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4集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55:3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4集

   南无大悲毘盧遮那佛

  主讲者:释成观阿阇梨

  日本高野山真言宗[东密]

  第五十三世三国传灯灌顶阿阇梨

  贤首宗兼慈恩宗第四十二世法脉传人

  大毘盧寺

  2011年3月11日

  第4集

  刚讲我到日本去学,我不但很惊奇发现日本人不但把佛法当作是他们的,而我是去跟他们学的,不是要不来的,是跟他们学的。他们所有的东西,从我们中国传过去的,他们都变成国宝。譬如一本什么时候,唐朝的原版经书,中国人写的,他就在博物馆写国宝第三十二号;苏东坡写的一首诗,一个小纸条,国宝八十五号,可是那是我们中国人的。可是如果不是日本人去捡回来,早就烧光光了,不要说苏东坡的一张小纸条,整个大藏经都烧光了。所有的经诗史集全都烧光了,秦始皇不就是这样做,焚书坑儒,不过杀一儆百,他才坑六百多个儒生而已。秦将白起,他打败韩国以后,当时就坑杀二十万韩兵,而且是投降,把投降的韩兵就坑杀了。希特勒跟他没法比,差太远了,你们不知道,历史考过就好了。坑杀韩军二十万,那个时候常常做这种事,一杀就几十万。

  我最近看丘吉尔英国史,以前看是慢慢欣赏他的文字,所以注意到这个细节。他们英国英格兰跟苏格兰打仗,英国,最多军队是两三万人;英国跟法国打仗,打了好几百年,每次打仗最多最多不会超过十万。这个都小不点,可是在欧洲史上来讲,都是轰轰烈烈的大事,常常都是一两万人,不象我们中国,厉害,从古代开始一起兵就是几十万、几百万这样厮杀。日本人不但把从中国学去的佛法,事实上他们比较早学是跟韩国学,因为他们跟朝鲜半岛很近,所以很多人到朝鲜去,然后朝鲜人到日本去传法,这样子。乃至到后来他们觉得大乘佛法的宗属国是中国,而且文物昌盛,他们就也要到中国去学,因为韩国也是从中国学的,所以他们就不这样间接学。他们学去以后,把我们的佛法当作是他们的佛法,就好象我们把印度的佛法学来中国以后,变成我们的佛法,我们再也不会承认说那个是印度人的佛法。除了本师释迦牟尼佛以外,我们确实承认他是印度人,可是其它的菩萨我们都认为是中国人,是不是?观世音是中国人,地藏菩萨当然也应该是中国人。大致是这个样子,很有意思,事实上如果照佛经来讲,他们本生故事上都是印度人,文殊、普贤应该都是西域的,我们因为太亲近了,所以都认为是我们的。

  我们亲近到什么地步?亲近到我们称观世音菩萨不称观世音菩萨,称什么?观音妈。为什么称观音妈?因为妈在台湾话是奶奶的意思,所以观音妈;要不然讲观音妈祖,又跟妈祖混在一起,要不然观音佛祖,那个是不懂的,总而言之,日本人就是把从中国学去的佛法当作是他们的,把从中国学去的汉字也当作是他们的,那个汉字是他们日本字,我们中国人写的中国字叫中国字,如果讲到汉字那是特定它是一个专有名词,是指日本文里面的中国字称为汉字。所以他们有很多自己发明的字,从中文引发出来的。譬如进去的日文就是“辶”加个“入”字,这个也叫汉字,汉字就是日本文的意思。讲到这个,众生就很容易把东西攀缘,然后执我、我所。

