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禅七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06:4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禅七
  禅七源由
  禅七的起源,源于佛陀在菩提树下,七日证道。佛陀在菩提树下自誓:若不成道誓不离金刚宝座,实为七日成佛的滥觞。
  佛教从东汉传至中国后,西域传道的高僧,源源东来,但大都是严守戒律,遵守佛制,故生活上,便得乞食于人,或靠信徒之供养。由于中国传统文化风俗与制度文化之差异,隋唐以前的中国僧众,有些必须靠帝王、大臣们之信仰供养,才得以维持生活。
  达摩祖师渡海东来,传佛心印的禅宗法门,便是中国初有禅宗的开始。传至六祖以后,四方学者群集,禅宗一派,如日东升,光茫万丈。其中以江西洪州百丈怀海禅师,首称趐楚。改变东来规范,创立丛林制度的,就是马祖和百丈师徒。百丈创立丛林清规,主张以自耕自食为主,以募化所得为辅的丛林生活制度,故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警训。
  而禅堂为选佛堂,立限七日以资选佛,自宋以来渐成禅宗特则;精进禅七并与参禅一旨相合,而行于天下。禅宗丛林,每逢冬日农事已了,更无其它杂务,便举行克期取证的修行,以每七日为一期,叫做打禅七。在禅七中,比平日更要努力参究,往往每日以十三、四支长香(约现今80~90分),作为用功标准。大约睡眠休息时间,昼夜合计,也不过三、四小时而已。后世各宗派,鉴于这种苦修方法的完美,就兴起各种七会,如念佛七等。有这样苦志劳形,精勤求道的精神,日久月长,无疑的,必能造就超格之人才。
  「打七」是佛门中精进修行的一种仪规,随着修行方法的差异, 而有不同的名称与内涵。如: 用禅宗的参禅方法打七就叫做「禅七 」;用净土宗念佛法门打七叫做「佛七」;其它像专念观世音菩萨圣号的「观音七」;专持楞严咒、大悲咒的「楞严七」、「大悲七」等等,都是随修行法门而得名的。 所以顾名思义 , 「禅七」 当然是指「用禅宗的方法打七」啰! 禅宗 的方法也有很多 ,最普遍的是「参话头」 ; 其进行方 式是在禅堂内, 以静坐和跑香调和身心来运转方法,达到开发觉性的目的。
  为什么是「打七」?不「打六」、「打八」呢?有两种说法: 一、 打七是要打我们的第七识末那识。第七末那识是轮回的祸首,因为它执着现前虚妄的身心为自我,安于此三界牢宅而不思脱离,所以修行即要破除此第七识达到解脱。因此打七又称为「打七识」。二、 打七一般以七天为期,「七」这个数字是佛门中,也是中国人常用的数量单位。当然,可以不只打一个七,古时丛林多是连续打七个七、十个七的。
  参禅目的
  参禅的目的,究何所在?简单的说,在明心见性。心性者,众生本源,了生脱死,超出三界,不受后有,度已度人,普利群生。明心见性,必须真参实证,非徒能诵经、说法便谓之。昔香岩和尚在百丈禅师处,聪明灵利,问一答十,被沩山问「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便茫然莫对。归房将平日看过文字,从头要寻一句酬答,竟不能得,乃自叹曰:「画饼不可充饥」。可见,禅是心灵的智能,无相无状,既无固定言说,也无具体实物可依付,它是本心纯朴的自然呈现,唯有亲证、亲悟、始知究竟。
  「看话禅」的提倡者,北宋的大慧宗杲禅师,在其语录卷二十四,也提到:「衲子参禅要明心地,秀才读书须当及第,读书五车而不及第,终身只是个秀才,唤作官人即错。参禅衲子心地不明,则不能了生死大事,身只是个破凡夫,唤作佛即错。以参禅学道不为别事,只要腊月三十日,眼光落地时,这一片田地四至界分,着实分明,非同资谈柄作戏论也。」
  秀才读书未必是为了功名利禄,有真才实学,才知做人处事之理。参禅学禅,也未必一定要成佛作祖,扬名立万,不过好歹总要一门深入,明自心、见自性吧!如连自己都度不了,那还度什么众生?行什么菩萨道?故参禅的目的,明白自己心地,才是本份事啦!
