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7集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55:3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7集

   南无大悲毘盧遮那佛

  主讲者:释成观阿阇梨

  日本高野山真言宗[东密]

  第五十三世三国传灯灌顶阿阇梨

  贤首宗兼慈恩宗第四十二世法脉传人

  大毘盧寺

  第7集

  我们继续讲,20页,随后门口有光,金山师来的,金山师对他说,不是白莲成就了止了,还要努力修持,成就快了光明快了,虽然在修但理多事少,最近疏忽了,烦恼正在钻空子呢。谁是金山师也不晓得?这篇小说写的很失败,我这里说:这是小说语。大师从入定中回神以后,想想住处已经没有设佛坛,光在心里面默诵佛语,你看这个很惨吧,一个密教大师,没有佛坛。你不要说大师,我们现在每个在家居士都有一个课案佛坛,惨了。金山师说理多事少不就是说仪式的事情少了嘛,虽然这一段是小说语,可是这个倒是有点意思。可是他想不出怎么样再建一个密坛出来,想了又想,手边空空,用什么来做密坛?没有东西可以做。你要晓得,一切佛法要有理有事,我们一般显教都重理不重事,可是事是很重要,什么是事?譬如我们以禅来讲,讲天台小止观的时候,讲很多习禅的道理那是理,但是智者大师讲了具五缘、乃至于盘腿、入定、修止观都是事,修止观不是理,修止观是事情,你要去做的,所以进一步给大家澄清一个概念。成佛是什么?成佛是事上成佛,真正成就一尊佛,不是理上佛,理上佛你我都是佛,不用再更成,我们缺的就是事上不是佛,所以我们在事上碰来碰去都不通,因为事上没有成佛。还有四大、五蕴都是事,不是理,色受想行识、地水火风这些都是事,染污、清净、迷跟悟都是事,你如何转迷为悟是事情,你如何转染为净是事,你如何转识为智是事,所以一切都是事,你修的时候是什么?理上解悟,事上修证!不要只是认为文字知解够了,那恐怕一半还没到。什么叫理上?换句话讲理上就是理论上、道理上,事就是实际,理论与实际,事是把理论化为实际,也就是所谓的体现或是实践,所以事情要实践,实践以后可以体现。事情不是更低的,事实上以修行的次第来讲是更高,这初机的人、乃至中下根的人,可以知一知佛理、解一解佛理,稍微一点小悟,但是真正要起修证是事上,是具体、实在的、是硬功夫、是必须要做的,不是讲一讲就可以、想一想就可以,事情是要作的!

  乃至于般若也是要做的,叫做行深般若,般若要行所以把这个理化为一个事,顺便讲,譬如净土宗念佛是什么?不是理是事,对不对?他在讲理上多事上少,事上是什么?他也没有佛坛、佛堂、法器、法本,整个修证的事情就没办法进行,只能在心里面想一想,嘴巴上面稍微自己自言自语一番,等于是理多事少,甚至有理无事,因为他根本没有密坛。从这个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启示,以及我所讲的这个,你不要只知道道理就好,要做的,而且还要知道这个道理怎么样去做,可惜,经典也多半没有讲这个道理怎么做,那怎么办?现在听我讲,我有种种的体会告诉你怎么样把这些道理付之实行!转理为事。不止是密教,显教的也是一样,譬如般若波罗蜜多你如何去做它,那个是理,我就知道怎么做,我就能够告诉你怎么做,但你要好好的听话,依教奉事,不能稍有所为,这样才堪受我的法。

  4月16日大师在满月光定中跟业谛,谁是业谛也不晓得,忽然就冒出来,这简直是在写武侠小说,武侠小说忽然会蹦出一个高人,或是演布袋戏一样。然后一起就感悟,前面地层忽然裂开,大师就说快跨过去,他过去了,可是业谛过不去,他急忙拼命祈请,都请到了什么,也不晓得;又祈请,地仍然裂着,讲说分开好多呢,什么分开好多?然后魔又来试探,扮成金山师的模样,大师看了看不像,心中更急,继续祈请,地层忽然开始慢慢靠近一点,伸手能够拉住,但仍然合不扰,大家就继续恳切祈请,心中焦急,远处忽然光明来了,木招师,谁是木招师不晓得,另外一个世外高人!坐在莲台上,右手接业谛,左手接持师,遂欢喜而行。小说中语,持师醒来后就走到顶楼,再请祈请并顶礼,金山师说要继续精进,可是他这时候已经醒来,为什么还有金山师呢?金山师应该是梦中才有,这个好象迷离幻境一下,好象是在意识流一样。说继续精进,汝身不知经过多少劫才遇到此法,遇到后恐怕又要错失,谁是金山师我现在还是不知道!当然这是世外高人。持师顶礼送金山师时又听到佛说艰难还有,什么佛?不晓得,反正就是空中有一尊佛讲的。