  你看有一个很相类似:buddha,这个字是什么字?譬如是中文、英文、拉丁文?不是英文,这个是梵文的拉丁拼词。这个不是英文,abcdefg这个都是拉丁文字,不是英文,这个讯息是我到美国留学的时候在学法文、拉丁文才搞清楚,原来是这样。在中古以前西洋各国都没有文字,只有语言,唯一的文字就拉西文,因为罗马帝国统治欧洲。罗马帝国统治欧洲之前中欧、北欧、西欧全都是野蛮主,恺撒大帝等等,罗马的大将去把他克服、降服了,然后把罗马的文化带到全欧洲各地,然后用他的文字给当地的人,在中古时期他们所写的都是拉丁文,读书人读的都是拉丁文,譬如英国人读的也是拉丁文,法国人读的写的也是拉丁文,乃至于挪威、瑞典、西班牙全都是拉丁文,不止教会,整个政府人民在写信都是拉丁文。一直到后来宗教革命,马丁路德第一个出现了方言的经典,用德文翻拉丁文的耶经,有第一本的地方方言,热尔曼地方方言所写成的经典,然后文学志士就起而效尤,就用地方方言来写文学。就有点象民国初年的时候有一帮子人起来提倡白话文学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白话文学,古代也有,象唐朝的那些小说,可是那些不被官方所认可,一般读书人也认为那是低下的东西,是无聊的东西,不是主流。一直到民国初年的时候有一些人提倡白话文,才有白话文学,同样欧洲是在十六、七世纪才开始渐渐有一些白话文学,因为有白话的圣经出来。就是当地文字圣经,德国首先翻译成德文,接着有法文版,英文版等等,英文版最有名的就是詹姆斯王版,那是最权威的,那个是古典文。因为他们集很多才俊之士,文笔很优美,就变成他们文学家取材、灵感也都是从那里面找,写作的笔法常常都效仿詹姆斯王版的耶经。

  我因为一学拉丁文才知道为什么这是拉丁拼字而不是英文。Buddha Bodhi佛陀 菩提,梵文的拉丁拼音,这些都是拉丁字,法文、德文、英文、西班牙文、瑞典文、瑞士文、挪威文、乃至于俄文全都是拉丁字的变体,都是英文就错了。在民国初年以前佛就是佛字,没有陀;民国初年以后一些新派的人才把佛称为佛陀,以前就讲佛就没有了,要不然就是佛世尊、佛如来。在唱颂里面有佛陀耶,翻译成Buddhaya,我这样讲这个只是增加一点趣味让你知道一下,众生怎么样执我、我所,现在英国人你指着那些字母这些是拉丁字他一点也不承认,他大概也不知道,现在人也不知道,他原来是拉丁字。他用拉丁字来拼当地语言,就好象有一些台湾当地的原住民,有些神父譬如阿美族他把他们的语言变成字典,然后再用拉丁字把它拼出来,一样的意思。因为阿美族没有文字只有语言,英文原来也是一样,没有文字,只有语言。用拉丁字来拼他们当地的语言就变成英文了,本来是没有文字。英文的起源很晚,一直到他们的文学鼻祖秋史,那个是十五世纪的人。十五世纪是明末,才开始;莎士比亚是1616年左右,那时候已经清朝了,你看看中国很了不起,他们才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走下坡了。

  我到日本去求学的时候,文化上他们不承认我们是所谓的宗族国,学去就是我的,什么宗族国。他也没有因此对我有一点点特别的恭敬或是什么,完全没有。他只会觉得你的日语讲那么差,至于佛法更加是这样的,他们觉得他们很千辛万苦学来的,当然是我们的。所以阿阇梨一进去,我那时候虽然遍照寺和大毘盧寺,他知道我是主持人,他说我知道你的身份,不过我跟你讲明白,没有特别的待遇,我回答:好的。接着《密教通关》,为什么讲到这个,就是因为讲《密教通关》,密林阿阇梨千辛万苦到日本高野山去学了密法回来,碰巧密林阿阇梨正好是我的大师兄一样。我是真言宗的传承,而且又接了华严宗的法;他是接了华严宗的法,再去日本学法的。所以我们这法脉几乎是完全一样,很有意思,所以我对他的遭遇也是心有戚戚,希望我不要步他的后尘才好,阿阇梨请原谅我这样讲。