  参禅方法
  唐、宋以前的禅师们,教导弟子参禅时,并没有固定的方法;宋代以后的禅师,教导弟子开始采用公案和话头,如近看话头时,大都是「看念佛谁?」和「拖死尸的是谁?」乃至看「睡觉的是谁?」来观照自心清净觉体。虚云老和尚所提倡的修行法门,就是以参究「念佛者是谁?」这一话头为主。
  云居山禅堂
  虚云老和尚对禅法有作系统的介绍,在〈禅堂开示〉的「禅七」开示中。一开始,他提到习禅前的四个必备条件:
  1.深信因果,2.严持戒律,3.坚固信心,4.决定行门。而后说明参禅方法中,以「话头与疑情」和「照顾话头与反闻闻自性」,是其禅法之重心。何谓话头?《法汇》上说:「话头很多,如「万法归一,一归何处?」「父母未生前,如何是我本来面目?」等等。但以念佛是谁,为最普遍。什么叫话头?「话」,就是说话,「头」,就是说话之前。如念「阿弥陀佛」这句话,未念之前,就是话头。所谓话头,即一念未生之际。这一念未生之际,叫做不生。不掉举、不昏沉、不著静、不落空,叫做不灭。时时刻刻,单单的的,一念回光返照这「不生不灭」,就叫做看话头或顾话头。」
  其次「反闻闻自性」是《楞严经、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所说的法门。虚云老和尚在「照顾话头与反闻闻自性」一段中说:「……「闻」和「照」没有两样。若用眼睛来看,或耳朶来听,便是循声逐色,被物所转,叫做顺流。若单单的的,一念在「不生不灭」中,不去循声逐色,就叫做逆流,叫做照顾话头,也叫做反闻闻自性。」
  由此可见,所看、所观察的话头,则是「反闻闻自性」中的「自性」,亦即幻生幻灭的万事万物中,本自不生不灭之心体。又「疑情」又是什么意思呢?虚云老和尚是如此解释著:「看话头先要发疑情,疑情是看话头的拐杖。何谓疑情?如问念佛是谁?人人都知道自己,但是用口念呢?还是用心念?如果是用口念,睡著了还有口,为什么不会念?如果用心念,心又是个什么样子?却没处捉摸。因此不明白,便在「谁」上发起轻微的疑念。但不要粗,愈细愈好。随时随地,单单照顾定这个疑念。像流水般不断地看去,不生二念。若疑念在,不要动著他;疑念不在,再轻轻提起。」
  从这段文,可以清楚看出,所谓「疑情」,乃是对那颗生起万物之心体之探究与观察。而「念佛是谁」,着重在「谁」字。如穿衣吃饭的是谁?屙屎的放尿的是谁?打无明的谁?能知能觉是谁?「谁」字一举便有,最容易发起疑念。《法汇》中还说到初心的人,所发的疑念,忽断忽续,忽熟忽生,谨可叫做想。渐渐狂心收歇,念头有点把住了,才叫做参。再渐渐功夫纯熟,不疑而自疑,也不知道何处所,身心何世界。单单疑念现前,不间不断,才叫做疑情。
  所以,参禅的人,必须藉著定的力量,来生起参究的疑情,于六根的一切境界因缘中,观照自心,方能契入本心,悟出清净之自性。
  僧人与禅修
  对于一个修行的僧人而言,行、住、坐、卧皆可修禅,但在四者之中,以坐姿最为适宜,故多云“坐禅”。以打坐来修习禅定的方法,略称“打坐”。
  关于坐禅的方法,《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上指出,应该四时随时坐禅,有能够舒适的床坐,有柔软的坐垫,有安静的空闲处,有一起修行的善知识;另外,还需要无所求的好护法,能够提供饮食、医药等供养。这些,都是外在的条件,修行者自身应该善于观察自己的思想,能够调伏自己的身心等。此外,智在《修习止观坐禅法要》、《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等书中,对坐禅方法也颇多论述。日本、朝鲜佛教界,对于坐禅也都十分看重。
