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太虚法师:新旧问题的根本解决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4:54:2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太虚法师:新旧问题的根本解决

 

  现今中国的学者,于文化思潮上,发生了一个新旧问题,纷纷争辩不已!然考其所由争辩之故,因以先有了两方面不同的知见:一方面、则以凡较新者必较好,较旧者必较坏,故吾人唯当选择孰为较新者而取之,孰为较旧者而弃之耳。又一方面则以凡较旧者必较妥善,较新者必较危险,故吾人唯当依恃较旧者而趋之,闭拒较新者而避之耳。于是复有第三者产生,谓:旧者既美恶杂糅,未尝皆坏,新者亦良窳间错,不能全好,故吾人当兼取新旧文化思潮为材料,加以析别择取的工作,乃能改造不危险而好的耳。然此三者,皆有胶著于某某事件为新的毛病。因之复生出一重争辩:或争欧战后从西洋传来的文化思潮为新,而辩中国自己所有者一切皆旧;或争中国先民所遗传者既经现在的人所应用,则旧还是新,而辩西洋的文化思潮,亦皆从积古遗传所发生,况展转行到中国,则新亦成旧。依是又生出一重争辩:则谓西洋传来的思潮,在西洋虽云已旧,然现今初流行到我中国则为新;顾反对一方面,则又谓中国自有的文化,在中国虽云已旧,若传布到西洋各国则亦即为新。甚或如新湖南、新潮等杂志,指斥新中国杂志为假冒新招牌,抑若新之一字乃为某个某个事件专用品似的,以之戏论层出,纠绕无极。

  夫某个某个事件,乃具体的实物,而新之与旧则是抽象的假位,可偏附于一般具体的实物发现,而一一具体的实物,不能拘束彼抽象的假位,使专属某个某个事件。且抽象的假位,唯由意识为之分别安布,于同一事物,亦可在彼为新在此为旧,对较新的那一方面则为旧,对较旧的这一方面则又为新;而新之与旧,对于好不好、妥善不妥善,初无一定关系的,故在事不必争辩。且新旧不专属于一个一个的事件,而唯是各人意识于对境上分别安布的假位,故在理无可争辩。然此不过是吾对于争辩新旧的世论,观察如此,未是吾于新旧问题的根本解决。

  吾于新旧问题的根本解决,分叙如下:

  一、实无新旧  吾人尝谓某人某物为虚假伪妄者,亦以某物在此时虽暂如此,在彼时彼时则又如彼如彼,迁变而无一定;在此处虽特如此,在彼处彼处则又如彼如彼,差异而非一致;因此、谓某人某物为虚假伪妄耳。凡虚假伪妄的,必是不可靠、靠不住,换言之、即是无价值的。不是虚假伪妄的,是有价值的,则谓之真实。由此可知凡真实的,必是没有时世的迁变而恒常的,必是没有空界的差异而普遍的。而新之与旧,皆是在时世的迁变上、及空界的差异上,前后彼此相对待而有的,唯是虚假伪妄的。故“普遍恒常的真实”中,是从来没有新旧的;故新旧原是不成问题的,原是没有辩论价值的。

  二、幻有新旧  夫新之与旧,诚不过吾心识上时世迁变、空界差异所分布的虚妄假相。然而此不但新旧是如此的,即吾人、吾心,亦是绝对没有的。但此能否认吾心是绝对没有的,依然是吾心不是他物。更进一步言之,即忍可那真实的,亦依然是吾心不是他物。故吾心虽然不离虚假伪妄的相,然真实亦不能离却吾心,故吾心又即是真实。而心外执取的对境上所计著的新旧,虽然与对境一般是虚妄的,是绝对没有的,但吾心中分明显现的新旧,即是吾心法相,却随吾心一般是不离于真实的。是故于所执离识的境而空,境本是空;于所现唯心的法而空,法实不空;此空而不空者,谓之幻有。所谓幻有者,不是绝无真实,但是于真实曾经用心之幻力转现为如此如此而已。佛华严云:‘心如工画师,善画诸世间’;又云:‘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然既为幻有,则亦无可坚执;一坚执即同对境是虚妄故,是绝对没有故。

  三、有新无旧  夫心者,无空界的存在,十方推求,莫得其形。今证知有心者,以有现在续续转起的一念耳。现前这一念的心,前灭后生,才生即灭,一刹那顷不暂停留。既以唯心幻有故而有新旧一切诸法,则充满大宇长宙间之一切有法──有法犹云存在之物──,皆不出吾现前的一念,从吾现前这一念心能知的见分与所知的相分推之,本末相依,业果相续,因缘相资,主伴相系,虽至于世界无边、众生无尽可也。然而十世古今不离当念,恒沙刹土总即吾心。夫新莫新于吾心当前的一念,而过去无始际来一切有法,无不依吾现前这一念心而有;然则尚有何法之不簇崭全新者!乃攻之为旧,保之为旧,岂非颠倒迷谬之尤欤?

  四、依新立旧  在依持的能推的心,虽祗这现前的一念,但转现的所推的古今刹土,却有种种时代的分位、与种种方国的分位,区别安布。现在引未来的新,过去遗现在的旧,新旧历然,不昧不爽。所以索过去于过去,过去未尝无,索过去于现在,现在未尝有,索现在于现在,现在未尝无,索现在于过去,过去未尝有。虽然、于此若犹未昧却现前一念的自在觉心,则垂垂不尽的旧物,何莫非新新不住的余荫哉!

