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传喜法师:善居三宝地 净障培福德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5:35:0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传喜法师:善居三宝地 净障培福德

 

  ——传喜法师于法堂开示

  2009-04-22

  护正念求解脱

  高居庙堂之上,身是凡夫,位居圣贤,穿着出家人的衣服,剃着光头,属于圣贤之列。

  前面华智仁波切讲到的,对四禅八定种种的这些,资粮道里面的五道十地要深入地去了解。对众生痛苦的相,六道轮回的相,六道轮回的痛苦。为什么痛苦?痛苦的因从哪里来?我们至少要去了解。

  戒恶的话,六道轮回一切有漏的因都是戒恶的对象。所以《地藏经》里面才讲“南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罪,无不是业。”为什么?起心动念都是有漏的,总相是有漏的,分别感的果。

  这六道里的种种相,六道里面尤其痛苦的是地狱,这是讲讲的,自己翻书好好看,甚至为了要理解这个,还要去研究地狱变相图,去发现、去找。八热地狱、八寒地狱、近边地狱、孤独地狱,为什么会堕落进去?在《地藏经》里讲得最广了,远远不止这么多,这是粗略的讲讲,细的无量无边。业因果报,到底是什么因造的什么业堕落的?要研究研究,要学过,然后好好地内心里去思维。

  我们自己要忏悔这样的业障,忏悔我们曾经所犯下的业障,也同时替天下的众生忏悔,更要替已经堕落在十八层地狱的众生忏悔,这才是我们的工作。

  我们说弘法是家务,利生是事业,利生才是我们的事业。也不闻法,也不思法,那学什么?形象是很伟大,实际上做着很卑鄙的事情,叫袈娑下失却人身,穿着出家人的衣服,却连人身都保不住,那就糟糕了!而且末法时代,堕落的众生数量之多也是不得了,就是我们出家人也是。什么叫末法时代?佛法没有了,不是说世界上没有了,连我们出家人身上佛法都没有了,这才叫末法时代!

  从佛法这个“佛”字来说,它是智慧,佛是遍知一切,我们是佛的弟子,要学遍知一切的这些。这个智慧从果上没有,从因上我们好学的,佛八万四千法都讲了,因上还是可以学的。因上不愿意学,果上又没有那个德,然后我们享受的却是圣贤果上的这些福报,因上我们自己又不知道去改的话,那有多恐怖!

  所以很多出家人住住住,越住福报越没有,弄到后来病秧子一个,吃药,天天吃药。再后来天天二十四小时脑子没有清醒的时候,混里混沌。也不如法地依止善知识,也不如法的借着这个常住道场培福德,就开始孤魂野鬼,就开始已经现身堕入饿鬼道了,漂来漂去,很可怜的!本来是依三宝,依着佛法求解脱的,求解脱这个“求”字,大家不要把它忘掉。不要求的心都没了,天天就混日子。我以前一个师兄常说:“学佛,不是学猪啊!”整天提不起一个正念来,那就糟糕了!

  我们在座的居士也是,三宝地不是那么好住的。我师父常说:“没有宰相的福,住不了三宝的屋。”你自己也可以看,不容易的!把三宝地变成你忏悔业障,培福报的一个地方。平时来庙里住住的,更是要管好自己,心里面念佛不能停。正念提不起来,欠福报,一住就出问题,压不住还消自己福报,业障自己防护不了。

  想到庙里做义工,这也是要福报的,你正念要拼命地提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要好好地念。要提住正念,要六神有主,不要六神无主。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正念提着,手在做事的时候,心不要跑掉。每个人来到这个庙里,都有一个危险期,平时在生活当中,在社会上都习惯了,一下子到庙里这么清净,又没有人管,自己的正念提不起来,容易出问题。

  具行和尚

  这一次我去鸡足山,着重看了具行和尚的略传。具行和尚从小父母双亡,是个孤儿,亲戚家把他带养大,之后入赘到鸡足山滨川县一个最贫穷的家里面做女婿。

  这家人家也没有自己的地,都是靠给别人打工。我们划成份时所谓讲的雇农,别人家里面地种不过来了,请他来种,给他一些工钱。他以前在家叫阿便,入赘别人家做女婿,在外面打工,给人种地。二十岁时已经有两个小孩了,生活压力又重,又没有自己的资本,就靠给别人种地。

  结果那一年遭天灾,地里都欠收,别人雇不起种地的了,他就失业了,家里有小也有老。这时候听说鸡足山虚云老和尚在修祝圣寺,他觉得这有可能是他的工作机会,然后他就上山来找虚老。