  我刚刚讲元朝打日本三次没有打下,但跟日本世仇;明朝又有倭寇,又日本的大将军丰臣秀吉,什么是大将军?幕府大将军,什么叫幕府大将军?叫武人专政,叫做将军。日本经过六七百年的武人专政,是有天皇。他们日本人很奇怪,无论怎么样天皇都不会把他废除掉,就变成天皇有一个朝廷,将军有一个朝廷;天皇的朝廷就是管小小的他的辖区,将军的朝廷就管整个国。就好象我们唐朝不是有藩镇割据,类似那样;不过藩镇割据是有很多的藩镇,日本的幕府大将军第一个他不是割据,他是通吃;第二个他不是自己拥兵为重,而是天皇封的。天皇看他有功、势力大就封他大将军,统领天下,所以政令是从幕府将军府发令通行全国。但是日本就很奇怪,这样双行法,幕府大将军也不会想把天皇给杀掉,永远灭掉,抄家灭族,完全取代;天皇有时候他也纠结一些拥皇党、保皇党,他也常去和幕府大将军去斗,可多半是斗输的,然后就逃。逃到快被抓到时候就出家,这很有意思,日本人就这样奇怪,他一落发出家以后这将军或是谁都不会再找他麻烦了,不象明朝那个明成祖取代他的侄儿,那件事为什么有郑和下西洋,总共七次是不是?为什么有郑和下西洋这件事?就是要找他,怕他躲在哪里壮大起来反攻。郑和下西洋是怎么样的阵势,大船二十几万艘、小船十几万艘,总共一两百万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从中国东海这样一直下去,所过之处当然就好象蝗虫一样全部都吃光了,所有土著全部都收为大明的势力范围,比西班牙无敌舰队大多了,就是什么?就是皇帝怕被他赶下来的皇帝报仇。不是说宣扬国威,这么大批人,用锦衣卫、东厂,下船的时候到处去搜寻,如果用武侠小说的写法上面都是武林第一高手、大内第一武士,这样去搜了几十年。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帝位就这样抢来抢去,日本人很奇怪,他有点象印度人,他们有时候在政治上失意的时候就出家了,有时候就看开了政治的繁扰也出家,出家就把皇位让给皇太子,他就当太上皇,太上皇经常都是在高野山真言宗出家,这很有意思。他们也称为太上皇,你到高野山很多坟墓都是太上皇的,还有什么僧皇御庙,因为他出家为僧。我们中国为个皇位杀的天地无光,哪有自动下台让给儿子,从来没有;只有太子不耐烦他活的那么老,想办法把他宰了,历史上好多次这样,有的被发现,有的没有。

