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七天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47:5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七天

 

  三,修持畏善懈怠的对治法。对自卑的心、怯弱的心,加以对治。

  其中分为三个部分:1,发誓致力对抗怯弱;2,教导怎样去修对治;3,勉力则能断除懈怠、证得无上菩提。

  1、发誓致力于对抗怯弱。

  无怯弱集精进军 勤求自身得堪能

  应修自他平等观 亦修自他易地想

  以国王出征打仗为喻,必先披挂精严盔甲、整顿良将雄兵,出兵前全面部署、上阵时又必当骁勇善战,方能一鼓作气挫败敌方。同样,我们佛子修行时,第一步必先做到“无怯弱”,即披甲精进,发起强大坚毅之心,无懈怠退弱;第二步,“精进军”,即在心地上披甲精进后,于行为上聚集二种资粮,于集资净障上起大精进。第三步,于正行时,即以正知正念的心时刻观照自己,保证修行。第四步,最终,让身心得到堪忍,从此获大自在。

  得堪忍后,便获身心自在。像平时身体感觉疲乏,想做事而提不起来,这便是身心缺乏堪忍之故。得到堪忍,就能在行事上恣意所为,身体获得轻安、心上常感安乐,再无惫厌。

  国王穿上盔甲后的四个步骤,一一比喻我们修法应经历的过程:第一是发起强大心力;第二便是好好集资净障,如整治军队;第三是怀着正知正念前去修持;第四是身心获得堪忍。通过这四个步骤,方能让我们好好投入修道。

  在圆满四个步骤后,再去修持自他平等、自他相换。自他平等——自己和他人在远离痛苦、追求快乐上是无二无别的,心是同样的。通过思维,得知贪著自身欢乐、不顾他人,这种自私自利的“我爱执”乃是一切痛苦、一切衰损的大门。而利乐关爱他人、帮助他人,此类“贪爱执”乃是一切功德之门。通过这样思维,来修习自他平等、自他相换。这在下面第八品会详细讲述。

  2、教导怎样去修对治。

  不应怯弱作是言 我何能成大菩提

  一切如来真语者 悉皆谛实如是说

  蚊蝇虻蚋及蜂蚁 乃至任何虫豸类

  若依之生精进力 亦得无上大菩提

  我不应该自轻自贱、画地为限,产生畏缩的心、说这样的话:“自己怎么可能得到大菩提呢?想要得到大菩提,要积集那么多资粮、经过那么多难行,我不行的,我得不到的。”产生这样畏缩的心,是不对的。

  如来是谛实语者,不会说妄语。在《妙臂请问经》里,佛陀有这样的教导:“菩萨,你应该励力学习菩萨行,不应该怯弱。为什么呢?你且这样去思维:那些走兽,如狮子、猛虎、乃至狼、犬;那些飞禽,如老鹰、秃鹫,乃至鹅、鹤、乌鸦等;那些昆虫,如苍蝇、蚊虫……如果能依靠它们如此低劣的身体而发起精进,也能成就无上菩提。那样低劣的有情,倘若发起精进,渐次修行,最终都能成佛。何况如今已得到人身,各种因素更为圆满,所以宁舍生命也应该发起精进,去求证无上菩提。菩萨,你应该这样去想。”简而言之,就是不要自卑,应精勤发起强有力的心力。

  龙树菩萨也这样说:“无论刚开始时你自身的功德多么低劣,但如果有清静的增上意乐,去精勤修持,也可以证得菩提。”只要发起精进,最终都可以成佛。如依照《广论》的修行程序,从最初的如理依止善知识开始,依教奉行、精进用功,这样都可以得到广大的功德。

  如我生於人类中 已知利害明取舍

  若能不舍菩提行 云何不证菩提果

  通过对比——佛陀说那样低劣的有情都可以成佛,何况自己现在能得到人身。暇满人身是最为难得的。而且具足智慧:对今生来世、乃至究竟菩提,是有利益,还是有伤害,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自己都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不舍弃菩萨行,怎么会得不到菩提?一定会得到的!为什么不能证得菩提?就是因为懈怠,自己没有发起精进的力量,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如果我们能够真正舍弃今生的贪著,发起精进,励力在正法上用功,也可以做到米拉日巴大师、温萨巴大师和很多汉藏成就者所做到的——他们都是依靠精进证得了那样高的功德。