  4月18日大师又祈请,这次木招师来的较快,坐在莲台上,飘在大海中,开示说:此乃汝无始以来之九窍水溢,有如此之多。这是不是PTT里面的文章,有时候似通非通;后又示现在高低不平的峻岭上开示说:此为汝自无始尸骨所积,信否?言毕便去,持师顶礼而送。哎~这小说写的~拙劣极了,那里面人物好象布袋戏。

  10月6日大师修法,一念至诚,十代上师来了,谁是十代上师?当然又是一个武林高手,开示说:欲界观时魔并重,色界幽静性幽清,好象我们以前碟仙讲的话一样,汝色已入不动地,广沐海仙十万城,碟仙讲的。持师请示说:色观方圆,魔并来袭,今后无色观中欲示如何?这好象大师变成一个乩童的坛,然后信徒在问乩童一样,乱七八糟,小说。以下略,全是格林童话、武侠小说、碟仙讲话,阿阇梨已经是绝顶的人,谁还嘱咐他?学佛要求佛智慧,要有点世间智才能够把事情弄清楚,要不然容易被骗。

  23页,大师在《密教通关》中写过,如果在家人受灌顶的话,他除了穿着世俗的衣服以外,其他他持戒就必须要持出家戒,也就是包括不淫,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否则一印一明都不传授。又教真言未灌顶者不说一字,故一印一明必须灌顶,看到没有,传给你一个手印,或传给你一个咒,明就是咒;如果没有灌顶的话不能跟他讲任何,对于密法部分讲一句话都不可以。若受部、别尊灌顶,就是一部的尊或是个别的尊,一部的尊譬如不是五部吗?你受一部的尊,或是受个别个别的尊。譬如受如意观音法,如意观音是一尊;受弥勒菩萨法,弥勒菩萨是一尊,每一尊都必须要灌顶。这就称为受明灌顶或是持明灌顶,空海大师到了青龙寺受慧国阿阇梨灌顶,完了以后说:受我以发菩萨心戒,许我以入灌顶道场。就是慧国阿阇梨对空海大师传给他发菩提心戒,许可他入灌顶的道场,再授受明灌顶三次,最后传他阿阇梨位,受阿阇梨位一度焉,只是一次而已。走行西部,学未学之法;起手接足,闻难闻之教;盖古时学道未圆者,不宜于传法灌顶,故持明学法、受法、受学等种种灌顶名称,皆随部随行明法所作的各别的灌顶。此种灌顶一生不限其遍数,也就是我现在传给你们的各种法都有灌顶,这一生你可以学很多很多个,很多灌顶。若传法受之则一次足矣,但你如果受四度加行,两部大法那时候要得阿阇梨位灌顶只是一次而已,譬如封侯拜相,封官,其职位可近,封侯拜相可以一步一步升很多阶,从九品、八品最后到二品、一品,很多次的进级。则人主之尊则无再进矣,人主之尊因为得到阿阇梨位就继法王职,所以就再没有再更进一步,所以灌顶只有一次。在这里一是讲传法必须灌顶,二是讲传法授职一次就够了,所以付法传职是极为慎重的事,非器之徒宁缺毋滥,我们密林阿阇梨真的做到了,这个很难你知道吗?这有种种的诱惑,什么诱惑你知道吗?名、利、还有威势,你徒众多了就威势大了,所以他就宁可一个人,持他的正法,不是法器他就不传,这很难。你只要看看台湾就知道,等一下我还会讲。

  10月15日是重阳佳节,大师淋浴剪头发修指甲,午后在医院的园林中登高游步,精神良好,这天跟弟子谈笑如常,定于第二天早上出院,这时候文革已经过去,手续也已经办妥。但下面一句话,但出院后出何处?何处事事?你看,一代大师落到这样的下场是不是令人潸然落泪,有心肝的人都应该会这样!这个是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共业,共业难逃。10月16日早晨医务人员查房时发现大师已于梦寐中谢世了。虽然他最终未能找到法师能够传承他的衣钵,真言宗在他的手里又一次失传,唐密的光辉得而复失。下面一段不是很正确,但是他觉得在他所有的著述中已经留下了他的衣钵,任何有慧根的学者都有希望从他的著述中承接千年的命脉,这是不可能的,密法一定要亲传。他已经将密宗显化,不可能,没有办法显化,即使是正法眼藏,禅宗里面也有单方面传承的,上来的密语密义,更何况是密宗。真言宗不再神秘,唐密也不再神秘,讲这个话是无聊。可是他也不能预料到即使是他的著述也会在文革期间遭到毁劫,只留下一小部分。我所知道只有两本书,一本《密教通关》、还有一本华严宗传承,研究华严宗的,只有这两本。真言宗还可以在日本继续下去,而唐密的命运却不是他能够主宰的呀!还有令人更加伤心一点点的,因为已经伤心够了,26页,大师寂灭的时候因为遭到造反运动人员的监视,所以无法拣取火化中的遗骨舍利,奈何!大师的火化仪式也仅有少数弟子参加,你看,惨了!你要晓得这个时候文革早就过去了。