  密林阿阇梨他很辛苦的去学了密法回到中国,结果也红了,配合他的华严宗很不错,正法就大昌。可是后来共产党起来,国民政府为了拉拢西藏,外对日本、苏联,内对共产党,所以他拉拢西藏。西藏因为是一大块地方,就派太虚大师入藏去学藏密,因为藏密通常也都不到我们内地来,通常都在边疆传法,青海、西康、蒙古,都是边远的地方。中国比较有文明、有文化的地方它都进不来,而且我们中国历代也都是尊崇汉传,当权者也比较不希望西藏佛教进来,这个牵涉到政治。西藏佛教是政教合一,所以他的宗教是有武力的,就好象罗马教廷它也是有武力的。武力的意思就是军队,这个太虚大师然后派了几个学生学了藏密回来以后,就在武昌设立了汉藏佛学院,那时候,一时喇嘛教在中国大昌。你要了解真言宗的历史就必须从历史的角度来切入,在明朝的时候,虽然明朝是中国人做皇帝,可是朱元璋是一个很特殊的人,他在年轻的时候没饭吃曾经当和尚,有一地的栖生之地,可是他这个人对感恩这方面就很淡薄,乃至于把他曾经出家为僧引以为耻。所以他一辈子不喜欢听人家讲光头、和尚这样的话,如果牵涉到常变成文字狱,文字狱也是明太祖第一个发明的。不是真的有什么具体证据反抗政府或皇帝,而是无意写到也是变成罪证,这叫文字狱。还有明太祖还有另外一个出身,天下大乱的时候,他起来的时候就进入了明教,因为明教是一种地下组织,在我们中国历代里面,所有革命组织都是地下组织、黑社会。明教教主开始招兵买马,朱元璋加入明教功绩不错,越来越升官,但是明教是画符、念咒的,有点象八国联军的拳匪之乱,什么撒豆为兵这样,也许也有,所以他深信密法有这样的力量;那个虽然是外道密,可是也算密法,所以等到他当政了以后,他就禁令禁密教。虽然密教当时差不多已经没有了,只剩一点点的唐密,但那一点点唐密他也禁止弘传,怕别人有本事来倒他的台。中国历代皇帝都是这个样子,因此现在回头讲唐朝有唐武宗毁佛,北周崇儒帝又毁佛,武代十国的时候;宋朝到是很好,赵匡胤大肆提倡佛法,但是佛法已经被伤害的很零碎了,但他尽量的提倡,所以宋朝很好。日本人还是有潜宋史来中国学佛法,而且宋朝也产生了一些大师,等到明朝明太祖因为有这样的过去所以他不太提倡,甚至压制密教,显教也有提倡,但不太有兴趣,如果有的话只是收买人心。元朝第一因为他是外族,第二他是信喇嘛教,所以他就提倡喇嘛教。可是他们又不提倡喇嘛教,因为喇嘛教是皇宫的禁臠,也就是除了皇宫以外没有人可以学藏密。特权,只有王宫大臣有这个特权学藏密,所以那时民间所流传的大部分都是汉传的显教部分,密教也完全没有。

  等到清朝满族,又是信奉喇嘛教,所以我们中国围绕着全都是喇嘛教的地带,喇嘛教杂一些回教。这些讲就是,清朝佛法应该说很衰弱,跟整个中国文化一样很衰弱。中国那时候的文人也都没什么创造力,都去搞文字学、考据学的东西,所谓在故纸堆里面找活计。因为清朝的佛法也不是太昌盛,这就是为什么慈禧太后称老佛爷的关系,老佛爷这佛爷是喇嘛教的称呼,我们汉传的佛教是不称这个东西的。除了武侠小说写的以外,那个卤僧,说本佛爷怎么样,佛法是没有这个词。

  现在讲密林阿阇梨对佛法的贡献,因为他接了华严宗跟真言宗的法,这两个法他各写了一本大书,华严就是《华严教始末记》,为真言宗写了一本《密教通关》,这堂课讲的转来转去,不过幸好还又转回来了。我到最近才想他为什么取名通关?进海关叫通关,是这个,所以你要进密教的大门要先通关,看看违禁品、护照、签证有没有,有护照就是有学习证,有签证就是有阿阇梨教授,因为证明你的身份。一切行李没有过重等等,没有违规的就可以进去密教的大国,所以他叫通关这意思。这本书很受推荐,文言文,内容非常丰富,丰富到以现在人来讲丰富到你不想看这样,我本来想讲那本,可那本讲起来很麻烦,所以就干脆杀入《大日经》好了,因为我是这样走出来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教你们的、大众的,都是我自己这样走过来,而且我走过以后回头看,哎,这样对的,我都没走错,没有一步是走错的。暗中就是合着那个次第,合着那个程序,就这样一直我就通关很顺,OK就过去。

  密教我怎么进来?就是看《大日经》,不过先讲好,《大日经》里面讲什么咒、印、仪规的时候,我都假装没看到就过去,我不会去跟着比,又胡说八道一串那些咒语,我都没有那样,就是很乖。因为这个国民政府跟西藏拢络、联络,成立汉藏佛学院,于是喇嘛教一时大昌,所以产生很多所谓上师,大部分都是在家人。以真言宗的宗法来讲,是没有在家人可以当阿阇梨的,但是喇嘛教是可以的,因为喇嘛教跟我们的传承是不一样的。不懂的以为喇嘛教跟真言宗就好象禅宗跟净土宗是不同的宗而已,不是。它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面子跟里子都不太一样,但你不是很注意、很内行的话你看不出来,就好象你买到假的名牌一样,你要很内行才看得出来,同样的。你必须要对密法很内行才分辨出来,等闲之人皆被迷惑,以为都是一样的,事实上不一样。