  中国禅宗对于坐禅方法与时间等相关事项,也有很多规定。如《敕修百丈清规》卷五《大众章》“坐禅仪条”对坐禅方法记载非常详细。禅林中,上堂以前于僧堂坐禅少时,称为“坐堂”。小参之前及每日晚参之前,于僧堂坐禅少时,称为“坐参”。定式坐禅之后再坐者,称为“再请禅”。得法的住持,为勉励大众而伴随大众的坐禅,称为“伴禅”或“陪禅”。
  对于坐禅的时间,一般讲究“四时坐禅”,即一日之中四次定时坐禅。《永平清规·辨道法》,以黄昏(下午八时)、后夜(凌晨二时)、早晨(上午十时)、晡时(下午四时)之坐禅称为“四时坐禅”。北宋《禅苑清规》中并未记载有“四时坐禅”的说法。但是,为了能够集中精力,克期求证,修行者必须经常做限期的修行。在一定时期内,除了必要的饮食睡眠之外,专心致志地坐禅。通常大多以7日为单位,称为“禅七”。禅七的时间是以7天为一个七,最长时间达到七七四十九天。禅七最早起源于何时,目前尚不清楚。但是,在明代戒显《禅门锻炼说》记载:“欲期克日成功,则非立限打七不可。立限起七,不独健武英灵,奋迅百倍。即懦夫弱人,一求入保社而心必死,亦肯捐身而舍命矣!故七不可以不限也。”这就是指“禅七”。估计在宋元时期,禅林可能已经出现了“禅七”。扬州高寺、西安卧龙寺、江西云居山真如寺每年冬天都在举行“禅七”。一般由方丈、首座,或杰出的云水僧主持,称为“主七”。禅七的目的是要使修行者在经历睡眠缺乏的折磨及参话头的挫折后,克期取证。在长达49天的7期禅七中,禅僧只能在吃饭、一个礼拜一次的沐浴时间,离开禅堂。其余时间,都在禅堂内坐禅、跑香、止静等。
  禅堂与禅修
  寺院的中心为禅堂,是为了求得见谛、悟道所在。禅堂有四大法器:钟板、香板、散香、慧命台上坐木鱼。
  慧命牌,上书"大众慧命在汝一身,汝若不顾罪归于汝"
  禅堂内分东西两大广单,中有佛龛,内供毗卢遮那佛,佛龛后有维摩龛,广单上每年请职贴单条,分东西两序。东序有堂头大和尚等列职;西序有首座、西堂、后堂、堂主。
  扬州高旻寺禅堂
  禅堂每日以钟板作为禅者行坐参修的主要生活引导,因此,禅堂的钟板就是大众的号令。《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下载:“于布萨、诵经、集合众僧、饭食等,皆可敲鸣钳椎”,所谓“龙天耳目”,必须相当尊重。钟板的配合有时是临济宗的“一钟一板一木鱼”,有时是“二板一钟一木鱼”,或者“三板一钟一木鱼”,都代表了一些特殊的意义。总之,禅者的生活,不用语意,每天在单纯的号令下,井然有序。
  禅堂司钟板法则:
  钟板者,乃引领大众梵唱、行坐参修之法器,行者一天的作息,全凭钟板号令行事,凡司钟板者应谨慎尽职,如法敲打。临济钟板,一天作为“四止四开”。从一板一钟至三板一钟止静,及扬板开静,不得错乱。当值司钟板,应听由维那招呼行事,不得擅自敲打。
  司钟板的当值,起香前应打三阵叫香,集众入堂,叫香应由慢至快,由大声至小声,每阵二十四下。当值司钟板的轻重,应板打八分,钟敲六分,速度不得参差不齐。当值司钟板,逢行香时,如有和尚或班首师父在场,送位应如法。凡司钟板,声响不得软弱无力、无精打采,亦不得匆促急躁、尖锐刺耳,打人闲岔。司钟板如法,能作为行者的助道因缘,令其摄心正念,精进办道,集诸胜因良缘,反之,则动人道念,覆行者慧命,不可不慎!