  好,这一本杂的、好的、坏的、可信的、不可信的、一大堆武侠小说、神怪小说,像写封神榜一样,但是对我却影响很大,现在我讲我的,话说密林阿阇梨,他的外号叫持松,内号叫密林。依照这本记事所说的他是活到1972年,世寿79岁,这样一推他是1893年出生的,佛光大字典说生卒年不详,生年不详,卒年可能就是因为两岸隔绝的关系就不了解他什么时候过世的,因为一个佛教法师过世在大陆绝对不会登什么启示的,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即使他火化的时候也只有两三个人参加,会有什么人知道。他是清末民初湖北人,民国四年入上海华严大学,从月霞法师学华严宗的教义;民国八年就主持常熟福兴寺,并主讲于法界学院专弘五教,弘华严五教义;所以他那时候已经接法了。民国十年与大勇法师联袂东渡日本高野山学密,得阿阇梨位,传密法于武汉,明照一时。先后执教于常熟法界学院,安庆佛教学校等处,后因藏密兴起,东密日衰,民国二十年后,大师就息隐于上海,很少跟外界接触,这是依据佛光大辞典所说的。

  谁是大勇呢?跟阿阇梨一起到日本求法的,是太虚法师的弟子,民国十年跟密林阿阇梨到日本高野山去求法,也得了阿阇梨位,后来受太虚法师之命就改学藏密,并且率大刚、法尊等二十多个人成立了留藏学法团,留学,想要到西藏去学法。西藏人因为怀疑他有政治作用因此就把他阻止在西康,没有办法入藏,因此大勇法师他们就依止大格西劫尊者,专修藏文经典,没有办法实修就学它的经教,并翻译宗喀巴藏师的《菩提道次第略论》。民国十六年又想要到拉萨去,又被藏军所阻,西藏的守军所阻,所以都没有办法去,因此就停在干之加扎斯,依止扎加喇嘛学密,民国十八年就往生了,这就大勇。

  我给密林阿阇梨——中国佛教的屈原,民国以来我所知道的,到日本高野山求学密法而得到阿阇梨位的,唯一从头到尾都是维持汉僧本色的就是我们这位阿阇梨,没有改宗,像大勇法师,改修藏密;没有日化、和化,听得懂吗?不阿俗,阿就是谄媚,我跟你讲,这话讲的容易,很难做到你知道吗?出家人不阿俗太难了,阿是什么?讨好,出家人能够有骨气,不讨好在家人、不讨好俗人、不讨好居士、不讨好信徒太难太难,为什么?居士、信徒是他的衣食父母,他认为是这样,我不认为是这样,我认为是吃佛的饭,没有佛我没饭吃。所以,我的老板不是我的信徒,我的老板是后面,所谓的佛祖,所以我不听居士的话,居士应该听我的话,所以我不能也不用不如法的讨好居士,为了令他一时欢喜,那么我们密林阿阇梨就是有这样的骨骼,铁峥峥的男子,大丈夫!他不俗化、不政治化、不商业化,是大丈夫,就好象屈原一定坚定、洁白、忠实,但是可怜也是他跟屈原一样生不逢辰,遭逢乱世,空有满腹傲天的才华,他很会写字,各种字体上面都有写;无量的悲愿跟理解,也跟屈原一样,你看屈原写的离骚,中国文学的千古绝唱,但是就抑郁、忧悲而终!

  我们假设屈原在离骚里面,普居也跟他讲说:你何必那么死心眼,你不一定要楚国,那个时候世间大乱,没有一个人是有所谓的国家意识的,你是宋国人不一定住在宋,你是楚国人也不一定为楚国做事,都是跑来跑去的,连我们的孔子周游列国,周游七十二国就是为了要找工作,儒家把他称为圣之时者,就是看时间而定,与时推移,会变通的。跟商朝的臣子他们就称为圣之清者,因为他很清,他们不愿吃周朝的饭,可是孔子就不一定了,哪里有饭就到哪里去。我们的密林阿阇梨也跟屈原一样很看不开,我们假设如果密林大师能够阿从世俗,传法给白衣,他就一定可以广收徒众,财源广进,势和浩大,跟台湾有一些阿阇梨也是这样。但他就是不这样做,一个也不传,在各方面如果他阿从当局一点也会比较好过,甚至会得到一些特权等等,至少可以减少一些迫害跟苦处,显然他都没有这样做,他很苦。但他就是这样坚持原则,坚持法的清净,而不污法,不污传承而坏法,因此加速法的堕落跟灭亡,所以他就因此坚持到底,宁缺毋滥。有点文学滥情的笔调,密林阿阇梨是一个悲剧的英雄,是一个伟大高洁漂亮的灵魂——不愧为一代祖师!这是我的结语。

