事。

  不管是悲心也好、菩提心也好,乃至于布施、持戒、忍辱等六度四摄,都需要在有情这片田地上去修持。大乘佛法的八万四千法门,都需要倚靠有情去修持。所以有情是你成佛的田地。以恭敬诸众生故,便能在有情这块福田上,迅速圆满资粮,抵达佛陀果位。

  依诸有情及如来  能成佛法力等同

  当敬有情如诸佛  不能如是是何理

  通过缘有情福田,修习慈、悲、菩提心乃至六度、四摄,能让我们成就很多的功德;通过缘诸佛福田,做供养、忏悔等修行,又会产生很多的功德。通过这两片田地,就可以让我们成就佛法修持、圆满二种资粮,究竟成佛。就这一点而言,有情与如来是相同的,“力等同”——在我们成佛的助缘力量上面,此二者是相同的。要恭敬,就该一样地恭敬。如果只是恭敬诸佛,而不恭敬有情,显然便并不合理。“当敬有情如诸佛”,于成就佛法这一点,两者无二无别,所以我们应如恭敬佛陀一样恭敬有情。

  自己可能会产生这样的疑惑:这是否意味着众生的功德,和诸佛的功德一样,所以我才应去恭敬、供养?

  下面便回答:并非因为有情自身的功德与佛同等,而去对有情作恭敬:

  非唯由意乐功德  由彼果报二均等

  我们应该同等地恭敬供养,并非因为他们二者的功德相等。诸佛,圆满一切功德;而有情,则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因此,这种“同等”并不是依他们内在的意乐功德而安立,而是依他们均能成就我们的佛果而安立——“由彼果报”,即佛果。在自己成佛这一点上,二者是相等的。有情与诸佛本身的功德,差别甚深。但就帮助我们成就究竟菩提果报上,二者力量是相等的。

  依诸有情亦成佛  是故彼二相齐等

  有情有着成就我们佛果的功德,他是我们成佛的一个重要因素。就这一点而言,完全相等。诸佛菩萨可以指导我们修持,是我们成佛的一种因素;有情则成为我们修持的所缘境,是我们成佛的另一种因素。在我们成佛这方面,众生给予的功德,与诸佛给予的功德,是无二无别的。所以我们应该同样地对待。

  在成佛的菩提道上,依靠有情,可以说是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菩提心、六度、四摄的修行都是倚有情为所缘境,积集广大的资粮都需要依靠有情。所以,就这一点来说,众生对我们成佛的恩德、功德非常大。

  供慈心者福无量  缘境有情殊胜故

  信佛福德大无量  亦由如来境胜故

  皆是能成佛法因  故许彼二相齐等

  “供慈心者福无量”——对于那些真正生起了慈心、悲心的人,我们供养他,自己所生的福德无量。为什么对方有慈心,我们的供养便能生出这么大的功德?因为慈悲的心,是希望有情远离痛苦、得到快乐的心;慈心的所缘境,是一切有情。

  “缘境有情殊胜故”,慈心者缘一切有情,因为这个殊胜的原因,我们供养他也有很大福德。追根究底,正是因为他对有情饶益,我们供养他,福德才非常大——这还是在有情上去安立!慈心三摩地,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这种无量的、普遍的慈心,它产生的力量非常强大、有着无边的威力,因为它本身的所缘境,就是一切有情。

  为什么“信佛福德大无量”?“亦由如来境胜故”。为什么我们对诸佛菩萨生起信心,便能产生广大的福德?亦是由于这个境——我们所信仰的如来,是非常殊胜的。

  因此,有情这个悲田非常地殊胜,如来的这个福田亦非常殊胜,两者都是成就佛法的因、都是令我们成就佛果的因,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因此,这二者是相等的。

  如来功德如大海  广深无垠无与等

  若人于此功德聚  但能显现一少分

  是人应受之供养  尽三界供犹嫌少

  此处是赞叹如来的功德。如来的功德广博渊深,就像大海一样难以测量。其他众生的功德,没有任何能与佛匹敌。对于诸佛的功德,“若人于此功德聚,但能显现一少分”,此功德,即诸佛的功德。诸佛功德广大无垠、浩渺如海,如果有人具有其中哪怕一点点的功德,我们即使以量等三界的供物来供养,犹为嫌少。

  尽三界之物,供养只具足佛陀一分功德的人,也还是微不足道,应做更广大的供养。那么,供养具足圆满功德的佛陀,我们所获福之大,自然更不必说。以此说明诸佛功德的广大,其他有情难以相比。对于诸佛的功德之所以能够生起的因素——有情,因此,也是应该像对佛那样恭敬。

  于诸有情若具足  能生微妙佛法分

  仅依此分而较量  有情亦应受供养

  刚才讲道:诸佛的功德那样广大,即使只具其一分,也应该进行广大供养。那么,有情正好具足能令人成佛、继而生起佛法的因素,“能生微妙佛法分”——是生起微妙佛法的因缘中,非常重要的一分。所以,就这一点而言,有情也应该受我们的恭敬供养。

  第二,为令诸佛欢喜,也应该恭敬有情。有九个颂文:

  复次于诸不请友  为作无量饶益者

  若不敬事于有情  余事何能报恩者

  “不请友”,指诸佛如来了。他们大悲心普运,在行持上无边地饶益众生,内心含着无边的大悲来利益有情;心又是那样正直,没有一点谄曲,完全是一片赤心。对于这样来利益我们的诸佛,要怎样才能报答他们的恩德?除了敬事恭敬有情,还能有什么方法!