  禅堂法器名称
  钟板:钟板悬挂于香桌上方,钟上板下,规格随禅堂的大小而有所不同。禅门五家钟板,各有特色,横式代表“横遍十方”,直式代表“竖穷三际”,圆式代表“圆满报身”。钟板是禅堂大板香、起香,挂二板讲开示、止静及扬板所用。临济宗钟板一日作息“四止四开”的主要讯号。
  催板:靠近钟板,挂在墙上的一块较小的板,为跑香中站板及讲开示后,催促再次跑香之用。
  木鱼:放置于维那香桌上,为起香、抽解、小香止静、开静之用。
  叫香:以两片长方形木块互击出声,为集众进堂、跑香中催香;抽解小净后,警示进堂坐香及开静后,维那示意下坐之用。
  引磬:如碗状的小钟,以小铁枹击之。于其底部中央贯纽,附有握柄,便于把持。为大板起香、扬板与钟板三结三交及开静,问讯出堂之用。
  香板:禅林用以警策修行之木板,形如宝剑,依使用目的不同,分有多种。
  巡香香板:用以巡查坐禅昏沉者。
  监香香板:于禅七时使用,一般由方丈、首座、西堂、维那等执行。
  清规香板:是属较严重者,犯了清规时,才会请清规香板来处罚。
  堂规香板:用以惩诫违规者。
  维那香板:以职取名,维那专用。
  警策香板:用以警策用功办道者。
  禅堂钟板讯号
  禅堂外的讯号:寺院的打板,分为一板、二板、三板、四板、五板等。
  起一板:大众开大静养息时,由巡夜人员敲击的讯号。
  起二板:夜巡完毕的讯号。
  起三板:通知厨房典座人员起床的讯号。
  起四板:通知大众起床的讯号。
  煞五板:完成起四板的讯号。
  接报钟:禅堂响应堂外的讯号。
  打接钟:钟声讯号与报钟相接,共一百零八下。
  打叫香:示意早斋将开始的讯号。
  开梆:饭头敲击悬挂在斋堂外的大木鱼梆,通知大众即将开饭的讯号。
  禅堂内的讯号
  起香:大板香(一板一钟二木鱼)、小香(二木鱼)。
  挂二板:大板香(二板一钟),为讲开示的讯号。
  站板:(一槌小板)小香跑香进行中停止的讯号。
  催板:(二槌小板)听开示后,再行跑香的讯号。
  抽解:(一槌木鱼)禅坐前上净房的讯号。
  止静:大板香(三板一钟)、小香(三槌木鱼),为静默坐禅参修的讯号。
  开静:大板香(一槌引磬)、小香(一槌木鱼),禅者停止坐禅,听许散动下座之讯号。
  扬板:三阵(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临济钟板四止四开,一日作息四次大开静的讯号。
  禅堂乃是选佛场,禅宗要地,规矩严谨,所谓:“开万圣之圆乘,阐佛祖之慧命,弘宗门之大范,造学者之佛国”。举止要有规则,自然肃静无声,大众方能安心参禅,克期取证,行住坐卧,自班首乃至清众,均有仪规可循。
  起七——禅七的开始
  禅七一般开始于农历十月十五日,天气转凉时。但是,在禅七开始之前,从农历九月十日起,晚上养息香后,增加另一回合的跑香和静坐,称为“加香”,为禅七做准备。同时,在“加香”期间,增加了对坐禅的巡视,维那表堂,请内外寮各监香。他们以相反的方向巡行,监视每位禅僧的行为。跑香时,若站板响起,僧人们并不像平时一样,在座位上听讲开示。他们就地站立,两腿叉开,伫立不动,班首则继续跑香,并讲开示。
  在起七前几天,和尚斋堂表堂。宣布全寺内外坡事告停,米菜干果一应采备完毕。同时,和尚说打七注意事项与七期规矩,同时开始演习打七的种种仪式。