  若言须舍手足等 如是难行我所畏

  我今怖畏但愚痴 不能辨别轻重尔

  前面两句是黑色的自己——自身的烦恼——所作出的回答:发起精进可以成就菩提,现在我已知道。但在修菩萨行的过程中要历时久远地布施头目脑髓等,我很害怕,不敢去修行。

  后两句,白色的自己——清净心——回答道:头目脑髓是要布施,但利害的轻重、痛苦孰轻孰重,你出于愚痴未能辨别清楚,才会有这样的害怕。

  虽经无数俱胝劫 经地狱苦百千反

  割截焚烧并杀戮 未能令我得菩提

  从无始以来,我们在生死的轮回中流转,时间是那样长远。其中,曾在地狱中无量千万劫地受苦,所受的痛苦并非一次两次,而是无数次;所受的痛苦又是那样多:被刀剑割砍、被烈火焚烧,以及被裂腹剖骨。但受这么大、这么多的痛苦却没有一点意义,不能让我们得到菩提。

  我为修行成菩提 但受此苦有限量

  如人欲除心腹疾 令身略受针砭苦

  自己现在修菩提所受的痛苦,比起前面所说的那些,是极为轻微、有限度的,可以忍受。打个比喻:身体某一方面患病,需要接受开刀、针灸或火燎等治疗。这对自己只是一点微弱的痛苦而已,可以忍受,却可以藉此将更大的痛苦去除掉。

  医人须以众手术 为不安者除病苦

  为摧众多大苦故 轻微不适当忍受

  世间的医生为了治疗患者的疾病,可以用手术、针灸等等方式,令病人免除痛苦,得到安乐。治疗过程中所遭受的一点痛苦,正是为了去除未来更大的病痛。同样,修行菩萨道所受的种种难行、种种痛苦,也应该忍受,而且值得忍受。因为通过它,可以把很多自、他的痛苦都消除掉。

  世间常医固如是 无上医王殊不尔

  但以轻和微妙法 能疗无量沉疴起

  世间平常的医生在为你去除大病时,也要令你受一点小小的痛苦。而对于无上医王——佛陀而言,却并非如此。即使是一点小苦,他也不会让你承受,而是通过轻和微妙的方法,去除你的根本烦恼、随眠烦恼,等等各种烦恼;让你可以通过安乐的道,得到安乐的果,治疗你的无量烦恼重病。

  通过修习佛法,一旦入道,便可以始于安乐、终于安乐,从安乐的修道,到安乐的果报,一直让你的身心充满法喜。而其余的道,则会始于苦痛,亦终于苦痛。

  道师最初作加行 亦施菜羹糜粥等

  此时修已后惭能 虽自身肉亦易舍

  若时彼人於自身 能起犹如菜羹想

  其时令施身肉等 彼於此事有何难

  诸佛最初开始修行时,对布施尚未串习、心力非常微弱时,他也只是布施给别人一点粥饭饮食。后来经过反复串习、心力增强之后,对自己广大的受用、广大的财产均能悉皆布施。不仅如此,连自己的身体也能施予众生。后来的修行人,如果也能这样慢慢串习,一旦对自己的身体再没有一点贪著,布施身躯就如布施饭菜一样,到那时,布施自己的身体又有何困难呢?

  对外在物资的布施、乃至对自己身体的布施,一般人难以做到,起最关键作用的就是“我执”。悲心的力量不够,又怀着很强的贪著,当然就没法布施。一旦证得空性、悲心的意乐也额外清净时,如登地菩萨——对“我”的贪著已然消亡、对外在的有情又有无限的悲心,将有情都视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此时,他再去利乐其他有情时,身心便完全为大悲所摄持。对诸佛菩萨来说,他们布施自己的身体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由断恶故即无苦 由善巧故即无忧

  如是能害於身者 唯颠倒见恶思维

  为什么菩萨以清净意乐来布施身体,身心不但毫无痛苦,还充满了快乐?因为身语意三门的罪恶都已断绝,身体自然没有一点痛苦;“由善巧故”,则是由于对空性的通达,心没有挂碍、洒脱自由,所以没有忧恼的心。所以菩萨在修行时,即使舍弃身体,身心也是没有痛苦的——没有恶业、没有执著,所以身心都充满快乐。而有情却令自己身体痛苦、内心不安。那么,对有情的身心真正造成了伤害的是什么?便是颠倒见——我执贪著,以及杀、盗等恶思维,以及它们所导致的种种恶业,这些是对有情最大的伤害。菩萨既已在这两方面断除,自然便不会产生痛苦。

  若由福德令身安 由善巧故心安乐

  虽为利他处轮回 诸大悲者何忧患

  菩萨不仅没有种种邪分别与恶业,而且积集布施等广大福德,由此广大的福德,只会让他的身体得到安乐。“由善巧故”,对空性和取舍处都非常善巧——通达无我的道理、对应力行和应遮止之处也非常善巧。因此,菩萨的内心充满安乐、没有忧恼、没有我执挂碍。在这种身心都极为安乐的情况下,无论为利益他人需要住在轮回中多长时间,菩萨都会非常欢喜地住于其中,去救度众生。