  当时的当家接待他,问他:“你找虚云老和尚有什么事啊?”他说:“听说你们在修庙,我现在没处去赚钱,帮你们修庙能够养我的生活。”当家圣空法师说:“这个事情不用找虚老了,如果你不嫌我们庙里收入微簿的话,你可以留下,可以给你这样一个机会。”他非常地感谢。

  庙里收下他之后,一打板上早课,他也就一起起来,别人做早课,他就干活。开地、种菜,庙里的重活无所不做,从早到晚,而且从不跟别人交谈,别人来跟他聊天,他也都跟听不见一样,所以后来别来不喊他阿便了,都喊他聋子。

  住下来没几个月,他在这安下来了,有了破房子住,也有饭吃了,随着庙里三顿饭。几个月下来之后,他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带着她妈妈、弟弟,七八口子来到庙里看阿便。当家的知道了之后就去跟阿便讲了:“你一个人来还行,今天怎么来了七八口子啊?庙里又不能养家眷的,这个不行啊!”正在跟他讲的时候,虚云老和尚来了,虚老了解了他家的情况,就跟当家的说:“现在他们也算是难民一样,能不能在后山给他们搭一个茅棚,搭一个简易房,让他们一家能住在那里,庙里也需要人手。”阿便一家老小跪下来给虚云老和尚磕头感谢,他这一家子被收留在庙里了,就在后山开荒种菜,庙里的菜都不缺了。阿便还依然住在这个庙里,也不去跟他的家眷来往。阿便一直都很用功地在干活,从早到晚非常尽心尽力。

  有一次他遇到虚云老和尚,他就跪到虚云老尚面前:“师父、师父,我这个人前世没修,人长得又丑,也不识字,脑子也笨。听您讲了几次法,我什么也听不懂。您能不能教我比较简单的,我能够学的法呢?” 虚老就教他念阿弥陀佛,念观世音菩萨。从此之后,这个阿便就一边干活,一边默念阿弥陀佛、念观世音菩萨。他念起佛之后就更加聋了,别人讲话反应都没有,每天就是念佛做事。

  又过一段时间,虚云老和尚这边传戒他又来了,到老和尚面前跪下来:“师父,我想出家。”师父跟他说:“你有家眷之人,你怎么出家?”他说:“我们家里商量过了,我们一家八口都要出家。”虚云老和尚一听蛮高兴,不枉住这一两年,都有觉悟,都愿意出家。虚云老和尚就答应给他剃度,法名叫“日辩”,受戒的时候给他号叫“具行”。他出家受戒之后依然如故,还是那样子天天出苦力,念佛、念菩萨,这样子在庙里面一晃,又是四年过去了。

  虚云老和尚看他念佛功夫已经很纯了,那天把他找来说:“具行,你出了家之后,不要老窝在一个地方,应该开开眼界,名山圣山你都去走一走。”他说:“我笨我也不想走。”师父说:“跟你讲了没有我,你现在怎么又有我了?”因为给他起法名“日辩”的时候,他高兴得不得了,“我有法名了,我有法名了!”师父跟他说:“日辩也不是你的名字,虚云也不是我的名字,你以后念佛要去好好参透这个道理。”师父让他出去参学的时候他还不想去,虚云老和尚就呵责他,也是破他这个执着。所以他没办法,回去行李收拾好,一点点行李背着就开始出去朝山。

  虚云老和尚从修鸡足山祝圣寺之后,云南省主席也皈依了虚云老和尚,很多的高官都皈依了他。在昆明附近有一个古庙,但是年久失修,没有出家人住,当时想卖给那些洋人做游乐场,但是很多居士不忍心,就发起要请虚云老和尚来重修这个寺院,叫云栖寺,后来又叫华亭寺,虚云老和尚为了修道场就答应下来。

  华亭寺在重修的时候,有一天,具行和尚突然出现在师父面前,跪下来向师父顶礼。虚老一看:“你出去这么多年,怎么样?”他说:“我已经把大江南北的各大圣山都朝拜了。”虚云老和尚说:“你感受如何?” 他说的意思就是,佛法不是外在的,不是看外面形象的。虚老说:“你为什么回来了呢?”他说“我在外面听说师父接下华亭,要修华亭,肯定需要人手,我别的不会,我只会干活,所以我回来能够助师父一点力量。”虚老非常高兴。我们念《八十八佛》里“一切世间乐见上大精进佛”,一切世间最喜欢看到的就是那个精进的,众生都喜欢,更何况是师父呢!于是他就帮师父做。

  修庙是很累的,过去修庙不是说找小工找什么,大数多都是自己做,主要是出家人挑重担,其他的就是找一些木匠、泥水匠之类的。一直到我们现在也是,普陀山修建的时候,在外面采购东西都是出家人。过去造塔,世间人那会设计,不都是出家人自己设计。以前我们国清寺慧良法师,他就是佛教界比较著名的,他会造塔。