  起七的当天早上,僧众早餐后回到禅堂,班首、维那在佛龛前站立,众人分东西站立,不问讯,等候传牌。侍者捧“起七”牌进堂,居中一举,再向西一举,中间一举,向东一举,中间一举。起向佛龛东边,向维那师一举。维那师合掌问讯接牌,向上一举。维那师将“起七”牌交给身后香灯师,接放佛龛前东边,后挂禅堂门口。同时,当天上午洒净,希望道场清净、禅七顺利。当天晚上先礼祖,然后到方丈楼向和尚“告生死假”,表明自己修行的决心,希望通过在禅七中的修行,能够了脱生死。
  僧众回到禅堂后,在佛龛前分两边站好,监香出位行礼。然后,维那师率领悦众及大众,到方丈寮,迎请和尚主七。和尚到达禅堂后,执香板,然后说法,说明禅七修行的重要性及其注意事项。说完法后,和尚将香板落地云:“起!”,当值催板,众监香答“起!”。其目的在提醒修禅者打起精神,尽更大的力量对抗无明、迷妄、散漫,专注在话头上。这同时也是改变步调的讯号。禅僧们改变原先大摇大摆的快步走,他们耸动两肩,低着头,身体微向前倾,以松弛的关节快跑,身弯三分,两手扶腿侧,踮脚跑。每一个班首喊一个“起”字,从首座顺序喊。班首喊完,维那末后喊一个“起”字。维那喊“起”字时,随手将香板绕一圈,向香桌走去。这时,可以出去方便,禅堂内称为“小圊”,而且维那还喊“小圊赶快”,提醒僧众不能因为方便时,耽误修行的时间。
  当所有人都回到禅堂后,开始坐禅,称为“养息香”。香完后,敲引磬开静,护七散杯子斟水,散发包子。大众吃好后,收杯子,开始跑香
  禅七的一天——上24支香
  禅七真正开始了,每天都在不断地坐禅、跑香,不杂其余行事。每天,行24支香,分为坐禅12支香,跑香也是12支,总共24支。这12支香的名称分别为:早课香、早板香、早4枝香、早6支香、午板香、午4支香、晚课香、养息香、晚4支香、晚6支香、晚8支香、晚10支香。这些早4支香、晚6支香等名称,并不是代表需要坐4支香或6支香,只是一个名称而已。打禅七时,禅师们不上殿,只有敲法器的悦众去上殿。因此,以前是早课的时间仍然坐禅,所以称为早课香。听钟板,洗漱完后,归座位盘腿坐。这时,护七师散杯子,大家喝开水。饮毕,维那便敲三下叫香,众人放腿下单,开始跑香,最后喊“起……”字,开始坐“早课香”。
  禅七期间,禅僧不念供养咒,只有悦众和僧值念。所以,古代禅林中常流传着“念佛一句,漱口三日”的说法其实都是为了能够让禅僧们集中所有思维参禅,不掺杂其它念头。禅僧们吃完早斋后,便回到禅堂跑香,二至三个圈子后,喊“起……”字,然后班首出位持香板讲开示,最后继续跑香。这时,可以出去上厕所。禅七期间,维那与监香都是最后上厕所,主要是为了监督是否所有人都已经回到禅堂了。最后,等所有人回来后,开始坐“早板香”。
  “早板香”后,开始行香,喊“起……”,众香板头落地,众人原地站立,班首出位讲开示。讲完后,继续跑香,然后归位坐禅。开静后,护七进禅堂,散杯子,众人可以吃点心。因为坐禅不能吃太多,所以禅堂僧众一般少食多餐。上午、下午、晚上都有点心,这样保证禅师们的体力,以便能够集中精力坐禅。点心以包子居多,所以禅宗经常出现有关包子的公案。坐完“早4支香、早6支香”,便可以用午餐。