  这一段我在日记上写的,读了密林阿阇梨的记事以后,令人觉得一代大师这样的下场实在太悲惨了,令人心里面激动不已,一位祖师阿阇梨不准他修法,不准他写作,不准他与人来往,将他赶出他的寺庙,毁他的寺庙,毁他的佛殿,毁他的法坛、经书,还不断污蔑、污辱他,这对他而言生不如死,令人痛心,令人哀伤。所以从这个伟大高洁漂亮的灵魂,我们从他的身上看到中华民族不断努力上进的精神跟才华,也看到历代的才俊之士不断的重复演出,由于政治环境的迫害,而都沦为壮志未酬身先死,这样子的悲剧境地。不是有一句话说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下面一句话我讲大家参考一下,中华民族本来是世界上第一等有创意优秀的民族,但是大都是由于私心太重,而且缺乏正义感、勇气、魄力与法制共议的观念与精神,这个是英吉利民族很强,因此几千年来我们这个民族都是勇于私斗,怯于公益,而不断的为了私利或小圈圈的私利不断内耗,乃至于不断的互相摧残、互相毁灭、循环不已。佛法一千多年来也大都在这种氛围中起起落落,一步一步的消磨殆尽,乃至于到了现在几乎是欲振乏力,为什么?元气大伤,起不来,很难!

  看了密林阿阇梨记事对我冲击跟影响,这是今天所要讲的最重要的地方,我本来认为我这一辈子,我出家以后除了自修,利益众生的部分我就用注经、译经来作,因为我看到譬如六祖大师他人已经故去,可是他的法能传下来是因为有六祖坛经,对不对?乃至于佛已经涅槃了,祇树给孤独园于今已经没有了,但是释迦牟尼佛的法就在三藏五千部里面,就这样传下来了。我们中国之所以历代有佛法,就是因为祖师翻译、注解,所以把法存下来,所以我就要继续这一块的努力,让大家解得佛法,乃至让全世界的人都能知道佛法、解得佛法;知道佛法的好处,然后好好去修行。这本来是我的用意,也是我的最初发心,我的初发心我的本愿,我想要做的等于是说想要做最上游的工作,注经、译经,至于出版发行广传等等,我一向都交给佛菩萨和护法去作,所以我从来也不忧虑这方面,而这方面也从来没有造成我的忧虑,都是很顺利就出版了,我都不缺出版的钱,这是讲实在的。因为很多法师要出书就很困难,而且募集了半天还不够,还要自己掏腰包去出,但我从来不用这样。我这一辈子即使是光要做注经、译经的工作就已经做不完了,你不要光看什么,你就看玄奘大师他译了那么多经,他只是译经而已,他都已经做不完,更何况是我,他还有皇帝和一两千人译场支持,我是一个人。因为一辈子我光是译经、注经就已经作不完了,所以实在是没有时间作别的事情,我觉得我要弘法利生应该是这样就可以,我这样觉得,而且我一直这样奉行。而实在的这二十几年来,我虽然只是管注经、译经,而且也没有忧虑我注出来的书印刷费用、乃至于流通、编辑排版的问题,都迎刃而解,而且我们编辑排版我觉得很棒,我都从来没有忧虑过。我至今已经出了二十几本书,中英文都有,这方面都没有问题。有的人讲说师父光是注经、译经就已经够忙,不应该再去烦恼别的事情,我觉得也是满对的,可是,看来我没那么好命。

  但是在三月十三号华严四十二字观门灌顶法会之后忽然我有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我觉得是不动明王加持让我产生,这个就是所谓加持的意思,因为你不乞求,他就加持你你就产生了,什么呢?我心中生起佛菩萨不能替我弘法,本来是想我注经、译经出来弘的事情是佛菩萨跟护法的事情,我不管了,我忽然就180度说佛菩萨不能替我弘法,如果要弘法还是要我自己去做,佛菩萨只能帮助我而已,不能替我做,但我以前觉得这是他们的事不是我的事,法是你们家的,弘法还是你们的事情,所以这种改变很大,但我就是改变了。因为我在灌顶法会上面,应该说那次灌顶法会相当成功,大家也都很欢喜,我的想法就改变了。

-----------------------------------------------------------------------------------------------------------------

更多成观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8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9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10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11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12集

 

后五篇文章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6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4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5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3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2集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