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工巧明 地理雕塑绘画建筑历史传记农工商业书法天文舞剧哲学其它
 
 

苏家岭与广福庵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8 15:38:0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苏家岭与广福庵

  作者:徐太

  江山有两个广福庵,一在南门,一在苏岭。在南门的,为明朝江山人徐显荣建造。在苏岭的为“清乾隆十四年(1769)浙闽总督崔公应阶捐金,知县宋成绥倡助重新,咸丰八年(1858)毁于兵燹,同治七年(1868)住持僧募建后殿及旁屋”。这是同治志上写的。

  民间传说与史志所记却有些出入。江山城南的广福庵名气不大,苏岭的广福庵却“富落深山有远亲”,上述“倡助重新”的知县宋成绥有《苏岭广福庵记》:“须江南去百里为仙霞,近东南曰苏岭,地饶茶荀,林谷幽邃,有精舍曰广福庵,旧为佛徒焚修之所,岁久圮废,制府崔公……”

  除知县宋成绥所记之外,有许多名家游广福庵并有诗篇保留下来,其中以朱圭和王绍兰的最引人注目。朱圭,北京人,字石君,号南崖,晚号盘陀老人,清乾隆进士,曾出任安徽、广东巡抚;嘉庆年间官拜仁阁大学士,著作有《知足斋诗集》。他的《广福庵》诗云:江郎一面赭,苏岭万竿青;云路初绿磴,淙声已建瓴,山僧谙旧雨,使者阅漏星;壁上吹埙句,登临记此经。螺髻袅烟黑,松钗插峰青;石濡防滑砌,珠细未琤瓴;旧约怀听雨,新思暂聚星。重来试岭路,桑下早三经。雪积千竿玉,烟开一抹青;小坡名附岭,新耽溜穿瓴。字迹惊分雁,参辰竟隔星;无生谁解结,三复首楞经。

  清吴派经学家王绍兰,字畹馨,号南陔,浙江萧山人,乾隆五十八年进士,曾任职福建。他有和朱圭广福庵诗云:古屋如窨黑,禅镫似豆青;旧题尘满纸,老泪雨倾瓴;石悟三生电,人怀二使星;从残数行字,恍读壁中经。弟子头新白,吾师眼旧青;短材椽取笛,险韵水翻瓴;阙补初三月,匡沉第六层,山僧勤保护,莫作换鹅经。

  从朱、王诗中可以看出苏岭广福庵历经沧桑。但民间传说却可以补其所缺,道出了苏岭和广福庵的一段辛酸史。

  清雍正十三年,在江山峡口设立同知署。《同知厅壁记》云:同知之为官,一府之事,皆当与闻,今则专司督捕,又称司马,实乃无马可司也。

  由此可知,这同知署官位不小,县太爷奈何他不得。又终日无所事事,特别在“乾嘉”太平盛世,知署官员更是终日饱食无事。不知哪一年起,同知署官员从上山守猎挣外块改为去福建贩山货做生意。其中有个署令,为官一任,造福“一房”。采用各种手段聚敛了不少钱财,准备世代住在峡口,就把苏岭买了下来。他对人说:从此这苏岭是我的私家岭了。百姓在背地里骂道,私家岭、死家岭,死了尸体,没人领。当地人从此叫苏岭为“死家岭”,自古将军怕谶语,这死尸之语真的应验了。

  这位同知署爷的夫人是信佛的佛教徒,终日在峡口龙泉庵拜佛念经,与龙泉庵的师太成了好朋友。署老爷说,你喜欢拜佛念经,我给你造一个庵堂,你就天天念吧。我们的私家岭上原有佛庙旧址,就建造在那儿好了。果然说到做到,他真的在苏岭上修建了一个庵堂。不过这庵堂造好后还没有取名就出事了,出事后,人们管叫这庵为“阔幅庵”。原来这位夫人穿的旗袍,袖口很大很阔。当时当地人只看见一个中年女人穿“阔幅衫”到庵中念佛,所以有人取名叫阔幅庵,后来文人写成文字时才取雅号叫广福庵,那私家岭也改叫苏家岭。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夜里,月黑风高,几个蒙面人杀进同知署,待官兵惊醒来救时,知署一家人早已就地而横,魂归西天,只有夫人那天在龙泉庵被师太留住了,幸免于难。

  志书上说:峡口苏家岭广福庵幽篁成林,过客往来多有题咏,乾隆时大兴,朱文正公(即圭)典闽试,督闽学,屡经此地,叠韵留题,一时和者甚众。其前任闽省督学笥河(即朱筠,字美叔,又字竹君,号笥河,著有笥河文集)侍御(翰林院侍读学士),即文正从兄(同祖兄弟)也,曾于庵内留楹联:云石江将疑字浙,风篁岭若误髯苏。暗藏浙江苏岭四字。

  可见这苏家岭广福庵的名声在一般的庙宇之上。

 
 
 
前五篇文章

1995年魏晋南北朝史研究综述

浮山志

淳熙三山志

佛教文化与茶艺

佛教对中国茶文化传播的四大贡献

 

后五篇文章

湖北省志——佛教篇(1979-2005年)

流失日本的龟兹石窟舍利盒之谜

陆羽故居—西塔寺纪略

论龟兹画师的审美意识

弥勒信仰与石城寺龛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