  午餐后的坐禅称为“午板香”,为了帮助消化,这时的行香时间较长,不能过快。下午坐两支香,即“午板香”和“午4支香”。晚课时间的坐禅,称为“晚课香”,悦众到大殿诵经,余人都在禅堂里继续坐禅。“晚课香”后,禅师们可以稍微休息或睡觉一下,所以称为“养息香”。但是,起香时间到,禅师们开始进禅堂跑香。在“养息香”这一段时间内,先喝开水,坐禅后,又喝水、吃点心。其实,在禅七期间,每支香的间隔都可以上厕所。而且,在行、住、坐、卧四种姿势中,坐姿最容易上虚火,所以多喝水有降火的作用。到了“晚4支香”则要喝茶,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行香
  行如风,如风之行止无迹,不得回互盼顾,穿长褂不能抄手,须徐徐行步,轻轻摆手。行香摆手左手摆三分,右手甩七分,须顺圈子而走,不得穿堂直过。进堂不问讯、不合掌,不得抄手而行,须两手垂直,不得东张西望,不得低头或昂脑,不得掉头顾视,不得交头接耳,必须将头靠衣领,端严整肃。行走与前人相距三块砖,行走近人之前,而失行之威仪。
  住立
  立如松,如松之挺直无有偏斜,不得以两手抄后,不得叉手而立,必须双手垂直,站立脚跟对齐,前八后二站定,端正无偏则心地公直矣。
  坐香
  坐如钟,如钟之安稳,不稍动摇,凡坐香皆跏趺坐,单跏趺即右脚在下左脚在上;双跏趺即先左脚放右大腿上,再右脚放在左腿上。将底下两大服角,先包右腿,后包左腿,再包两膝,名为“两把半”。膝头平位边,头靠衣领,手捧弥陀印,坐香必须端身正坐,身端则心正,心正因直,因直则果自不纡曲矣。不但坐香,即一切处,人前背后亦然。
  卧
  卧如弓,佛制四大威仪,卧时皆右手枕头,左手搭膝,两腿相叠,不得掉举,不得仰睡,仰睡名修罗睡;不得左手枕头右手搭膝,此名畜生睡;不得覆睡,覆睡名饿鬼睡;不得伸两脚睡,伸腿名死人睡,皆不吉祥卧。吉祥卧者,十方诸佛同卧,历代祖师同卧。不依吉祥卧者,乃蠢动含灵,六道四生同卧,所以天堂、地狱,凡圣两途,只在卧时一念。
  禅堂的规约
  繁不胜举,如“禅堂出入往返仪规”、“禅堂上下广单日行仪规”、“禅堂调香仪规”、“禅堂期头大进堂仪规”等等。若依来果老和尚所订《高旻寺四寮规约》,禅堂规约有近百条。
  每年七月期头,大进堂人数稍多,要齐集韦驮殿学习进堂,演练规矩。如和尚教规矩,即云:“今天演习禅定日行规矩,此一堂佛事大非等闲,何以开万圣之圆乘,阐佛祖之慧命,弘宗门之大范,选学者之佛因。然老参师父或诸方住过丛林之大众,虽大同小异。初发心之人,要加倍留心,眼晴要看好,耳朵要听好。老住的人可在位上坐,新进堂的人,一齐站在佛前来。”和尚言毕,即教规矩。
  所教如下:
  第一散香演习,请交、敲、卓散香之规矩;
  第二散香演习,散杯、倒茶、收杯。
  第三散香演习,吃包子。
  第四加香后散香事。
  第五巡香演习,请香板、下香板、巡香大小规矩、散杯子数、倒茶、收杯子、卓香板、交香板。
  第六吃茶事。
  第七加香后同巡香装香事,又巡香四种香板:冲盹打呼、前冲后仰、东歪西斜、靠壁扒位。
  第八铺卷棕垫蒲团。
  第九演习衣、袍、具之搭抽及使用时机。
  第十演练盘腿方法。
  第十一位子上下。
  第十二广单上下。
  第十三演习帘子之推放。
  第十四演习架房规矩。
  这些规矩是禅者必修的仪规。
  禅门的规矩是为了奋迅而设,因此有“禅七”,克期取证之禅修。禅七,通常以七天为单位,可连续七个星期,长达四十九天。禅七中只能在吃饭、大小解,离开禅堂,余此都在禅堂内跑香、坐禅。打七期间不上早晚殿,早晚殿由悦众师父诵持。