  只有利益有情,让有情欢喜,恭敬有情……才是报答这样大悲普运的诸佛的最好方式。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诸佛于意乐上,是为大悲,毫无一点谄曲,内心纯然正直清净;于行持上,则予众生无边的利益,是一切众生之亲友、不请自来之友朋。

  面对这样的佛陀,我们应该如何报答他们的恩德?只有恭敬有情,令众生欢喜,这是报恩的最好方法;而成办众生的利益,安乐一切众生,也是让诸佛最为欢喜的、最殊胜的供养。

  为谁舍身甘心入地狱  饶益于彼即为报佛恩

  是故彼虽为我大损害  终不嗔恚甘心恒顺承

  第一句,赞叹诸佛。诸佛为了众生,可以舍弃自己的身命。乃至为了利益一个有情,也可以无量大劫地住在无间地狱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众生,诸佛就是如此。我们如何来报答这样的佛陀呢?那就是“饶益于彼”。彼,指有情。饶益有情,才可以报答佛陀的恩德。

  那如何来饶益有情?“是故彼虽为我大损害”,即使这些有情伤害自己,乃至作出种种损恼的行为,无论他们做了什么,我都不应该生起嗔心。而应恒时,怀着利益有情的心,通过身语意的种种方式来饶益、随顺众生,报答诸佛的恩德。

  诸佛的本生传里,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如释迦牟尼佛在过去世,行布施也好,行持种种利生之举也好。有时候帝释天来试探他,看着佛陀将自己的身体都布施出去,身肉一片片割下来。身命即将消失时,帝释天问道:“你这样究竟是为了追求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对身命一点也不爱惜,全部布施出去……你这是为了什么?”佛陀答道:“这是为了让一切有情成就无上的菩提,亦为了自己成就无上的菩提。我所做的,没有一点是在我执的摄持下,亦无追求人天果报、自私自利的思想。如果我所说的是真实语,就让我的身体即刻复原。”于是,在佛陀说完这番话后,他的身体立即完好如初。这完全是谛实语的力量——菩萨的愿力不可思议,这种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心愿是多劫修持的,它可以依仗自己语言来实现。

  这样安忍的修行,是一个修行人非常重要的修持内容。对于广大而重大的安忍行持,可能现在一下子难以接受,但可以先慢慢地从小事方面去忍耐了。比如别人讽刺打击自己,乃至蚊虫叮咬之类,对外境的违缘伤害都从细微处去慢慢地培养安忍。等到再有大的违缘、困境出现时,自己也可以这样去对待了。像前面讲的那样,我们通过串习,一切都可以变得容易。通过串习、没有变容易的事情,在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只有我们有这样的心愿,修持安忍的心力就会渐渐由小变大,自己安忍的功夫也会越来越深。

  若即如来圣主我所尊,为利有情尚不顾身命

  云何我于彼前愚无识,我慢纵傲不肯作臣民

  “如来圣主”,即诸佛如来,是自己和一切有情最尊贵的依怙。他们是这样得尊贵,尚且为了利益有情不顾身命,可以把自己的身体性命完全献出来,为什么自己就这样愚蠢、而不知道有情对自己的重要性?为什么不好好珍爱有情,而对一切有情发起那种安忍慈悲的心呢?不仅如此,自己还对有情狂傲,不愿意去尊敬有情。

  若谁安乐诸佛即欢喜,谁遭损恼佛心不悦生

  有情欢喜诸佛即欢喜,损恼有情即伤如来心

  “谁”,指代有情。只要有情获得利益安乐,诸佛就欢喜;如果去伤害有情,诸佛便会忧伤难过。我们供养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令诸佛菩萨欢喜么?那最好的供养是什么?——令有情欢喜。有情欢喜,诸佛便欢喜。所以应该饶益有情,令他们欢喜;否则再好的供养,也无法让诸佛菩萨欢喜。一面损害有情,一面广做供养,诸佛菩萨是不可能欢欣纳受的。让诸佛欢喜的最好供养,就是利益众生,令他们安乐。同样,如果反过来损恼有情,令有情痛苦,便是“伤害如来心”——等于对佛陀作出伤害。

  若人遍身烈火所烧燃,一切妙欲不能令心安

  若人损恼有情亦如是,更无余法可使佛欢喜

  前两句是一个比喻:如果一个人浑身着火,那么其他的一切衣食、五欲都没法让他快乐。因为他遍身烈火炽燃,心内便不可能在五欲上面享受。同样的道理,如果损恼有情,便再怎么也不能让诸佛欢喜。“更无余法可使佛欢喜”,就像身上着火的人无法去享受五欲一样,损恼有情是无法让诸佛欢喜的。

 
 
 
前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四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五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六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七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八天

 

后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二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一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三十九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三十八天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