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声明 语言音乐 文学声明其它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品读王维的诗《鹿柴》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7 15:21:3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品读王维的诗《鹿柴》

  《鹿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鹿柴诗意

  唐朝那会儿佛教盛行,像白居易、柳宗元、杜牧、贾岛等文人骚客都与佛教结缘,并留下了诗文。当时的佛教与艺术、哲学、文学、曲艺等艺术门类并列,它们互相发生关系,产生影响。佛教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对其他学科进行着广泛深入的影响,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文学创作。王维作为杰出诗人,自然是积极响应勇于参与。当时王维在官场屡次受挫,心情极度郁闷,感情无处发泄,只好在信仰中逃避现实了。

  王维从佛家思想中悟出一个重要真理,那就是隐居。隐居好啊,居山水之间,远离尘世烦忧,读书作画,修生养性,多么逍遥自在。闲时沿崎岖山路上至山顶,一览众山小。赏怪石奇峰,听山泉叮咚,与飞鸟嬉戏,与野兔追逐,与樵夫攀谈,与仙人下棋,与猴子并坐。春赏野花烂漫,夏饮清泉甘露,秋闻长空雁啼,冬至雪中观竹,在小桥流水的霞光中思考人生,在古道西风的夕阳下参禅悟道,什么官场争斗,什么家长里短显得都那么的鄙俗。王维脑海中常常出现如上场景,那是一个超凡脱俗与世无争的境地,那是一个梦寐以求的理想的生活场景,能在那里住上哪怕是一天也不枉人生走上一遭。王维这一辈子为这个理想而奋斗。公元729年王维解官归隐,隐居嵩山。

  公元741年至745年之间,他隐居于终南山。公元748年,王维花巨资收购了宋之问的蓝田辋川别墅,打算提前退休过真正的隐居生活,无奈朝廷不批准,只好过着并不情愿的亦官亦隐的生活。晚年的王维背也驼了,牙也掉了,走路颤颤悠悠,说话哆哆嗦嗦,还有高血压心脏病,年轻时代许下的老来归隐山林的心愿恐怕是实现不了。不过,这时候王维的参禅悟道已经达到一个高级境界,他常常将一些得道高僧请到府邸聊禅,还特意在家中设立佛堂弘扬佛法。作为诗人的王维如此深谙佛禅之精髓,这势必会影响到他的文学创作当中。王维写过一大批与佛禅相关的诗,他将多年参禅的心得体会作为素材入诗,他在诗中将世俗的郁积化为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在他的脑海中时常闪现如下一幕场景:一位慈祥的老僧独披着暂新的袈裟,在清晨的薄雾中,手持经卷,向众弟子讲经说法。老僧身后是巨大的参天古树,身前是橘红色的霞光,这时有钟声传来,老僧收起经卷对众弟子道:“今天就讲到这里,下面的内容我们明天再讲。”王维所想,并非现实中的场景,而是理想中的佛国情境,由此可见佛禅对其影响可谓深入骨髓。这样的情境在他诸多诗中有所体现,而这首《鹿柴》最具有这方面的特色:“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从字面意思看,这首诗没什么出奇制胜的地方:“山中空空荡荡不见人影,只听得喧哗的人语声响。夕阳的金光射入深林中,青苔上映着昏黄的微光。”稍微懂王维的人就会发现,这首诗看似写山中景色,实则是写作者心中所期许“理想国”的情境。“理想国”是个什么东东,恐怕连王维自己都说不清楚,也许那就是一种境界吧。境界又是个什么东东?恐怕就是现实中残缺不堪,精神上完美无瑕的心理需求吧。王维买下辋川别墅后,经常到附近散步。当时辋川一带是唐朝国家养鹿基地,各种鹿类栖居于山林平原,有时候王维闲逛到此地,突然诗兴大发,就搂住一只小鹿即兴吟诗一首。王维之所以有此行为,一是由于有颗博大的仁爱之心,二是因为鹿在传说中是仙家的灵物,见之亦是幸运,摸之更是幸运,为其吟诵诗歌更是幸运中的幸运了。

  说这一日傍晚,王维从“基地”散步完毕,准备回到住所。他行走于林间小径,听樵夫清亮之美声,止步于高大树木前凝望夕光中的青苔。不一会儿,一切声音消失,时间仿佛静止不动,若不是轻微的呼吸和心脏的跳动让人顿悟,还以为是处于一幅凝固的画面之中呢。透过穿透林间夕光,王维恍惚间看到那个常浮现与脑海的场景,他的心灵得到释放,他的精神得到愉悦。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什么都没看到,眼前一片空白。偌大的一座森林空空荡荡,唯有一人怅然若失,内心处辨别刚才出现的场景真伪。回到住所,王维提笔写下这首《鹿柴》,算是游历鹿柴的心情日记。

  在诗中王维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当你满怀期望去看待一个事物时,会发现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其实这些事物是真实存在的,但不是存在于现实生活,而是存在于人的记忆当中,这种记忆也许来源于日常的思考。当你什么都看不到时,或许就是你什么都能看到的时候,你要充分发挥想象力,想象看到的是一座座山川,一条条河流,一种和谐共荣的景象,一种静谧悠然的氛围。你心中渴望的是什么样的,你看到的就是什么样的,你所看到的取决于你潜意识存在的,你潜意识存在的取决于你存在的是否是人类最高级的追求——远离战争,远离饥荒,远离背叛,远离险恶……王维的这首诗实际上是在提倡一种“和谐社会”下人类心灵世界的开放,不是只有去“鹿柴”才能有此所见,也不是只有“鹿柴”才是归隐的最佳去处。只要心有虔诚,可以做心灵上的归隐,那才是真正的远离尘世凡俗,真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大境界。

  王维啊王维,不愧是玩禅意的高手,他将自然中常见的空寂之景,上升到佛家的“禅悦”之境——即由于悟得禅趣而体验到的内心愉悦之情,从而使一首普通的“写景”之诗,变成一首充满智性的空灵的哲学的“禅诗”,此番功力无人能出其右?王维不单单将禅学渗透到诗中,他还在诗中大曝修禅的隐私:王维说,我喜欢看得道高僧的传记。王维说,我把手杖头雕刻成斑鸠的样子,把乌龟壳用来垫在床脚底下,我的修炼越来越深邃了。王维说,我每天都在北窗下焚香打坐。王维说,我有时与一群人诵禅,有时与一个人打禅,各有各的乐趣。最后王维说,我要闭关修炼了,谢绝一切来访,有事留言,无事勿扰!

 
 
 
前五篇文章

揭秘辽宁朝阳北塔佛血舍利的发掘故事

佛学五明法与古琴学习

佛家音乐《清净法身佛》:佛学中的修身养德经

佛光山梵呗赞颂——佛曲《五方佛礼赞》

佛教的传入与汉代佛教文学

 

后五篇文章

庄重古朴的智化寺京音乐

佛教艺术概论——第七章佛教音乐

佛教艺术概论——第五章佛教文学

从皈依看《西游记》

奇妙的佛门婚嫁故事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