  为了禅七做好准备,增加一回合的跑香和静坐,是打“禅七”的预演,称为“加香”。加香将至,和尚表堂警策,并招呼大众演习加香法则。维那拟好监香名单,呈和尚审定。
  十五日,起养息香,挂过二板吃茶毕,等茶壶出堂,维那表堂道:“班首师父慈悲,恭喜师父们,常住替你们加香了。加香这一堂佛事,专为你们加功进步,平时动静闲忙,总有一点疏散,加香后请各监香发心,成就你们的道念,你们当要向道上会。被监香,下香板不能稍有动念。监香共有八种香板,那八种呢?轻昏点头,弹指抓痒,静中讲话,嘻笑放逸,冲盹打呼,东倒西歪,前冲后仰,靠壁扒位。如有犯此八事,监香尽可下香板。稍刻收过杯子,各监香听报过名字,就位站定。正副悦众捧香板跟维那后走,交监香。交待过了,各人留心记好。”
  维那表堂毕,卓杯子,候杯篮出堂。取监香名单,即报云:“奉和尚命,请内外寮各监香,请某某书记……为监香。”
  一一唱过名字,众监香一齐就位站定。维那便从东绕到佛龛西前,悦众捧监香香板随后。维那横持监香香板,对监香。监香对维那持的香板问讯,维那后将香板掉头交监香,监香横持向上一举,维那对监香香板问讯。从西前到西后,又从东后到东前,交香板。交时新报名的监香就位站起立定,不动脚不转脸。监香按过香板,随将香板横放位后,就位坐下。
  维那交过香板后,归位坐下。警策表堂云:“监香师傅,既受常住职,必当尽职,不得有误公事。轮到监香时,答‘起’字时,必奋勇向前,不能一日退后。香板头上出祖师,到下香板时,必审定仔细,如下到那一位的香板,他有争香板之处,立即告诉我,虽是助道,定要耐烦。交代过了,各人留心记好。”
  当值打催板,大众跑香四、五个圈子。维那催香,打“连二香板”,即喊头一个“起”字,众监香和后,和尚、班首次第而喊。当值师平常经行跟维那后,至加香日起,不走维那后,就在外圈经行,但听末后“起”字尾音,打钳锤。散香不卓,维那候和尚到本位放香板,方举步,从东绕西。散香、监值二人随维那后,走至门边,如常站立。惟散香不卓,维那归位卓香板。监值挂帘子,进堂铺拜垫。散香至堂外,敲同平常,大众小圊回堂坐香。
  当值师敲三板一钟止静,行礼毕,监值收蒲团,关门归位。当值出香盘。巡香出位请香板,从东绕西,检看草鞋可齐,至门口立定。稍后,监香下位,与巡香并立。皆依监香先动步为主,开步二人监巡。监香有一半警策,略谓八种香板:轻昏点头,弹指抓痒,静中讲话,嘻笑放逸,冲盹打呼,东倒西歪、前冲后仰、靠壁扒位,巡香下后四种香板。
  巡香香板,手拿悬肩,香字平耳朵。监香合掌香板,侧掌当胸,板尖齐眉。凡监香、巡香,行步离人之坐位二尺许,在第三块砖上行。如靠近了则有衣风,如离远则不够下香板,打香板要指实掌空。下香板时,须限领缝为度,正打在肩膀挑担的部位,不得伤人颈耳,不得打在脊背上。见有昏沉,前冲后仰,东倒西歪,低头打呼者,如欲下他的香板,必手速眼快,胳膝对胳膝,脚到手到,下过便走,不准互相眦望。既下香板,须当响亮,操手香板,不可太多,多则令人动念,亦不可久立,立久则巡照不周。不得观望不清,便乱下香板,亦不得见已有昏沉者不下香板,亦不得打报复香板,亦不得无故打人,既受斯职,必须认真发心供养,乃助道因缘。