  我这样讲你就懂了,有的人不信佛,然后有人不信佛,跟他讲佛法他就说都一样,道教、基督教、佛教都是劝人为善嘛,这句话对不对?对也不对,因为那个根本就是不懂,什么叫善?善如果依照唯识百法或佛法里面的善不是这个,不是好善乐施,不是这个;不是捐给穷人多少钱,当然也是善,是小小的善,是世间有漏的。即使你捐再多的钱,乃至如《金刚经》所说的,以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布施一切众生,供养诸佛,那都还是有漏,功德很大,跟持《金刚经》一句一偈没得比,为什么?因为一个是有漏,一个是无漏;一个是有漏福德,一个是无漏福德;一个是解除生死轮回的,一个是永处轮回的。虽然修福是修智慧的根本,但是有福如果不进修智慧,那还是在福中,那福还是会越用越少,也会用得尽;可是你得福再修慧的时候,这个讲起来你会很有兴趣,这个叫转投资,你用这个资本再去转投资的时候生意就做大了,这个大就真的大了,这个不是超国际大,这是超法界大,而且也不用股票上柜,所以支票也不会跳票,因为它那个资本太大了,永远不会跳掉。

  你如果有福再修智慧的时候,那个智慧所得的福就无量无边,所以世间所说的善跟佛法所说的善是完全两回事,基督教、跟道教、跟佛教的善也不一样,如果没有智慧的人就不能分别,这必须要有智慧。我上次讲慧为拣择,有智慧才能拣择、才能分辩,没有智慧的人糊里糊涂的,什么都一样。这个密林阿阇梨在那个时代,因为藏密忽然非常昌盛,他的事业也从最高的顶点跌到谷底,因为大家看不清楚,有所谓的同执信太多。还有,众生贪爱神通,藏密特别着重这一块,所以大家就趋之若骛,跟当代有些区域的佛教也是这样。大家就追求灵异、灵通、神通,不追求真正的智慧解脱,所以法就越来越败坏,写密林阿阇梨传记的人就写,因为正法不倡,他就很失意,最后四个字:令人心痛,他原来的弘法道场是在上海为大本营,这么样一个中国历史以来这么正的一个阿阇梨,这么有心的后不知所之,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就消失了。我们也可以想他就躲起来了,他也不愿意见众生这么痴迷,追求邪法。我希望佛菩萨加持我们把这个正法搞起来,好不好?这是佛教的正法的契机,如果不是这样,众生的法身慧命真的没有的依托,如果正法不起来的话,众生所依非人,所依靠的人不是好人。

  在《密教通关》里面,密林阿阇梨给我们遗留下来的遗产,里面讲说密教的经书跟仪规这一部分他写说:夫天台尊法华而弘止观,天台宗是尊崇《法华经》而弘扬止观的方法。贤首依华严而立玄门,贤首大师是依《华严经》而立十玄门。嘉祥之祖乎三论,嘉祥就是隋朝末年到唐朝初年的吉藏大师,他依靠三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来弘扬这个法门。吉藏大师,也就是嘉祥大师,他是唐玄奘大师的在传弟子,慈恩就是窥基大师,也是唐玄奘大师的弟子,慈恩之崇于《瑜伽》,专攻瑜伽。这些祖师莫不傍准圣言,展其神梧。他们是依照圣言就是佛所讲的经,来展开他们的神悟。今真言宗冠绝群说,真言宗冠绝群说,别的宗也许有的不会承认,下面我会解释,这个不只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而已,这个也是很理性比较来的。真言宗是比任何一宗的说法都还要好,怎么样好法?简单一句话圆满、完全,它有包括别的,别的没有包括它。真言宗有包括显教的,显教没有包括真言宗,这以后再说。