  那时候具行和尚就帮着师父造庙,一直到主体工程都造好了之后,修这些附属工程的时候,修莲池海会普同塔。有一天,虚云老和尚去看工地,具行还在那里修塔,看到师父来了,给师父行礼。具行就跟师父说:“师父啊,这普同塔修好了之后,我就来看塔吧!”虚老知道他话中有话,也知道他讲的那个意思。

  后来华亭寺全部修好的时候又一次放戒,还特别请具行做尊证师,他那时候出家已经有十几年了。尊证做了不久,他有一天把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变卖,然后来给大家供斋。供完斋之后,晚上自己就跑到寺院后面的菜地里。

  庙里师父晚上巡僚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具行上人,大家都在找,具行到哪去了?有的人还以为他打了斋之后跑了呢!大家想不像。正在找的时候,这个庙后方放大光明,照天照地的。寺院这边门口不远也有一些平时避难的,依靠寺庙活命的村民,他们看到庙里这么大的光明,以为是失火了,都冲进来救火,救虚云老和尚。

  结果这些在家人、出家人一起找到了后面的菜园,借着火把来看,原来具行和尚坐在那边,他们刚刚要动,虚云老和尚赶来了,叫他们不要动!不要靠近!并且派师父把守在那里,不让人、畜牲靠近。

  第二天,大家一看具行和尚披的袈裟完好无损,但是人的身体都烧掉了,连他坐在下面的草垫也烧掉了,鞋也烧了,他手里拿一个木鱼、拿一个引馨,木鱼都烧成炭了,引馨那个棍子也都快炭化了。虚老感叹:“你这样子修行,这么大成就的相,我这一辈子的修行,我以后的成就相不如你啊!”虚云老和尚就向他顶礼。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当时的云南省主席,报社的总编,摄影记者都赶来看,每天都成百上千的人赶来看。虚云老和尚就跟具行说:“你要给大家看两天,让大家知道修行人的这个功德。”那天省主席来看他还怀疑,他说:“这奇怪了,放火烧的话,也不能烧成这样子,怎么可能呢?”没办法想象的,三昧真火烧怎么可能呢?他又不知道三昧真火到底是什么火。

  虚云老和尚就把他那个引磬拿过来敲三下,说一句法语,他这个法体就砰然而倒,就全部变成炭粉一样的了,他已经全部焚化掉了。

  出家将近二十年,他这是标准的声闻的一种修法,自己没有伶牙俐齿,也没有多大的思辩,但是他依止善知识,一心地为常住服务。他卑微的这种出生,也让他没有什么贡高心,很谦下,平时不说什么,一生当中这样大的成就。所以这一次我们去鸡足山祝圣寺,特意跟大家讲这个故事,来怀念这样一位上人具行法师。

  诵藏经忆佛陀

  今天我讲的意思主要是我们出家之后,出家、在家修行都要脚踏实地。自己心里要急,你心里急,我就不用急了。你心里不急,我一看,就像华智仁波切说得一样的,变成油子了,那糟糕了!到时候堕落下去!不要说解脱了,六道轮回里想生个善道的可能都没有。印光祖师也说,要常有一种惭愧心。

  接下来我们这一次四月初八的法会,我们来读《大藏经》也是这个意思。祖师为了取经,去者成百,回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大多数都是死在途中,种种的艰难困险。取回来再翻译,翻译了又经过浩劫,这人间多少劫难啊!

  所以我想这一次四月初八佛陀降诞,为了众生而降生在人世间,他讲的法每一个字都是释迦佛陀的化身啊!佛陀跟阿难在《涅槃经》里也说,我以文字相现在众生面前,我以善知识的形象现在众生面前,不用哀愁的,我已经讲了法了,会以文字的形象住在世间,以善知识的形象住在世间,那都是我,你不用忧伤。

  在《地藏十轮经》里佛陀就说,佛陀唯护念的一个是法,一个是僧。僧是住持三宝的,法是一切诸佛的母亲,一切众生解脱的源泉,所以这次我们以诵《大藏经》的形式来纪念。

-----------------------------------------------------------------------------------------------------------------

更多传喜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传喜法师:受持五戒 讽诵藏经

传喜法师:大藏经法会序曲

传喜法师:佛光照三界

传喜法师:持净戒 拓心量 现菩提

传喜法师:琉璃光现消灾障

 

后五篇文章

传喜法师:圣地现瑞相 法施诸有情

传喜法师:香茶入口法入心(问答篇)

传喜法师:香茶入口法入心(开示篇)

传喜法师:佛法靠缘分和信心得解脱

传喜法师:为什么要朝圣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