  五、有旧无新  然一般有情之类,从来没有悟入那依持的能推的自在觉心,故只认得那转现的所推的客尘境界。且如那仲尼对颜回说的:吾与汝交一臂已非其故。又如那希腊额拉吉来图说的:譬如濯足长流,推足便成逝水。要之、既将现前这一念心的全体埋伏在无明无知中,则凡有所知,才知是有,早已成为过去层层叠叠递传来的旧影了。未来既是未有的别名,然则凡所有者不得不谓之唯是现在已过去的旧,绝无现在起将来的新;那避新、趋新的,不皆是完全扑了个空么?

  六、析旧成新  我们埋伏在无明当中的人。只能用后一念的心取前一念的心为境。可怜那所取的境,早是鸿飞冥冥,仅留著一痕一痕的旧痕而已。但是在我们没有澈底觉悟过的人,其知识界中既除郤一闪一闪所遗留的旧痕以外,更没有旁的,则不知不觉便贪恋分别,将那捉得的旧痕,比较著一闪一闪的先后,析为若干若干的时代,指著这一时代的遗痕谓之曰新,于是更指他那若干若干的时代谓之曰旧。新之又新,则新者亦成为旧;旧之又旧,则旧者亦成为新。但新来新去,总不过是些一痕一痕的旧痕!

  七、恋旧怯新  跟著人心一种乐平和的性,遂对于已经捕住养服的所有事件,总抱持紧紧的要他永远不迁流了去。一面恰虚虚地怕那没有有过的冲出来,把这已经捕住养服的冲走了,使他失郤依靠,且有不能捕住养服那新冲出来的恐怖。为此、对于那未经捕住养服的新,便想堵塞他使他永远不会冲荡过来;把他已经捕住养服的旧,乃千重百匝的以为固守之计。殊不知他那已经捕住养服的,本是一闪一闪的谢影,那一闪一闪谢影的来,恰如长江波浪,如何能固守得牢!又如何能堵塞得住呢!

  八、贪新恶旧  跟著人心一种乐知能的性,遂对于近才生化施行的所有事件,总希望滚滚不断的涌过来,一面气愤愤地讨厌那已经烂熟陈腐了的不速速让开,翻一层一层的遮著那近才生化施行的不快快过来,使不能早些得到他个明白,能够将他应付利用。为此、对于那已生化施行过的旧,便想排除他使他烟消云灭,不稍留遮障;却把那近才生化施行的新,乃四方八面的以为迎受之计。殊不知他那近才生化施行的新,亦是一闪一闪落谢的影子,那一闪一闪的谢影,才落到知识的门阈内,早已是没用的陈迹了!何况那过去的早已过去得和陈迹都没有了的,乃死死的对著他爱之为新,憎之为旧,营营逐逐,胶胶扰扰,不几似剥翳眼所见的空华,以求空华的华果么!

  九、新旧真空  从那好知能的性深深透进一层,不但倾向那才生化来的事件,围绕敬畏著他团团的转,一味的欢迎他、崇拜他、恳亲他、结识他,要他明白的表示出来,晓得他是什么,须能怎样的应付他,便算了事。简直须不问他是旧的、新的,和盘澈厎的将他翻转过来,一丝也不放松的当下要追究出实在来。但是、可怜他本来祗是个石女的儿,那里会有什么实在可以追究出来呢!所以、一击百杂碎,便光光荡荡竟毫无一些影踪了,到那时、便真真实实的还报你一声:空!空!空!

  十、新旧妙法  澈底看透了这些新新旧旧的真实是空,且不见有什么可以唤作自己的,何况那所有的种种事件呢?一个累累坠地的世界身心重担子,从来担著他没有放下过的,今一旦脱然的豁掉了,何等轻爽!何等快活!是之谓真实安善乐。到此、方满足了那个乐和平的心性,自笑从前紧紧抱守怕他灭了失去依靠的非计。且这些新的、旧的,不是看透了才变做空的,乃原来是空的,乃毕竟是空的;所以、不唯那新的、旧的原来是空的,毕竟是空的,且空亦原来就即那新的、旧的,毕竟不离那新的、旧的。所以、空无始终故,新亦无始无终,旧亦无始无终;空无中边故,新亦无中无边,旧亦无中无边。一旧一切旧,觅一毛头许不是旧的不可得。一新一切新,觅一毛头许不是新的不可得。不知则已,知则无不全知;不用则已,用则无不全用。何等绝待!何等圆融!是之谓真实智用乐。到此、方满足了那个乐知能的性,自笑从前向寒潭捞月的非计。

  或曰:你写了一大篇,竟不曾确确切切的解决那新旧问题,但打些脱空的葛藤耳。答他道:如是如是!然而确切却又最确切不过了。何故呢?不见道:新旧即空,空即新旧么!不见道:一新一切新,一旧一切旧么!不见道:光光荡荡,竟无一些影踪了么!‘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见海刊一卷一期)

----------------------------------------------------------------------------------------------------------------

更多太虚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太虚法师:佛学与新思想

太虚法师:佛法对于现代人类的贡献

太虚法师:旧新思潮之变迁与佛学之关系

太虚法师:佛教对于中国文化之影响

太虚法师:中国文化之佛教因素

 

后五篇文章

太虚法师:东方文化正名

太虚法师:西洋文化与东洋文化

太虚法师:佛学与科学哲学及宗教之异同

太虚法师:三明论

太虚法师:佛教化的世界宗教学术观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