  宁独无所依这它轨乎?其它的宗,天台、华严、三论、瑜伽、唯识,它们都有各所依的经论,那么真言宗难道没有依的经论吗?有的,因此就把它整体叙述一下。根本的经典就是五部经典:《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瑜祗经》、《要略经》。支流的话纯密部有亲近的:《苏婆呼经》、《瞿醯耶经》、《理趣经》等;疏远的:《炽盛光》、《一字佛顶经》等,我念过而已,因为这是条目,这有一点点叫密教概说。这根本经典:五大部,支流经典分亲近跟疏远两种,亲近的的经典象《苏婆呼》,这是讲密教的戒律的,《豕呬经》;疏远的经典《炽盛光佛顶经》,《一字佛顶经》,你不要看它支流,它威力都是很大的,这些都是纯密部,还有一个杂密部,杂密你不要把它想太坏,它的意思是杂在显教之中,不是混杂、乱七八糟的意思。例如《楞严经》,《金光明经》、《仁王经》、《孔雀明王经》、《陀罗尼集经》等,尤其是以《楞严经》来看,楞严咒是所有咒里最长的,可是因为它杂在显教的道理里面,讲了很多显教的道理,所以就把它称为杂密,不是说它不好。《金光明经》也是威力很大的,里面都有咒、也有仪轨,《孔雀明王经》更明显,很多的咒,长的、短的、仪轨、手印,《陀罗尼集经》也是,全部都是陀罗尼,但是就不是纯密的部分,这是经。密教的经典一个是经,另外一个就是轨,就是仪轨。仪轨就有很多种,依所说的来分,佛说的叫诸佛轨,譬如:药师如来密法仪轨,这就是佛的轨;有阿弥陀法,就是阿弥陀的轨。经轨就有宝楼阁仪轨,就是宝楼阁经轨,仁王经的轨这也算是经轨。还有菩萨的轨,文殊菩萨、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普贤菩萨他们各有仪轨,这叫菩萨轨。明王的有大威德明王、金刚药叉等等。诸天轨有焰摩天轨、十二天轨等等。然后也有杂作法轨,譬如受戒、施食、乃至开眼,这些都是仪轨。

  现在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要贡献给大家,我从初发心学佛的时候,都要查字典,查查,查到真言宗、查到密法,然后搞得一头雾水,也没有有次第系统介绍的书,没有;到现在为止就是那本《密教通关》,还有一本《密宗纲要》,这本书也可以看,但是日本权田雷斧的著作,他是阿阇梨,后来王弘愿把他翻译成中文,这本书好象有在卖。除了这个两本以外其它都没有,真言宗真的很不昌盛,如果我死掉以后还是这样,那就是我的过错,真的,就是我的罪过,也没有其它兄弟跟我分担,我只好一个人扛下来。能昌盛没有功德,如果继续毁坏的话那就是我的罪过,所以要好好趁着不晓得多少年尽量拼一拼。我在初发心学佛的时候,那时候虽然我已经出家了一段时间,而且我学佛也一阵子了,我从来没有听过真言宗这三个字,从来没有。乃至后来我到处为了要所谓的救人去学密法,到处求密法,我知道有唐密,我在美国有学过藏密,这由于因缘。因为现在所知道的密法,多半都是喇嘛教,所以我有学过,但是我也不是一头栽入,我没有看到很多东西就觉得有问题。初发心的时候就觉得有问题,今天不管时间,接着我后来学了秽迹金刚法,经由一个华人、台湾的喇嘛介绍我到福慧寺,那个还不错,他会,但是他觉得我是出家人不方便教我。所以他就介绍我到福慧寺,我就跟净德法师学的秽迹金刚法,第一度跟福慧寺接触。秽迹金刚是我第一尊本尊,接着辗转到不动寺去学了不动法,又到南京东路去学东密,学不动法那个已经是东密,但那个是比较简单的。到了南京东路是学两部法,四度加行都已经圆满,可是种种因缘法师不带我到日本去灌顶,叫我自己学日语,自己学灌顶。