  此由菩提心盛力 尽能消除往昔罪

  能积福德如大海 故言胜於诸声闻

  这些具有大悲心的菩萨,内心具足清净贤善的意乐,即菩提心。通过菩提心的力量,可以净化过去所造的很多恶业,并能摄集如大海般广博的资粮,所以在修道的进程上胜于声闻。声闻阿罗汉亦如是说:菩提心有集资净障的功德。声闻人虽没有修大乘,但他把重复听闻的大乘佛法向别人宣扬,里面便讲道菩提心的功德。

  是故悉除疲厌心 菩提心马为乘载

  转从安乐趋安乐 心既了知何怯为

  这里是把菩提心比喻成一匹宝马。骑在此宝马上,身体不会疲倦,心也不会厌烦。骑在菩提心马上,是一路从安乐到安乐——修行的道是安乐的,得到的果也是安乐的。如旅途般,一路上都非常欢喜。对修道又怎么会害怕和畏缩呢?

  为利有情集四军 胜解勇毅及喜舍

  由思维彼功德故 诸怖苦者生胜解

  古时候,一个国王掌有四种部队。同样,在我们修行过程中,为利益他人,也应该集合四种“兵力”——发起四种力量:第一种是胜解的力量。通过思维业果,明白如何善恶取舍,对善法有踊跃的好乐,对恶业则猛厉断除;第二种是勇毅的力量;第三种是欢喜的力量。即做事时非常欢喜,不间断,不厌弃;第四种是舍的力量,即暂时的休息,发起精进累了可以稍作休息,劳逸结合。以上是在我们的精进度中,所需要的四种力量。

  如何生起胜解的力量呢?“由思维彼功德故”,思维胜解的功德,对轮回的痛苦产生怖畏的心,就能生起胜解的力量。

  三、如何成办顺品。

  成办顺品,亦分两个方面:1、简单的开示;2、详细的解说。

  今初:简单开示。有一个颂文:

  如是断诸相违品 胜解我慢及喜舍

  以恭谨自在转力 增精进故应勤修

  为了断除精进的相违品——懈怠,这里提到的,乃是对菩提行怯弱自卑的懈怠。应该发起胜解的力量,明确对善恶的取舍,生起对善法的好乐欲,应行持处力行,应遮止处则断除。深信因果、取舍分明。

  “我慢”,此处即之前的“坚毅”,是褒义。一旦做一件事就要圆满地完成它,不会半途而废。自己对自己充满信心,而并非烦恼、狂傲的我慢;“喜”,即无厌足。在精进时并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是仿佛大河流水、没有间断;“舍”,在精进时感到劳累疲乏,便休息、放松一下,正如琴弦般不应始终绷得太紧。

  “恭谨”,指正知正念。在精进修行时保持正知正念;“自在”,指对自己的身心能自在控制和转变。此处还有另一种理解:“恭谨”可解为在修行时能非常自然地发起精进力,十分用功;“自在”也可解为对善法的自在,身心地自在地安住于善法上。

  2、详细地解说。

  此中分二:(1)集合四种兵力;(2)发起两种力量,即上文提到的“恭谨”与“自在”。

  今初:集合四种兵力。

  A、胜解的兵力;B、勇毅我慢的兵力;C、欢喜的兵力;D、舍的兵力。

  A、胜解的兵力。以十三个半颂文来解说。

  自他罪恶多无量 我曾誓愿悉摧毁

  是中仅唯一一罪 亦经劫海难消尽

  精勤消除罪障事 於我纤毫未见有

  无量众苦出生处 我心於此能不裂

  自己曾经发愿:要成就无上菩提、成就利乐他人的事业,将自己与他人的一切罪恶过失悉皆摧毁。但其中每一个众生的罪恶,要净化都须经历“劫海”那么长的时间。劫海,即大海有多少微尘数,历时就有多少劫,可见所需时间之长久。但自己在消除罪业的事业上,一点精进都没有。一旦恶业成熟,就会堕入恶趣之中受无量痛苦、难以忍耐。对于这种情况,自心怎么能不碎裂呢?

  诸佛从最初发心,到积集资粮,乃至最终成佛,经历三大阿僧祗劫。刚开始发心时要舒缓长远——要有为利益一个有情,即使长久住在地狱里也毫无厌倦的发心。诸佛菩萨都是这样,发起精进用功修行。在这方面,虽然自己开始有些发心,但在行持上却没有一点用功,反而造作很多恶业。反省自己,自心怎么能不受逼恼?

 
 
 
前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八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九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一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二天

 

后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六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五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四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三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二天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