  监香看香不多,先行归位。巡香候香到开静交香板。大众吃包子毕,维那打叫香三下,放腿子,凡加香后,放腿子皆听叫香。大众行香,至打站板,众人听钳锤一响,即立定,犹如铁柱一般,不得动摇,面前有空地者罚。班首站在四角,监香靠两边位立,香板平执。和尚讲开示,如和尚不在堂,即班首开示,各依次讲。前人在堂,后人无事不可外出。如班首不在堂,维那立本位讲规矩,如班首替代维那可出位开示。当值听招呼打催板,香到打抽解止静。巡香请香板走过,监值铺棕垫,打开一、二尺,不可太长。监香下位同上。到开大静钳锤后一拜,当值不拜,听悦众打引磬问讯,接木鱼两下,起六枝香。在开大静当值扬头阵板时,散香师至佛前请散香,煞二阵板,散香请下问讯。煞三阵板到佛龛后听二椎木鱼,西敲三下,东敲三下。诸师小圊吃开水,回堂经行不跟圈子。
  大众散行,惟监香一位跟着维那。喊“起”字时,维那与监香平喊平答。第一个“起”字在香桌前,维那先喊,监香后答。第二个“起”字,到司水角,监香先喊,维那后答。第三个“起”字与第一个相同。
  打抽解,维那卓香板,大众不出门,各归位坐。散香出外,敲三阵,收一下进堂,交过归位坐香。当值打木鱼止静,监值关门,巡香请香板,走草鞋圈子如常。监香不下位。六支香三个圈子,行坐共三寸香。巡香不下香板,香板斜持胸前,大头向下。见稍有轻昏点头,对面丁字步,站形如虎势,卓香板一下。彼人即下位至棕毡跪参。如彼不知,死睡不醒,用手推醒,将彼草鞋拖出,三圈皆如是。至开静交香板,开门挂帘子进堂,众人下位,听引盘礼佛三拜毕,各人小圊养息。
  次日早起吃开水毕,收过杯子煞报钟。巡香下位请香板,不走草鞋圈子。三个圈子巡法皆一顺,从西至东。左肩搭衣,倘有昏沉,不便下钳锤,故而香板决定下在右肩,皆下顺手香板。走圈子,耳朵要听大钟,快钟站佛前,慢钟走圈子,扣好钟毕,听挂二板一钟,交香板,余者照常。
  解七——禅七的结束
  7天或49天的禅七快结束了,主七和尚便会考察大众的成就与境界,往往用机锋或公案来测试,这称为“大总考功”。其实,在禅七期间,禅修者也可以主动找主七和尚面谈、请教问题等,检验自己的境界。主七和尚考完后,就说:“再加一把火”,意思是修行还不够,还需要继续努力,所以大家再继续坐禅。然后,主七和尚、班首再用香板考打,大家又开始行香、坐禅。止静后,主七和尚下位持香板打警策,归位后讲开示,最后出禅堂到韦驮殿。
  大众开静后,排班到韦驮殿请主七和尚解七。主七和尚到禅堂后,先说法,然后用直指打一圆相,说道:“解!”接着,大众要开始礼拜,感谢主七和尚、班首,因为他们带领大众修行,指导迷津。同时,还要感谢维那师父、监香师父、当值监值师父、香灯司水师父、内外护七师父、大众师父,因为他们奉献出时间与精力,为禅七服务,才能让禅堂里的大众安心修行。晚殿前,维那师带领大众到祖堂礼祖,到方丈楼“消生死假”。因为禅七之前,曾经向方丈请假修行,现在修行完成了,需要消假。这样,整个禅七便就结束了。

 
 
 
前五篇文章

《楞严经》不是伪经(三)

忆念戒、舍、天

佛陀的教法──四圣谛

清黔阳龙标山破山派禅师传

寱堂法秀禅师文选

 

后五篇文章

论佛道儒三家伦理的关涉——以五戒与五常为核心

临济思想胳索(下)

民间信化三十三观音等像

观音三十三相

明末临济宗高僧密云圆悟略传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