  不要说海底捞针,根本海也找不着,要学一个日语,已经四十出头,你还学什么日语?不晓得怎么搞的,因缘会和,老和尚愿意教我,问我是不是来学佛,我说是。后来我就求他收我为弟子他就接受了,我就拜了师以后下山开始补习日语,那个之前是我在高二的时候,十几年前学了三个月的日语,从此也再没有碰过,不晓得为什么糊里糊涂业力牵引就去学日语,也没有什么特别目的,奇怪。但是虽然只学三个月,到后来我学日语就有一点点印象,比较不那么生疏、害怕,不过很辛苦就是了。我这样补习三年,每天跑三个补习班,每间补习班都是从初级读到最高级,已经没有班可以读了就被退学,从头学到尾学到后来认为应该可以了,去了还是不太行。你就想一想你们如果有留学、出国过的人,你即使是学英文本科,你从来没有出过国,你出国看你那口英文能够说的通吗?你那个耳朵你出去不是半聋,更何况我那样学了三年但去了还是非常辛苦,你可以知道。索性我有一个优点,我学的是佛教,而佛教道理我知道,然后文字又是中文,不过念的是日文,从头来过,连心经都开始从头学过。马明菩萨那部起信论也是用日文念,念的辛苦,每天都要念,有一段还要背日文的。因为这样的关系后来我很辛苦的得了灌顶,这中间我几乎有一个地方过不了关,忽然得了气喘病,其实我在整个高野山修学的至少三年都有气喘病,到处看医生也不会好。到灌顶的前三天,哇,大作,我就求本尊秽迹金刚加持才过关。晚上睡不了觉,要半躺,因为躺下就要断气,灌顶完了以后不药而愈那个气喘就好了。

  这就是一个法障,为什么法障?我觉得是这样,密教在我们汉土被我们汉人以恶心把它断绝,所以我们汉人还要再把它恢复的时候,我就变成要背负整个民族的共业,更何况我的发心是要令真言密法,我们正传的唐密、真言密法在汉僧中恢复,我的立意是这样,所以我就跟别的不一样。我立意要把真言密法回到汉僧的身上,希望佛菩萨加持能够成就。所以我就依照祖师的轨制,整套大法不传在家人,就有人在这皈依受不了,因为他就是要来学整套的大法,他就跑掉了,也没办法。因为我如果不把它恢复到汉僧的身上,这个真言密法请回来等于没有请,为什么?因为又是杂染,又是不如法,所以那个僧必须是要汉传的僧,真正如来一切戒法的僧叫做汉僧。那个戒法当然是要出家戒叫圣,也不是有的在家人自称的所谓的了意僧。他自称为了意僧,不过这个了义僧,我想了义是了义,但是不了事。

  总而言之,我是有想要继承先代诸佛祖师的传承,再恢复、再弘传下去。我觉得我们这个佛法最宝贵的一块在哪里?最宝贵的一块就是出家,你纵观全世界的宗教,只有佛法有这样子的出家。虽然天主教他们在早期,神父也是等于是不娶妻的,但是他们可以置产业,跟政治是密切结合的,天主教跟喇嘛教一样是政教合一,所以也不是真正的出家你懂吗?他们所谓的教士priest,类似我们中文的僧,勉强翻译是持单身主义的教士,但是,且不管他们演变成有很多的性骚扰的丑闻,但原本即使都没有那个事情的时候,他们也从教皇开始跟政治是结合的。教皇本身就有一个教廷,那就是国土,只是现在比较吃瘪,国土这么小,他以前国土是很大的,全世界天主教都是属他管的,他要抽税的,不管哪一个国家,他都要抽tithe。你薪水的十分之一要缴给教会,这就是为什么天主教不能跑来跑去,你不能说跑这个教会,然后听另外一个教会讲道,不行,因为你缴钱是缴到那里。这很厉害,只有我们佛教是真的摒绝一切名、利、权、位都没有,这叫僧。僧者清净也,远离一切世染这叫僧,唯有出家人,因为他没有眷属、没有妻子儿女,他不用养家活口,他真完全是一心为了众生、为了法,如果需要养家活口,即使象天主教教士,他们到后来也有一些开放的,新教士他们当然都是结婚的,那就更不用说了。为了要恢复如来的正法纯正,就必须要这样才能纯正,这是正法复苏、乃至复兴的契机,希望我这辈子搞定,不搞定死不瞑目。

  最后讲一句话,当时我在学佛的时候,我没有听过真言宗,乃至学秽迹金刚法的时候也没有听过真言宗、也没有听过东密,好惨。可是我不是一个孤落寡闻的人,我是一个很好学、不敢说博学,有点喜欢学,所有的经论我都不排斥我都学,只要是佛讲的我都,可是没有听过东密这个东西,一直到??法师那里,我问他什么是东密?他的回答不是太好,他说东密就是唐密,等于没答,东密和唐密怎么样连接起来?连不起来,虽然简单厄要,但是太厄要了没有办法接在一起。后来到正闲老和尚那里去学的时候,他也不是擅于解说的,他就是仪轨什么那些,当然也有一些暇疵。对于理上面也都是不太追求讲究的,所以还不是很懂,那时候开始知道真言宗三个字,或东密两个字,后来慢慢越来越知道多。到日本就知道差不多,自己一直求,我开始去的时候前几个月,他们把我编到高野山密教研究所当研修员。这名字是很好,可我自己为自己报料给你听,实质上是密教预备班,因为他们怕我学的不够、懂的不够多,特定派一个教授一对一当我的导师,每天给我上课,我听不太懂他就用写的,讲的时候有时候我听不太懂他就用比的,很有耐心。

  讲一个笑话,日本有一个词:就那个样。我不懂,查字典查不到,让他解释他没有办法解释,所以很辛苦,我学这个密教用日本人说最感心的,不是我们台湾话的意思,感动很深的叫感心,我们把它变成感动的意思。最令人感动的是,我发现真言宗的经典、仪轨、理、事都是出自于大藏经,每一个字都有根据,这个就是令我最感心、感触最深,而且心里面就最感动。因为我是个读书人,我希望我学的是有根据的东西。不是谁创造出来的,有根据是什么?就是佛菩萨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有根据,每一个字都是从我们唐朝传过去,就这样保存下来。

  日本人学去以后,没有一个字省略,没有一个字把它扩大,也没有一个法跟别的法合在一起,都没有。乃至密教也没有跟他们本土的神道有任何的结合,就象喇嘛教是跟他本地的苯巴教结合,没有做这个功夫,也没有这样事,也没有这个理,神道教还是神道教,真言宗还是真言宗,纯一清净味,没有改变。就好象我们唐朝的草席、榻榻米,他们学了到现在还在用;木屐也是从唐朝传过去,他们还在用。我四度加行天天要穿那个,我们的纸门早就不用了,他们还在用,现在是有装暖气系统的,可他用那个小暖气,冷的要死,他们就这样过日子。高野山很冷,我身体是盖的很热,然后里面又有一个电暖炉,可是头顶冷醒,不能盖紧,盖紧不通风。所以我每次冷天去高野山,晚上都睡不好,一定要起来,而且还有一个很糗的事,它那电暖炉不是用电的,是用瓦斯,而且是自动开关;那个自动开关我又不会开关,到了半夜时候它停了,我按来按去按不了,没办法睡,变成坐起来。真言宗就有这一点令我觉得心服,它每一个字大藏经里面都可以找得到,经完全是汉字写的读日本音,梵语完全是梵字,旁边又有中文的翻译。譬如中文:南无喝拉达那多拉夜耶,那个是汉字,旁边再注日本音。我就觉得它很有根据所以绝对 不会是骗人,绝对是好的,相对藏密都是藏文,你根本也看不懂,你看懂也要用英文翻译。我们超过很多时间,没关系,他们赚到。

-----------------------------------------------------------------------------------------------------------------

更多成观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6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7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8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9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10集

 

后五篇文章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5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3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2集

成观法师:大日经疏讲解 第1集

唐密文集:唐密经典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